返回

滚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暴雪(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本台最新消息报道,预计未来三天,我市将迎来今年第二次强冷空气,冷锋前线抵达城市南部。井和气象台发布暴雪橙色预警,东南地区积雪深度将达到20~30毫米,对交通或农牧业将造成较大影响。我们有请今天到场的专家为市民提供一些防御指南。”

    电视播放着,气象台的女主持人好像十年如一日的年轻。

    “专家您好,可以看到今明两天我们将迎来强降雪,这次的降雪量和三年前那场暴雪比较起来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当时影响到了很多市民的生命安全,那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您有什么防御措施能提供给大家呢?”

    “首先相关部门要做好防雪灾和防冻害的相关工作,要加强道路、铁路、线路的巡查维护,机场、高速公路、轮渡码头可能会停航封闭,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活动,不要待在不结实不安全的建筑物内,避免上山或去森林等地。”

    女主持人微笑着点点头,补充到,“还有做好防寒保暖准备,多填衣,储存好足够的食物和水等等措施。”

    窗外已经开始飘雪,电视台里还在不断播报着天气情况,浅念站起身抬手关掉了电视机。

    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让语气听起来像是平常一般,“喂,嫣然姐,下午我想去趟梨阳山上了,你能陪我去吗?”

    周嫣然最近因为孟浮生突然的撤资,资金链断缺而忙的焦头烂额,正想着该用什么方法去找浅念旁敲侧击下,她就来了电话,便立刻说,“好呀,我们正好能一起聊聊天,散散心。”

    浅念转过身,望着眼前的人,继续和电话那头像是做着最后的确认,“你,没关系吗?”

    “嗯?”周嫣然问。

    浅念的眼眶开始泛红,眼里充满愧疚,有些磕绊的说,“我说时、时间,没问题的话,我们就下午梨阳山上见。”

    将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浅念的身体有些颤抖,眼前的人将她眼角的泪水擦干,拥入怀里,温柔的说,“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

    浅念用力的抱紧她,像是小时候那样,“怎么会这样,这三年我都在干些什么?”

    “汀..汀姐,我一定不会原谅她。”

    姚汀拍拍她的背,安慰着她,“不是你的错,是怪我,怪我当时不够勇敢。”

    雪花一片片落下,整个城市显得静谧、肃穆甚至夹杂一丝悲壮感。道路旁环卫工人拿着铁锹铲着雪,堆起一个个小山丘。

    超市便利店的营业额达到顶峰,大家都在做着储存食物的工作,全市学校停课,一路开车能看到路边家长带着活蹦乱跳的小孩除着自家门口的雪,旁边的小狗在雪里满地打滚。

    路上的雪被来来往往的车辆压平压实,压成灰黑色,慢慢结成了冰,车行驶的缓慢,刮雨刷来回摆动着,都期望着能尽早到家。

    可姚汀和浅念像是背道而驰,逐渐开往梨阳山上,身后还跟着几辆黑色的车。

    开到山上,浅念和姚汀去了二层露台等待着。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还真是这个感觉。站在露台上向下瞭望,松树只露着点点绿色,上面覆着的厚厚的雪不时因为超过承重而往下跌落,酒店前广袤而空旷的大地上连一个脚印都没有。

    飘雪落在姚汀波浪似的乌发上,在超市上夜班工作的那几年基本不曾见过什么太阳,白净的皮肤上没有任何晒斑,只需稍加打扮,整个人看起来贵气而迷人。雪地反射的光让她感到眉间有些刺痛,浅念指指左侧那间房说,“汀汀姐,你待会儿先去那个房间,我先问她几句话。”

    “好。”

    市中心的部分公司也都打算提前下班,楚诚突然推门而入,“哥,这大雪天的,浅念和嫂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去梨阳山上去了。”

    孟浮生本来就准备着提前回家,怕雪太大姚汀会害怕,望了望窗外的雪势,“汀汀和浅念?”

    “对啊,浅念司机和我说的,还带了挺多人,这俩人是要干什么啊?”

    浮生想起姚汀昨天睡觉前和自己说约好了要与浅念和张医生见面,可能回家会晚些,他当时还好奇这三个人怎么互相认识的,本想问问,可她已经睡着了。

    去梨阳山上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去找周嫣然,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孟浮生拿起衣服,示意了一下楚诚,“走,去梨阳山。”

    刚上车楚诚就慌的一下抓紧安全带,“哥!你慢点儿开,这雪天车不抓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