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64章 选秀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4章 选秀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4章 选秀

    杨和毅回来之后,听说了杨蝶珊和杨绍修两个人办的荒唐事情,气得大发雷霆,将家族里的老辈都召集过来了。当着大家的面,彻底和杨蝶珊、杨绍修两个断绝了关系,说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认杨蝶珊和杨绍修两个。

    杨和毅与杨绍修解除关系之后的第二天,就听说皇帝派人将杨绍修的官职给撤掉了,抄家下狱,罪名多不胜数,什么贪赃枉法、结党营私,还有欺君罔上等等,条条都够杨绍修死好几回的了。

    旁人一阵唏嘘,那杨和毅正是官途顺风顺水的时候,幸亏早早就和杨绍修解除了父子关系,不然被杨绍修这么一连累,恐怕就再无出头之日了。

    夏崇简派人去查杨绍修,因着杨绍修三番两次对夏梓雨图谋不轨。夏崇简哪里能放过他。而那杨绍修也不是安分的人,手中的漏洞比比皆是,让钦差拿了个正着,立即抄家下狱。

    转眼之间就过了春节,开春的时候,夏崇简认了沈蝶珍做义妹,将沈蝶珍下嫁给江升逸,江升逸官职连升两级,年纪轻轻娶了公主,也成了一品大员。

    过不多久,马上就要到夏梓雨的生辰了,这可是夏梓雨十五岁的生辰,该当及笄了。

    杨府里面少了不安分的人,剩下杨和毅方氏和夏梓雨。日子过得倒也轻松安闲,皇太后时不时的叫夏梓雨进宫,有的时候也把方氏招进去说说话,赏赐的东西更不在少数。这宫里头的人都知道,杨府这个义女,皇太后喜欢的紧,是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物。

    可巧的,夏梓雨及笄的这一天。京中也有个大官的小女儿,据说叫做余蔓蓝的,和夏梓雨同年同岁同一天生的,也要在这一天办及笄礼。

    姑娘家及笄可不是小事情,高门之地更是讲究的很,要请一堆旁的贵女们参加观礼,来的人多了那才叫体面。

    那余蔓蓝早就听说过夏梓雨的名声,不过甚为不屑,自己的爹爹和外公,那可都比杨家的官大多了,自然自己也比那夏梓雨高贵多了。她们同岁,眼瞧着选秀的时候也临近了,当然要一通进宫去竞争。余蔓蓝虽没见过夏梓雨,却暗暗的较上了劲儿,把她在心中给记恨上了。

    余蔓蓝自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得也美若天仙,京城中是大名名??的名门闺秀,来说亲事的将门槛都踏平了。只是像余蔓蓝这般自视甚高的,怎么肯平平庸庸的嫁出去,当然要加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了。

    余蔓蓝叫她母亲去发请帖,要办一个最隆重的及笄礼,不能叫夏梓雨将人全都抢了去。

    沈蝶珍这会儿都已经嫁了人了,不过那江升逸的府邸离得并不远,对沈蝶珍也是千宠万宠,隔几天,沈蝶珍就会回来瞧夏梓雨一趟。

    这一天,沈蝶珍带了不少礼物,瞧见夏梓雨就说道:“梓雨快瞧,这是江大哥从扬州带回来的小玩意,多有意思,我也给你拿来了一份。”

    夏梓雨不以为意,写道:“你江大哥带回来的东西,什么你不当做宝贝的?”

    沈蝶珍脸上笑开了花,一点也不害羞,反而说道:“本来就都是好东西啊。”、

    夏梓雨不禁摇头。

    沈蝶珍说:“对了梓雨,我接到了请帖,是什么余家的,说是后天让我去参加及笄礼。那个余小姐的及笄礼怎么和你安排在一天了呢?”

