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人 - 030有情无情:夜诉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夜阑人静,月色凄迷。

    整座占鳌岛,沐浴在月光之下,宁谧且安详。

    偌大的主宅之内,灯火浅淡,除了暗卫巡视的脚步声外,听不到任何多余杂音。

    啪嗒——

    锁芯转动,门,应声而开。

    抑制住剧烈的心跳,溟澈步入房内

    。

    窗扉半掩,月华皎皎,倾泻在床面之上,大红的被单,瑰丽绝艳。

    就在这片嫣红锦绣之中,昭思暮念的身影静然卧躺。

    如瀑青丝逶迤铺展,映衬着如水月光,如同一匹上好的浮光织锦,掬一捧,丝丝滑腻。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溟澈怔忡,这个问题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等觉察的时候,已经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行至床边,缓缓落座,近乎贪婪地打量着眼前着安然沉睡的面孔。

    是了,就因为这张脸,两人从一开始就站在了敌对面。

    溟澈自诩貌美,月无情的出现让他警铃大作。

    却不得不承认,那一袭红衣出现在眼前的瞬间,他是真的被惊艳到了。

    战意油然而生。

    所以,这些年,溟澈逮到机会就损月无情,从不手软,可他呢?

    不回应,不应战,不计较。

    像一个大人,看着一个调皮捣蛋、不服管教的孩子,包容,退让,只有太出格的时候,才会出言提醒。

    溟澈觉得很无力。

    你把他当对手,他却拿你当小孩儿?

    用尽全力,却一拳打在松软的棉花上,不温不火化解了力道,好像从头到尾,都是他在无理取闹。

    当一个人的存在变成了习惯,逐渐演化为依赖,而这种依赖,带着爱意和憧憬,满心期盼,最后,爱上了,却犹不自知。

    “我对你,应该是这样吧……”

    “可惜,你从不在意,也从不正视,永远站在制高点,以俯瞰的姿态观望,冷静得可怕。”

    “性别是差距吗?非阴阳不可调和?还是,我根本不入你的眼……”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疑惑,天下女人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也不少,怎么就偏偏看上你了?”

    “月无情,这辈子,你都别想甩开我。非死,不弃。”

    桃花眼中掠过一抹决绝的幽光,通透,摄人。

    千言万语,都化作沉声一叹。

    起身,推门离开。

    室内再次恢复平静。

    他没想过用强,提拉米苏里只放了一些安眠药。

    若非如此,月无情怎么可能安安静静听他把话说完?

    即便,他已经睡着了,也比平时那副冷面无情的样子好呀……

    长路漫漫,前途渺茫,既然一头栽进去了,就断然没有退却的道理。

    有勇气选择远方,就要有毅力风雨兼程。

    月华之下,原本沉睡的人却缓缓睁眼,明亮通透的目光不带半点迷蒙

    。

    并非初醒时该有的模样。

    垂眸的同时,也敛下其中翻涌的复杂。

    清晨,阳光正好,鸟叫声声。

    “澈澈叔叔,早!”

    “宝宝早。”

    “月月叔叔,早!”

    “乖。”

    溟澈转身,月无情就站在他身后,一袭红衣衬得他气色绝佳。

    青丝垂坠而下,双颊桃李色,明眸暗生光。

    若生在古时,不知会如何倾城绝色?

    “早。”颔首,淡笑。

    虽然知道会被他无视,溟澈依然乐此不疲。

    都说,爱上一个,就推开了犯傻的门。

    以前他不信,现在亲身体验过,不由得他不当真。

    “早。”

    溟澈怔愣原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月无情侧身,擦肩而过,唇角却无意识抿紧。

    “澈澈叔叔,你怎么了?是在玩木头人吗?怎么动也不动?”

    “宝宝,刚才你月月叔叔说话了?”

    “对呀!他夸宝宝乖~”唇畔漾开甜笑,两个小梨涡如花绽放。

    “他还说过其他的话吗?”眼底陡然爆发出一阵惊人亮光。

    “他向你问早安!”

    “真的?”

    “你没听到吗?”

    下一秒,圆滚滚的安旭被溟澈箍进怀里,左转三圈,接着右转三圈,逗得小姑娘咯咯直笑。

    “宝宝,你真是我的福星!”

    “福星?是什么?”

    “LuckyStar!”

