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滚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澄澜(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二天早上姚汀是被装修的声音吵醒的,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还不到六点,收拾了一下出了卧室就看到有装修工人在隔壁房间进进出出。

    “这是要干什么?”姚汀满是疑惑的问正在调度这些工人的妈妈。

    姚母手里拿着类似装修图的纸张,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工人,犹豫了几秒说,“你先下楼吃饭,晚上回来再说。”

    姚母说完就下了楼,姚汀觉得她妈可能就是捯饬一下那个房间的格局。

    简单吃了个早餐就拿起书包准备去上学,还确认了下昨晚恩桃就写好的情书她放好了没。

    天际刚刚发白,刚推开门就是白茫茫浓重的大雾笼罩着整个城市,晨雾迷蒙遮住了远方的视线。

    深秋温度已经降冷,姚汀拽了下自己白毛衣的领子,思考着该怎么把恩桃交给自己的那封情书给宫观洋,总归是有些怪怪的,她和孟浮生在一起后,俩人聊天的次数变的很少了。

    他们学校周六不用上晚自习,下午5点就放学,姚汀想了想还是那时候再和宫观洋说。

    日复一日重复的学习生活着实让人觉得乏味,她对未来的想象如同这大雾般迷茫,高考以后自己会在哪儿,和她妈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考上大学之后呢,那个时候孟浮生又会在哪里?

    放学后,孟浮生和楚诚就得赶去打工了,姚汀装好书,就先出了教室在门口等宫观洋。

    “嘿!”宫观洋刚出教室门口她就拍了他肩膀。

    宫观洋一下还有点儿诧异,“你等我?”

    “对啊。”姚汀拉了他一下别堵着后面的同学出教室。

    “怎么了?”宫观洋让了一下,俩人并肩往前走,太阳快要下山。

    “怎么,没事儿还不能找你了啊。”姚汀扭头笑笑,“不过也真有事儿。”

    宫观洋看她低头拉开书包的那个小兜,提醒她,“拿什么呢?你先看路。”

    “诺——”姚汀来回看了看走廊上已没什么人,拿出那封粉色信封装着的情书。

    宫观洋顺手接过,因为姚汀心情好了很多,“这是什么?”

    姚汀背好书包后,示意他拆开,“你自己看。”

    俩人停下脚步,宫观洋拆开信封,翻开折叠的纸张,只看了两行,本带着浅笑的脸色突然变得低沉,冷漠的看向姚汀。

    姚汀没意识到有什么,还加以解释,“这是恩桃写给你的,托我转交给你,我没有偷看喔。”

    她抬头和宫观洋对视那一刹那才意识到氛围有些不对,他的表情此刻冷淡的都让她想打个寒颤,宫观洋没说话快步往前走。

    像是被丢下不要似的姚汀纳闷的追了他两步,“诶,你怎么了?别走那么快呀。”

    “你不看完吗?这是恩桃想..”

    话还没说出口,宫观洋突然停下,眉梢轻挑,转身面无表情的问,“你知道这里面写的什么吗?”

    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姚汀往后退了一步,条件反射的回答,“就,情书吧?”

    “她为什么让你交给我?”此刻他的语气透出些逼问。

    姚汀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有些无措的继续后退着,“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听到这个回答的宫观洋蓦然冷笑了一声,“朋友。”

    “什么是朋友?我和她不是朋友吗?需要你来转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