    夏梓雨对这些个都不关心,只是写道:“可巧了是同一天生的吧。”她现在心里想的都是自己马上就能进宫去了,可以时时刻刻的陪在皇帝哥哥身边儿来,不用三天两头的犯相思病了。这几年实在难熬的很。

    沈蝶珍歪头,说道:“那可正巧了。不过我是要来参加梓雨的及笄礼的,没工夫去她那里了。梓雨,我听说那余小姐给好多人发了请柬,要将及笄礼办的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我怎么没瞧见杨家发什么请帖啊。”

    夏梓雨平时便不怎么与那些高门贵女来往,若是被人发现了真正的身份就不妙了。这一次的及笄礼便也想平平静静的渡过去,不打算请什么太多人来。

    余蔓蓝得意了,她以为自己先抢到了不少人,却不知道夏梓雨压根就没发请帖。

    日子一道,余府门口就热闹了起来,张灯结彩的,门口马车不断,都是来送贺礼的。一群一群的高门贵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特意来参加的余蔓蓝的及笄礼。

    相对比,杨府门口就真的是冷冷清清了,竟然和往常一样,门可罗雀,见不着人。平时守在门口的两个小厮将大门关上了,里面倒是忙活的热火朝天。

    方氏指挥着小厮丫鬟们准备着东西,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儿说道:“梓雨要成大姑娘了。”

    沈蝶珍这会儿在夏梓雨的房里头,正在给夏梓雨出谋划策,拿着一件衣衫说道:“梓雨,今儿个穿这个罢,这个好看,料子也好。”

    夏梓雨摇了摇头,心说这个颜色太粉嫩了,今儿个可不是普通的日子,要穿的有些成熟气质才行。

    夏梓雨给自己挑了一件看起来稳重大气的衣裳,然后坐在梳妆台前,有给自己画了一个庄重的妆容。

    沈蝶珍坐在旁边,支着下巴,说道:“梓雨怎么打扮都很好啊。不过这么一大半,我几乎都要不认识你了呢。”

    夏梓雨画好了妆,小丫鬟们就进来请她往院子里去,见着如此打扮的二小姐,也是一阵惊叹,说道:“小姐今儿个真真的美,可惜没有请什么外人来,不然可要羡煞所有人了。”

    夏梓雨只是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示意可以出去了。巨丸引才。

    杨和毅和方氏早就在那里等了,老太太也等在外面,瞧见夏梓雨都眼前一亮。

    方氏说道:“哎呀呀,梓雨真的成大姑娘了,这么一打扮,实在是漂亮的紧。”

    老太太心中暗自叹息,这皇帝瞧中的人,气度和仪态就是不一般,稍作打扮便将旁人全都比下去了,这才是做皇后,能够母仪天下的人。

    老太太说道:“人都到齐了。”

    她话刚说完了,忽然有个小丫鬟跑了进来,说道:“老妇人,老爷夫人,外面来了贵客了。”

    方氏知道夏梓雨并不想大办及笄礼,所以特意关了府门,谁也没有请,这会儿却忽然有客人来了,不由得说道:“什么客人?”

    小丫鬟眼睛亮晶晶的,说起话来兴奋都结巴了,说道:“是,是皇上和皇太后到了啊!”

    “什么?”方氏一惊,杨和毅和老太太也是一惊,万万没想到皇帝和皇太后居然都到了门口。

    夏梓雨也是一怔,没成想皇帝哥哥和皇太后会突然过来。她本想着,一个及笄礼而已,也不算什么,过几天秀女进宫,她也就能进宫去见皇帝哥哥了。

    杨和毅赶紧说道:“快快!往前迎接!”

