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人 - 031有情无情:同寝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乘坐国际航空公司CA39号航班,由京都飞往澳门,中途降落广州白云机场,飞行距离……”

    在华夏逗留三日后,第四天,两人登上直飞澳门的航班。

    “麻烦,给我一杯咖啡。”

    “好的,请稍等。这位先生呢?”

    月无情翻看杂志,并未抬眼,“和他一样。”

    溟澈开口要了四块方糖,全部搅拌进去。

    动作不停,眼皮稍抬,“我以为,你会喝茶。”

    “飞机饮料,也配称茶?”

    “那为什么选咖啡?还有纯净水、橙汁……”

    翻页的手顿住,拧眉,抬眼,“你很闲?”

    溟澈摇头,迎上浩瀚蓝眸,一时恍惚。

    “所以,你还要继续刨根问底?”

    溟澈只好悻悻作罢。

    心里却挂上一个大问号,他记得,月无情除了茶,就只喝水。

    从没喝过咖啡……

    凝神细思的当下,惊闻——

    “两块方糖。”

    溟澈目露惊悚,嘴唇哆嗦,“你没事吧?!”

    淡淡轻瞥,无视之。

    “我看看……”伸手,强势覆上对方额际,停留数秒,“没发烧啊?”

    月无情冷冷挥开,“无聊。”

    “月神棍,我发现,你今天……怎么不对劲呢?”

    目光骤然冷冽,一手扣住头顶,一手掐上下颌,揉搓捏弄,表情严肃,就跟站在手术台前,准备落刀的时候一样。

    半晌,松了口气,“排除易容的可能。”

    月无情:“……”

    “我记得你不喜欢甜食。”

    “所以?”

    “很奇怪

    。”

    “有些事,总要尝试过,才知道适不适合。”

    溟澈皱眉,他怎么觉得……这话……

    “你说清……”

    月无情闭目养神,面前的小桌板上放着一杯正冒热气的咖啡,溟澈到嘴边的话,突然没了下文。

    “您好,两块方糖。”空乘小姐笑意可掬。

    “放下。”眼未睁,语先至。

    四个小时后,航班降落澳门国际机场。

    下午14时,两人入住威尼斯人酒店顶层套房。

    “暗卫那边有什么消息?”

    “后天是贺三小姐贺茵二十五岁生辰,贺硕确定出席。”

    “洪态呢?”

    “老狐狸躲得太快,暂时没动静。”溟澈坐在沙发上,面前是安家情报系统传来的最新加密邮件。

    “我总觉得,这个洪态……”月无情皱眉,某种猜测在脑海里成型。

    “洪态怎么了?”

    “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像?”溟澈摆摆手,“别开玩笑了,你连他照片都没见过,怎么判断像不像?”

    “感觉。”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和他都吃玄学这口饭,整天叨神念鬼,同在一行,有熟悉感,也很正常。还好不在香港……”

    话音戛然而止。

    香港?

    香港!

    溟澈惊坐起来,“你的意思是,洪态和梵音我……”

    “没错!我看过他的堪舆记录,出自缥缈山正宗玄学。”

    “还真是冤家路窄!当初,夫人设计,令他身败名裂,却没有杀他,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卷土重来!”

    “这就不难解释,他为什么会帮甘比诺家族牵线搭桥。”

    “可恶!现在如何部署?”

    “贺茵是贺家十七个子女中,最受宠爱的一个,所以,生日宴那天,贺硕很大可能会亲自到场。”

    “但我们的目标不是他。”

    月无情扬唇,轻声一叹,“洪态是贺硕的座上宾,这种场合,他肯定收到邀请函。既然贺茵的受宠有目共睹,为了牢牢攀附贺家,他没理由缺席。”

    “照你的意思,生日宴上动手?”

    “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时机。”

    “贺家有澳洲军火商支撑,武力值不低。”

    “谁说要明刀明枪?”

    “你打算玩阴的?”

    ……

    “RoomServes

    !”

    上午九点三十分,敲门声传来。

    溟澈翻了个身,拉过被子把头蒙住,继续睡。

    果然,他不适合熬夜……

    等等!

    什么东西温温的,硬硬的,还会上下起伏?

    脑子瞬间当机,睡意全消。

    睁眼,倾城绝色近在咫尺,比夏花绚烂,似月色清皎,溟澈瞳孔一缩,措手不及。

    理智告诉他,要克制,目光却更诚实。

    黏上去,便再也移不开。

    月无情的美,从来毋庸置疑,他早就知道,甚至,心有不平。

    根根分明的睫羽,嫣红绯色的唇,隐隐幽香来袭,挟裹着靡丽,艳绝无双。

    心跳加速,呼吸迟滞,溟澈丢了魂儿。

    若非鼻端有湿意传来,又麻又痒,他可能还会痴愣下去。

    抬手一抹,粘稠的触感,鲜红刺眼。

    靠——

    “流鼻血了?”清冽,淡漠,带着初醒的沙哑。

    “……没事。”眼神慌乱,闪避不及。

    扯过纸巾,递给他,溟澈一愣,目露惊愕。

    “给我的?”小心翼翼。

    月无情眼皮稍抬,“这里还有其他人?”

