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八章 难道是在试探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八章 难道是在试探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八章 难道是在试探

    本来还有些困意的夏梓雨瞬间就清醒了,精神焕发一脸亢奋过头儿的样子。也不管有没有穿鞋,直接赤着白嫩嫩的双脚就跳下了床。为了不让人觉得自己疯了,她克制住欢呼的冲动,只是脸上笑眯眯的表情还是有些渗人。

    周围几个侍候的宫女显然并不觉得长公主的行为不妥,毕竟大家都知道长公主是个痴儿,往日里更奇葩的举动也不是没做过。

    天呢,我没有做梦吧。夏梓雨在心里想着,竟然真的顺利到了第二天,没有再打回重来。

    “梓雨今天这么开心?”一个声音先传了过来,随后才见着声音的主人。

    “好久不见”的夏崇简走了进来,脸上带着难得的笑意。

    夏梓雨瞧见有人来了,这才想起来刚才绢霞在自己耳边嚷嚷的话。她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脚,觉得略微有些尴尬,赶紧跳回床上去。

    夏崇简轻笑出声,看起来像极了和蔼可亲的兄长,说:“梓雨竟然还知道害羞了。”

    夏梓雨嘴角僵硬的抽了抽,转着一双流光溢彩的黑眸,旁边的绢霞忽然“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夏梓雨吓了一跳,肩膀都抖了抖,结果又被男人取笑了去。夏崇简两步走到床边,坐下,然后伸手给夏梓雨将被子盖好,说:“刚睡醒,被着凉。”

    那厢跪下的绢霞已经哭成了泪人,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绢霞说:“女婢该死,陛下饶命。都是奴婢的错,刚才没有照看好长公主,谁想长公主痴病犯了,到处跑跳,冲撞了陛下……都是奴婢的错!”

    呵呵……

    夏梓雨这回改成眼角一抽了,原来是有人想要卖可怜勾搭皇上,要不然说跪就跪了呢。绢霞本来长得就楚楚可人,这么一哭还真是叫人心疼。唉,可惜了,就是没看准对象。夏崇简是谁?这位帝王心狠手辣,连大义灭亲都不皱一下眉毛,更别说什么其他的情啊爱啊的,估计他压根就不明白什么叫做怜惜。

    夏梓雨只当做没有听到,坐在床上,不着痕迹的把枕头下的剧本往里推了推,不要被夏崇简再发现了。

    夏崇简突然过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夏梓雨偷瞄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哪想到男人也在看自己,目光竟是碰了个正着。

    夏崇简伸手捻了一缕夏梓雨的长发,在手指尖搓了搓,漫不经心的说:“既然是这样?……”

    绢霞听到皇上出声了,抑制着心脏狂跳的兴奋,怯怯的半扬起小脸,角度拿捏的那叫一个精准,说:“陛下……奴婢……”

    夏崇简冷笑了一声,“看在你知错的份儿上,朕就饶了你的性命,你去领二十鞭子罢。你是什么身份,你该做什么,仔细着想想。”

    “陛下……?”绢霞显然吃了一惊,脸色惨白下来,眼睛也睁大了,衣服不可置信的样子。

    夏梓雨差点笑喷了。

    “还不去?”夏崇简淡淡的说。

    绢霞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多言,谢恩起身就被带了出去。

    夏崇简变脸极快,好像刚才的小插曲完全没发生过,换了温柔似水能腻死人的宠溺声音,对夏梓雨说:“梓雨这么晚了不起床,好孩子是不能懒床的。”

    呵呵……

    夏梓雨这回几乎都没忍住,在心里呵呵了出来。这年头,当个傻子也是门学问,不容易的!

    夏崇简又说:“梓雨想哥哥了没有?今天哥哥有空闲,梓雨想不想哥哥陪你?”

    夏梓雨眼睛一亮,美男作陪,当然好了。不过她眼神只是亮了一下,喉咙里一个“想”字几乎蹦了出来,就又开始低头自己玩起来。差点中了美男计,忘了长公主是哑巴痴呆!

    夏崇简没得到任何回应,却不气恼,反而双手一抄,将夏梓雨从被窝里给刨了出来,对宫女说:“给长公主更衣。”

    夏梓雨哀怨的被宫女们包围着换衣服,心说自己这个便宜哥今天抽了什么疯?为什么跑过来折磨起自己来了?剧本上好像没有写这出啊。便宜哥不是不喜欢自己的么?

    难道是在试探自己?

    难道是自己装疯卖傻的功底不够,被发现了?

    夏梓雨打了个寒战,又觉得不能够啊,好歹自己也是实力派艺人,这么多年娱乐圈不是白混的,这点信心她是有的。

    宫女们忙前忙后给长公主换好衣服,簇拥着长公主到外殿去见皇上。

    夏崇简挥了挥手,将宫女遣散,然后一把将夏梓雨抱起来,让她侧坐在自己膝盖上,说:“哥哥教梓雨写字好不好?”

    夏梓雨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不过……扭了扭屁股,调整了一下坐姿,还状似不经意的拿手摸了摸夏崇简的腿,啧啧,感觉不赖。只可惜是“自己”的哥哥,只能摸摸,其他的不能多想。

    “梓雨不喜欢写字?”夏崇简一个人唱独角戏也不觉得尴尬难堪,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温柔,说:“莫非梓雨喜欢举高高?”

    夏梓雨瞬间一个激灵,后背出了不少冷汗,连准备偷摸夏崇简腹肌的手也僵硬在了半空中。

    吃了小二十次红烧肉,也就代表夏梓雨被洪德山扔了小二十次的高高……

    夏梓雨脑子里一团浆糊,夏崇简知道洪德山来过这里?他知道皇太后和洪德山的事情了?那他岂不是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夏梓雨不敢细想,瞬间眼前一黑前途无亮了。

    可是……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啊。夏崇简分明是很多年很多年后才发现了皇太后和洪德山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在夏梓雨胡思乱想的时候,夏崇简又温柔的在她耳边说,“梓雨大了,不玩举高高了。不如哥哥带你到御花园里放风筝?”

    夏梓雨缩了缩脖子,远离夏崇简一些,用余光偷偷瞧着他,心里千回百转。夏崇简脸上的表情很自然,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刚才那一席话,就好像是碰巧了一样。

    “那我们走罢。”夏崇简并不放下她,将她抱着就往外去。

    刚出了殿门,就瞧两个宫女搀扶着一个宫女走了过来。那被搀扶的不正是绢霞?

    绢霞被打了二十鞭子,哭得眼睛都肿了,这回的可怜相可不是装出来的。她见着夏崇简吓得退了一步,哪还敢上去献媚,赶紧低头。

    夏崇简抱着夏梓雨停住了脚步,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挨了罚要长记性。往后该怎么伺候公主,朕想你心里也该有数了。长公主身体不好,平日里别光注意着吃穿,不三不四的人也不要放进殿去。”

    第八章 难道是在试探

    -

    第八章 难道是在试探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