    众人火急火燎的跑到了大门口,将府邸的大门全部打开,杨和毅带领着众人走出大门跪拜迎接。

    外面停了一串的马车,看起来排场十足,有不少路人不明情况都驻足了往这边瞧。夏崇简从马车上下来,去扶着皇太后赵氏走下车来。

    皇太后双目一扫,就一眼瞧见了跪在地上的夏梓雨,穿的一身衣裳大方得体,显得成熟又稳重,与以前大不相同了,果然有种长大的感觉。赵氏越瞧越觉得满意,心说不愧是皇家的血脉,这才是做皇后的料子。

    赵氏说道:“地上凉,快起来罢!皇帝,快去将梓雨扶起来。”

    赵氏就算不说,夏崇简自然也会这么做。夏崇简快步上前,扶住夏梓雨的手臂,将她扶了起来,不着痕迹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梓雨今儿个真美。”

    夏梓雨心中高兴,抿嘴而笑,眼波流转瞥了他一眼。

    夏崇简等这一日等了好些年,如今终于让他等到了,真想立刻将人带走,什么及笄礼全都不管了。

    夏崇简压下心中的急躁,说道:“都进去罢,朕是来观礼的,不要耽误了时辰。”

    杨和毅这才答应了,赶紧带着众人回去继续及笄礼。

    本来方氏是准备好一套发簪给夏梓雨的,那可是她千挑万选的。不过如今皇帝和皇太后来了,皇太后带了一套簪子送给夏梓雨,今儿个若是不同也太不给面子。

    皇太后送的这发簪,那可是真真的价值连城。赵氏亲自给夏梓雨及笄,那是多大的荣耀,旁的姑娘是想也不敢想的了。

    因着观礼的人并不多,及笄礼也没有那么的繁琐了。不消一会儿,皇太后就说道:“行了,不要有这么多劳什子的规矩,都坐下来,安安心心的吃顿饭。”

    皇帝和皇太后参加了杨府义女的及笄礼,这消息可走的很快,那边余蔓蓝的及笄礼还在进行中,就有好多宾客听说了这事情。

    大家都是一阵惊叹,皇帝和皇太后一同参加,这是多么大的荣耀!众人心中又是嫉妒又是羡慕,还有些担忧。心说他们眼下都跑到这边来送礼,反而没有送夏梓雨一丁半点,这玩意要是被夏梓雨记恨了可如何是好?夏梓雨可是有皇帝和皇太后撑腰的。

    夏崇简大张旗?的带着皇太后来参加夏梓雨的及笄礼,其实就是想给夏梓雨张张气焰,不然夏梓雨总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旁的人都觉得她不声不响,是个好欺负的。

    皇太后赵氏当然摸清了皇帝的心思,想着之前那杨蝶珊如此欺负夏梓雨,就是因为夏梓雨面太善了,所以就同意了皇帝的提议。

    余蔓蓝的及笄礼还没结束,有好几个高门贵女就道歉告辞了,说道:“妹妹,我家里突然有点事情,就不吃这酒宴了,往后姐姐再办一桌赔罪酒请你罢。”

    余蔓蓝起初还不知道,以为真是她有事情,结果走了一个之后,又来了个两个结伴说家里有事的。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没多一会儿竟是走了大半的客人。本来满满当当的礼堂,这会儿变得空空荡荡了。

    杨府门口多了不少马车,都是等着排队送礼的。不过这会儿杨府的大门紧闭着,众人等了半天,只出来一个小厮。

    小厮说道:“今儿个老爷不见客,各位见谅,还请回吧。”

    大伙吃了闭门羹,却也不着恼发货,又在府门口等了半个多时辰,见真的不见客,只好将礼物全都交给了看门的小厮,然后离开了。

    余蔓蓝一听说那些离开的宾客是赶着去给夏梓雨送礼物,登时被气得不轻,再听说皇帝和皇太后也去了夏梓雨那里,简直就要气得背过气儿去。

    余蔓蓝大闹了一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将宾客们送的礼物摔了个七七八八的。小丫鬟们也不敢劝阻,生怕小姐会责罚他们。

    余蔓蓝准备往杨府走一趟,煞一煞夏梓雨的威风,没成想竟然被关在大门外面,竟是不让她进去。她被气得脸都青了,因着自己大家闺秀的名声,所以也不能破口大骂,只能走了。回去之后余蔓蓝就在背后捏造夏梓雨的各种流言蜚语,说她蛮横无礼没有家教,更是在还未及笄的时候就和男人勾三搭四。