    “哦。”伸手,接过,受宠若惊。

    “你上火了?”

    “咳咳……应该是。”

    敲门声再起——

    “您好!客房服务。如果没有人,我就用房卡进来了。”

    溟澈仰头,塞住鼻孔,“你去开门。”

    月无情下床,正往外走,服务员已经用房卡把门打开,一抬眼,便见身着浴袍的绝美男人。

    一时惊怔,目露痴惘。

    月无情皱眉,“出去。”

    “呃……我是来打扫……”

    “出去。”

    “让她把垃圾收走。”男人的声音自卧房传来,服务员面色微变,再看月无情的眼神就带上了探究的暧昧,以及若有似无的叹惋。

    多养眼的男人,没想到是个基佬。

    可惜了……

    好男人都被好男人抢走了,剩下一堆女人咋办?

    唉~

    待人走后,月无情反身回到卧室

    。

    溟澈已经清理好一脸血污,换了衣服,坐在床沿,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

    “昨晚,我们睡了?”

    月无情冷冷无视。

    “喏,这是我的房间,你睡在我的床上。”

    “所以?”

    “嘿嘿……咱们睡了。”抿笑,强调。

    “收起你那副下流的嘴脸。”

    彻夜部署暗杀计划,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清楚,现在居然被反咬一口?

    “嘶……我怎么下流了?”一脸无辜,“刚才还睡一张床,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月神棍,你变得够快啊!”

    “嫌血流得太少?”寒眸冷冽,凛然带笑。

    溟澈条件反射捂住鼻子,目露防备,“你想干嘛?”

    “建议你,买杯凉茶——败火。”

    “……”

    两人穿戴整齐,下楼,正好在电梯里撞见今晨敲门的服务员。

    “二位,早。”

    溟澈颔首,某些时候,他还算绅士。

    月无情则冷得多,目不斜视。

    “抱歉,他就这死相。”

    “啊?没关系没关系……”连连摆手。

    短暂交谈后,电梯内又恢复安静。

    服务员用余光偷瞄两人,花痴的同时,心也狠狠在痛。

    谁说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明明是好白菜和好白菜搅在一起,猪灰溜溜爬田坎上凉快去了!

    叮——

    电梯门开,两人并肩走出酒店。

    “诶,你说刚才那服务员在想什么?”溟澈笑言,好整以暇。

    “无聊。”

    “我猜,她在琢磨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有关系吗?”

    “睡在一张床上,算不?”

    “溟、澈。”

    “生气了?”

    “我们来澳门做正事,不是游山玩水。”

    “我知道啊!”

    “那就闭嘴。”

    “闭不上,怎么办?”看到你就想调戏。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逗月无情能这么好玩儿!

    尤其是看冷脸变色,谪仙堕魔

    。

    他忍,他撩;他躲,他追!

    端看最后,谁先服输!

    对月无情,他有一辈子的耐心,徐徐图之……

    中午十二点整,两人抵达氹仔码头。

    一艘游艇飞速驶近,身穿花衬衣的男人站在甲板上,黑超覆面。

    “你们要见洛老大?”

    对视一眼,溟澈开口,“劳烦引路。”

    “先上艇。”

    行至舱内,花衬衣近距离打量二人,目露惊艳。

    “你们是来玩的?”

    “玩?”溟澈轻笑,“可以怎么说。”

    毕竟,“玩命”也是玩。

    一扇舱门打开,三人进入宽敞的内室空间,洛川迎上来。

    “你先出去。”

    “是,老大。”花衬衣躬身退出,嚣张尽数收敛。

    “二位请坐。”

    “不必了。夫人说,有东西让你转交?”溟澈开门见山。

    月无情静立一旁,也看向洛川。

    “夜少的确有交待,”伸手,从桌下暗格抽出一只密码箱,打开,朝向二人,“三件东西。”

    “第一件,是远程发射装置。表面上看,和普通左轮手枪无异,只是用射线代替了子弹攻击,射程比目前最先进的狙击枪还远两倍。”

    “射线攻击?”

    “没错。扣动扳机,就会触发高强度射线攻击装置,没有声音,也没有实物,一旦击中头部,可以令人四十秒内脑死。”

    溟澈目露惊骇,对上月无情同样怔愣的目光,“生化武器?”

    洛川两手一摊,摇头,“不至于,顶多算物理攻击。”

    “又是齐煜的手笔?”

    洛川耸耸肩,默认。

    “第二件呢?”

    “呼吸通讯器,”洛川指着一对类似耳钉的东西,“一人一只,呼吸在,通讯不断,呼吸停,自动失效。”

    “万一受其他信号干扰……”

    “绝对不会。”

    “怎么说?”

    “空气流体传导信号,不受无线电波干扰,独立运转。换言之,除非你进入真空地带,否则通讯信号永远不会中断。”

    “当然,前提是,人活着,有呼吸。”

    ------题外话------

    推荐鱼的新坑《纨绔拽媳》,就在隔壁,已经开更啦!希望大家多收藏,多点击,多留言!mua~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