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滚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眷恋(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吃完火锅,楚诚送浅念,他们回家,一路开车回来,姚汀都觉得孟浮生今晚的话很少。

    收音台里放着的歌叫做情人的眼泪,电台主播介绍这首歌于1955年发行,即将播放的是姚苏蓉翻唱的那一版。

    许是那个年代的原因,歌曲低缓悠扬,还带着些留声机的杂音,听起来像是很多年前的上海,在整夜喧嚣的歌舞厅里,一个穿着华美旗袍风韵犹存的女人,站在麦克风前一句一句慢慢唱着,唱着曾经或许早已忘记她的情郎。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我的眼泪不会掉下来...掉下来。”

    姚汀望向车窗外,在歌曲的最后孟浮生牵起她的手,一切变得缓慢。

    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院子里的积雪能没过脚踝,想着明日天亮了一定要堆个雪人。

    刚进家门正脱着大衣,孟浮生突然紧紧的拥抱住了姚汀,他身材高大,臂展很长,温热有力的手掌附着她单薄的后背,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

    姚汀一下愣住,他的拥抱带着依恋,带着说不出的安慰,觉得孟浮生现在很像是一只等待了很久,等主人回家的狗狗。

    被自己脑海的想象逗到,姚汀笑着问他,“你怎么了呀?”

    孟浮生还是一言不发,就这么抱着她。

    “嗯?”姚汀滞空的手臂也将他环绕。

    玄关的灯已经自动灭下,也没再说话,就那么在黑暗中听着彼此的呼吸声,闻着淡淡的的薄荷香味,感受着这个单纯的拥抱,连心跳的频率都变得一致。

    温柔缱绻,他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许久,孟浮生松开她,帮她挂起大衣,想吻她,又盯着她那张小脸,“小漂亮,长的怎么还和高中生似的。”

    姚汀长的干净小相,只要心情比较好脸部表情放松的时候,孟浮生每每做些成人的事儿时都有种自己在欺负高中生的错觉。

    “哪儿有。”姚汀笑着推了推他,开了家里一盏落地灯。

    “喝些红茶吧,安神。”孟浮生说着去厨房热水。

    “好呀,我去换下衣服。”

    等姚汀下楼的时候,客厅的落地灯昏黄,孟浮生划着一根火柴,将壁炉里的燃木点燃,夜晚煮茶听雪,时钟慢慢转动。

    两人坐在沙发上,他揽着她,姚汀手里握着茶杯,感受着杯壁的温暖,看着壁炉里跳动的火焰,靠在孟浮生的肩膀上。

    高二有次上晚自习时,姚汀不想写作业就偷偷看杂志,看到好玩儿的就碰碰孟浮生的胳膊和他分享。

    “诶,你看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