    方氏最近都在准备着夏梓雨进宫的事情,这进宫选秀可是大事情,她与夏梓雨相处了这么旧的时间,忽然要分开了,还觉得甚是不舍得。

    夏梓雨收拾了东西,就准备着这几天往宫里去了。她盘点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多办都是皇帝哥哥和皇太后赏赐的。她拿了一些首饰,准备带进宫去,剩下的东西都打算留在杨府里。

    沈蝶珍说:“梓雨你要进宫去,那我以后就到宫里头去找你吧,正好我隔天差五的也要往宫里头去请安,你可不知道皇帝哥哥和皇太后总是板着脸,我见了就害怕,也没个人陪我一起,每次都战战兢兢的,这一下子好了,有你陪着我,我就不用害怕了。”

    夏梓雨笑了,心说夏崇简可是她亲哥哥,怎么见着了还害怕。

    到了秀女入宫的日子,方氏亲自送夏梓雨到宫门口,拉着她的手千叮咛万嘱咐,说道:“梓雨,在宫里头不比在府里头随便,你可要多注意着。虽然皇上和太后都对你喜爱有加,可这样反而遭旁人嫉妒。你进宫去,要多加小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夏梓雨一一点头,最后张开手臂给了她一个拥抱。方氏拿着手帕抹着眼泪,拉着夏梓雨的手不舍得松开。

    宫门口早就有专门的宫女等着夏梓雨了,瞧见杨府来的马车,立刻小跑着迎了过去,说道:“车上坐的,可是杨府二小姐夏姑娘吗?”

    方氏答应了一声,扶着夏梓雨走下车来。

    方氏从袖口里摸出一锭银子,悄悄塞在小宫女手里,说道:“请你多照顾着我家丫头。”

    那小宫女抿嘴一笑,不敢收她的银子,退了回去,说道:“杨夫人就放心罢,奴婢是皇帝特意派过来照顾夏姑娘的,怎么敢不完成任务呢。”

    小宫女又说:“夏姑娘请跟我来罢,已经备好了轿子,就在前面。”

    夏梓雨点头,随着小宫女进了宫门,不多远的地方已经有一辆软轿等在那里,小宫女立刻扶着夏梓雨上去,然后放下轿帘子,就往秀女所去了。

    秀女所里面已经住了不少人了,多半是两三个人住在一间房里,也有家里给打点好的,那就能住一个单间。而夏梓雨,是夏崇简早就安排好了的,就在秀女所最靠外的一个小独间里。这房子一来是最大的,住着也舒服一些,二来最靠外,夏崇简若是派人接她过去也方便些。

    夏梓雨的软轿一进了院子,所有秀女就都注意到了她,能坐着小轿子进来的,恐怕不是普通人。等夏梓雨一出来,不少人都瞧得呆了,竟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美貌风流的人物。

    秀女们小声议论着,说道:“这是哪家的小姐?怎么瞧着面生?”

    “说的是,从来没见过呢。”

    余蔓蓝抽了一口冷气,在夏梓雨面前,她竟然觉得有些自惭形秽起来。若论美貌,恐怕她们两个是半斤八两不差多少,只是论气度和仪态,就是万万比不得的了,夏梓雨身上浑然天成的贵气,实在让人怎么赶也是赶不上的。

    余蔓蓝身边的一个少女,不禁说道:“蓝姐姐,你瞧那个人,她实在是漂亮呢。”

    余蔓蓝咬牙切?,恨不得将说话的少女和夏梓雨都等死才好。

    引着夏梓雨的小宫女说道:“夏姑娘,到地方了,请跟我来,就是那里。”

    众人听她说什么夏姑娘,有反应快的瞬间就悟出来了,小声惊呼着说道:“那人就是夏梓雨吗?杨府的二小姐?听说皇帝和皇太后都喜欢她喜欢的紧呢。前些个,她及笄礼,皇太后和皇上还亲自出宫到杨府上去参加呢。”

    余蔓蓝恍然大悟,原来是冤家路窄,那女人就是夏梓雨了!