    言罢,直接上嘴,啵一大口。

    安旭擦擦脸,嘟嘴,略带嫌弃:“人家才抹了香香……”

    整个早上,溟澈都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他想问清楚,月无情到底什么意思,突然之间跟他问好,总觉得不踏实。

    可话到嘴边,又丧失了说出口的勇气。

    万一他矢口否认,好不容易看到一丁点儿希望的烛光,转眼就被掐灭了。

    “跟我来书房。”

    安隽煌突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皆有慎重。

    “家主。”

    “甘比诺家族最近动作频繁,据传回来的情报看,已经和澳门赌王贺硕那边在谈合作。”

    安隽煌把文件递给两人

    。

    “甘比诺跟贺家有什么好谈的?他们怎么会搅在一起?”溟澈皱眉。

    “能让此前并无牵涉的两方势力联系在一切,除了利益,再无其他。”

    月无情神色淡淡,一语中的。

    “去年华夏内地博彩业监管政策有所调整,较往年,放宽了很多限制,这两家想玩联手垄断。”

    “嗤——就凭甘比诺那群废物?”溟澈讽笑。

    “别忘了,还有个贺家。”月无情凉飕飕插话。

    “独揽澳门博彩业半壁江山,甚至在拉斯维加斯也有相关产业分布。而且,贺硕这个人,从古惑仔摸爬滚打,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不会只是个草包。”

    溟澈闻言,若有所思。

    “我有个疑问。”

    “说。”

    “这两家是谁搭的桥?”

    “一个香港风水师,叫洪态,自诩第一神算,金雀门没落后,猛然蹿红,隐约有梵音我第二的趋势。”

    洪态是贺硕的座上宾,不仅帮他布阵护宅,还算命相运。

    或许,洪态真有些本事,反正贺硕近两年一直顺风顺水,功劳落在他身上,自然受尽礼遇。

    前段时间,还把迁移祖坟的事交由他全权负责。

    对于港澳人来说,奉神明,循长幼,是做人根本。贺硕既然把迁坟的大事交给洪态,可见其信任之深。

    甘比诺搭上洪态,能说服贺家也就不奇怪了。

    “你们有什么想法?”安隽煌沉声发问。

    “想要破坏这两方势力联盟,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剪断两者之间连系的纽带。”

    月无情缓缓开口,淡漠似从骨子里流泻。

    站在原地,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遗世独立”四个字。

    “意思是,杀了洪态?”

    “眼前,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我去。”月无情冷不防开口。

    “我也去。”

    4月21日,印有安家族徽标记的直升机,从占鳌跨越太平洋海域,直抵华夏。

    “这样就能转移视线?就怕我们能想到的,贺硕也能想到。”溟澈面色凝重。

    “贺硕这个人,的确有些头脑,但性格乖戾,多疑,刚愎自用。就算他猜到安家会有所动作,也只会往暗杀这方面想。”

    从占鳌直飞京都不过是掩人耳目,真正的目的地还是澳门。

    出了机场,两人驱车直奔海边别墅。

    当年,夫人还未上岛之前,他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住过。

    安绝和安旭也在此处降生。

    别墅还是那幢别墅,花园的格局一如往昔

    。

    凉亭也还在。

    抬手抚上白色栅栏,溟澈一时恍惚。

    那段日子,仿佛历历在目。

    月无情亭中煮茶,自弈取乐,而他就在一旁看着,不时说几句风凉话,间或讨茶喝,还非要某人亲自斟上。

    有一次,拿错茶杯,尝到了不同以往的幽香。

    食髓知味。

    那个时候,他真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奇怪。

    明明是同一个茶壶里倒出来的茶,为什么之前喝的,跟之后喝的会有所不同?

    事后,仔细回想,才理清楚关键。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月无情就在跟他装了!

    明明知道他拿错茶杯,却闷声不响,整个一葫芦罐子。

    王嫂将两人迎进来,笑得满脸褶子,老眼含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一个人,儿女不在身边,和老伴儿守着空荡荡的别墅,就盼有一天家主和夫人能够重返华夏。

    如今,盼来了溟澈和月无情,她依旧满心欢喜。

    吃过晚饭,两人回曾经的房间休息。

    穿过走廊,月无情在前,红衣袅袅,青丝染墨,溟澈在后,近乎痴缠地盯着眼前那人的背影。

    回忆,蜂拥而至。

    曾经,他闯入月无情的房间,偷窥到出浴时的美态。

    曾经,他将他压在床上,用暗示性的话,出言挑衅。

    或许,那个时候,他就陷进去了,只是不敢承认……

    “月无情,你就没有什么话对我说?”

    脚步一顿,却并未回头,溟澈只能看到一个挺直苍劲的背影。

    “你想听什么?”

    “说说你对我什么想法呗?”两手一摊,扬唇笑开,将紧张和忐忑悉数隐藏在玩世不恭的表面之下。

    溟澈还是溟澈,没有为爱成痴,也没有因人而狂。

    像等待末日宣判的虔诚信徒,他很平静,甚至带着苦中作乐的轻松。

    “你,很好。”

    砰——

    就在溟澈愣神的当下,房门关上,待他反应过来,哪里还有月无情的影子?

    你,很好?

    啥意思?

    溟澈一脸大写的懵逼。

    ------题外话------

    6月2号,比快乐的六一,更快乐一天!爱大家,爱孕妻,爱拽媳!天天快乐~么么哒!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