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儿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泥一石流 将军万福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刚刚的那个大叔看他们之间有点矛盾,也不太好意思听,就想着走远一点,也没走多远,他忽然听见深山有点不对劲,像打雷,又像地龙翻身,本来他打算再往前走几步看看出了什么事,这不看还好,一看山上一股浓流顺着就缓缓地淌了过来,看似极慢,实际上那速度已经快的,马上就要到了跟前了。

    林猫儿一见,也来不及跟这个男人多费唇舌了,她一把将他从地上拽起来,往泥石流流经的两侧推去,一边推他,她一边回头朝着方水凡和青菡喊道:“往两边跑,别跟着它的方向跑,快点,去空旷的地方去!!!”

    方水凡从来都是唯林猫儿的话马首是瞻,她叫往哪跑,她绝对不唱反调,林猫儿的话音还没落下,她果断的就朝着山两边跑去,而那青菡,看似冷清清的,其实她最担心方水凡了,方水凡朝哪跑,她就跟着朝哪跑。

    男人本来不想听林猫儿的,可是看着林猫儿也跟了过来,他到嘴边的话只得又咽进去了。仔细想一下,如果林猫儿想要害死他,那她也不至于自己跟着他过来。

    所以,他默不作声的也就按着林猫儿说的方向跑了过去。

    几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奋力的跑了一阵后,终于在他们精疲力尽的脱力下,暂时远离了泥石流的危害。

    本来这泥石流的流动也就十来分钟,最多也就几个小时,他们只要在旁边等一会就好,可是,他们不能等太久,如果长时间不回去,周铎他们一定会认为他们出事了,肯定会派人来找他们。

    他们这一伙十来个人被泥石流分成了两派,以青菡方水凡大叔,和那男人的一个手下被分到了泥石流左边,而他们剩下的人都被截到了右边,而且最重要的是,路在左边,他们现在过不去了。

    林猫儿和方水凡遥遥望了两眼,也听不见对方都在说些什么,她只能无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而那个男人则是烦躁的满地乱窜,一边嘴里念念有词的骂着什么,一边时不时的踹他的手下两脚。

    林猫儿看了几眼就懒得再看下去了,她上辈子的时候是不得人心,但是也没像他似的,对手下非打即骂,就他这种做法,手下有几个忠心也得被他打没了。

    又等了好半天,估计是男人也打累了,他泄气的一屁股坐在林猫儿对面,左一眼剜右一眼瞪的,林猫儿也不搭理他。

    到最后,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干咳一声,伸着脚丫子踢了踢林猫儿的膝盖:“喂!”

    他的脚丫子刚伸过来,只见林猫儿手上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带着飕飕寒风,准确的插到了他的鞋帮子一毫米的位置。

    吓得他脑瓜子上的冷汗瞬间就淌了下来,连动都不敢动,只能直勾勾地盯着林猫儿,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林猫儿白了他一眼,又用手在脖子上恶狠狠的划了一下,对着他无声地警告了好几下,才拔出已经插进地里,只露出个把柄的匕首。

    小心地将匕首重新放回靴子里,林猫儿继续闭着眼睛思考该怎么办。

    而泥石流也正如她所想的那样,流经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对面的方水凡等人一见,顿时兴奋了起来,打算等到泥石流全部停下来就趟过来。

    他们的想法才刚刚成立,林猫儿那头就像有感应一样,朝着他们拼了命的摇头,然后比比划划的费了好半天的力气,青菡才看清楚林猫儿想表达的意思。

    她朝着她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拉着方水凡耳语了几句,便带着人离开了。

    看那几个人走了,林猫儿长松了口气,她抹了把头上的汗,这泥石流可不是闹着玩的,也不知道深浅,要是掉下去可怎么办?!

    又歇了好一会儿,林猫儿站起身子打算去那个大叔说的人家看看去。

    哪知,她刚站起来,男人也赶紧紧张的跟着站起来,“你干嘛去?!”

    林猫儿白眼一翻,这个男人的语气里带着胆颤,让她突然就心生厌烦,她轻蔑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嘴角一嗤,胆子这么小,当初是怎么有能耐想到跟踪她,把她逼近戈壁滩的?!要知道,那里可是有来无回的,就连当地人都是不敢轻易进去的。

    想到这里,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道:“去送死啊,你别跟过来,老实在这待着。”

    说完,她也不管这男人什么反应,头也不回的就往山脚下爬了过去。

    越往里面走,道路越不好走,到处都是可见的大石头,淤泥,连一丝干爽的地方都很少见。

    马上就要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林猫儿却突然站住了脚,她偏过目光,冷静的望了一眼身后,她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思考了好半天,她才像是沉下心思一般,小心的朝着左边的方向爬了过去。

    这里的泥巴应该是好几天以前的了,虽说还是泥泞不堪,踩起来软绵绵的,但最起码能下去脚了。

    林猫儿深吸一口气,照着目的地又爬了好几下,忽然,也不知道她手中按了什么东西,按得她掌心一阵剧痛,微低下头一瞧,居然是一块木头渣滓,她忍不住了皱眉头,刚想把那木头掏出来,却不想,不管她怎么用力,也拔不出那个木头渣滓。

    这种认知让她不觉得肝火大胜,就一个小小的木头渣滓也跟我俩嘚瑟?!

    她朝着自己的手心上死命的吐了两口唾沫,摩拳擦掌的互相揉了揉,然后一边一个,她大吼一声给自己加把力气,死命的,玩命的往外拽。

    终于,那木头渣滓在林猫儿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松动了一点,往外移了不少。

    她脸上一喜,连忙又努力的拽了起来。

    木渣滓一点一点的移动着,终于,在那木渣滓全部被拽出来之时,林猫儿兴奋的一声喊叫,还没等到她说出什么话,脚底下的淤泥忽然一空,她整个人猛地就大头栽了下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林猫儿就消失在了这片淤泥之上。而那个被林猫儿死命拽出来的东西却静悄悄的躺在淤泥之上。

    那个所谓铬手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木头渣滓,而是个只剩下一半身子的木马,估计是被这巨力的泥石流压断了身子,掩埋在这泥巴里,而它的主人却早就消失在了这片洪流中不见了身影。

    ..co_3558/3185704.htbr />

    

    ..co..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