    “哎呀,就是她啊。”

    余蔓蓝对面一个长得妖媚的女人忽然娇滴滴的笑起来了,说道:“蓝妹妹,听说你和夏姑娘是同一天的生辰呢,及笄礼也是同一天办的。不知道皇帝和皇太后有没有去你府上观礼呢?”

    “你……”

    余蔓蓝瞪着眼睛,狠狠瞪着那妖媚的女人。旁边赶紧有人拦住了余蔓蓝,小声说道:“蓝姐姐,不要跟她吵。那个是皇太后的亲外甥女,在宫里头,可别叫她拿住了把柄,万一在皇太后那里留下了恶名,可就不妙了。”

    原来那妖媚女子姓陶,是陶雪蓉的亲外甥女儿,她年纪在秀女中算是大的了,不过长相的确妖娆美艳绝伦。她这次进京来,还以为自己在宫里头有个十足的大靠山。她哪里知道,宫里头的皇太后早就不是陶氏而是赵氏了。

    陶雅凝心想着了,夏梓雨不过是杨府的义女,虽然得到皇太后的喜爱,可自己是皇太后的亲外甥女,这外人怎么能和自己比呢?

    她完全不将夏梓雨放在眼里,更别说什么余蔓蓝了。陶雅凝觉得,自己这次进宫来肯定就是要当皇后的了,绝对没有什么人能和自己争抢。

    夏梓雨跟着宫女进了屋里,放了行礼,觉得疲惫了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第二天一早,所有的秀女就都到齐了,院子里来了两个管事姑姑,说是来教给位秀女们规矩的。

    夏梓雨起了个大早,很快就有人叫她出去。所有的秀女们就都在外面站整齐了,不多时,两个管事姑姑走了过来。

    夏梓雨才往哪一站,就有人过来搭讪了,一个娇俏的少女对她眨了眨眼睛,笑道:“姐姐你叫什么?我瞧姐姐就住在我隔壁,我们以后就互相关照着吧。”

    夏梓雨只是挑起嘴唇笑了一笑,幸好她不能说话,不然还要想着怎么敷衍过去。

    那娇俏的少女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差点忘记了姐姐不会说话,实在太可惜了。姐姐不知道吧,这不健全的秀女,多办是不会被选上的,莫不然以后生了皇子,也生出个哑巴来,那可怎么好呢?”

    夏梓雨冷笑了一声,原来是来挑衅的。

    少女觉得自己占了上风,高兴的挑了挑下巴,轻蔑的看着夏梓雨。心说不过一个哑巴,骂她都还不了口,有什么可估计的。

    原来这少女和陶雅凝是一伙的,她羞辱完了夏梓雨,就扭着水蛇腰走到了陶雅凝身边,两个人“咯咯”娇笑起来。

    管事姑姑往那一站就开始说教了,谈笑的秀女们立马静了声音。

    管事姑姑瞧起来很厉害,很严肃,说是要教给位秀女怎么站着怎么坐着怎么问安和走路,先让诸位站好了练习一会儿。

    这一站就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各位都是名门贵女,哪里受过这等的苦,有的吃不消动了一动,就被那管事姑姑给骂了。

    那管事姑姑目光一扫,就盯住了夏梓雨,说道:“这位小主,你怎么不按照我教你的好好站着?这宫里头可不是能随随便便的地方!”

    夏梓雨一听,心里头就明白了,这管事姑姑怕是被谁给收买了,诚心挑自己的刺儿呢。

    果不其然,那管事姑姑就说道:“既然这位小主不会站着,那么就要多多练习。旁的人都退下去吧,小主请继续站着。”

    旁边一堆人开始窃窃私语,瞧着夏梓雨嘻嘻的笑,指指点点的然后就散了。

    那余蔓蓝慢慢腾腾的走到夏梓雨面前,怪声怪气的说道:“呦,这不是皇太后疼爱的夏姑娘吗?怎么被罚了呢?”

    第64章 选秀

    -

    第64章 选秀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