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65章 梓童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5章 梓童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5章 梓童

    余蔓蓝是个沉不住气的,她靠着家里的关系,塞了些钱给其中一个管事姑姑,让那管事姑姑找夏梓雨的茬子。然后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夏梓雨一番。这夏梓雨刚受罚,余蔓蓝就走过去,口气酸溜溜的讥讽她了。

    夏梓雨心中冷笑。自己还治不了你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

    那服侍夏梓雨的小宫女见夏梓雨久久不回来。就往外面去瞧了瞧,果然瞧见夏梓雨遇到了麻烦。小宫女赶紧跑了过去,问道:“夏姑娘,这是怎么了?”

    夏梓雨当然不能开口说话,余蔓蓝就说道:“呦,你是眼睛瞎了吗?你没看到她被管事姑姑给罚了吗?”

    小宫女一惊,管事姑姑好大的胆子,就连皇帝的心头肉也敢罚?

    那管事姑姑可不知道夏梓雨的底细,只是收了余蔓蓝不少的银子,所以就给她办事而已。

    夏梓雨不慌不忙,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她给小宫女打了个眼色。小宫女正在着急,瞧见她的眼色立刻会意,说道:“夏姑娘等一等,奴婢去去就回来。”

    小宫女说罢了就赶紧跑着走了。

    周围几个瞧热闹的秀女笑起来,说道:“怎么跑了?不会是去搬救兵了罢?”

    另外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道:“我看是吓跑了罢?”

    “哎呦呦。宫里头规矩多的是,不能吃苦进来做什么啊。”

    “就是的,还是快快回家去罢。”

    余蔓蓝抿嘴嘻嘻而笑。叫旁人给自己搬来一个大椅子,就放在了夏梓雨的面前,然后她就施施然的坐了下来,往靠背上一斜靠,看起来舒服的紧,说道:“姐姐被罚了,我这心里着急呢。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也算是缘分了,不如我在这里陪一陪姐姐,虽然帮不上忙,却也好给姐姐打打气,你说是不是啊?”

    周围几个秀女跟着嘻嘻笑起来。余蔓蓝说什么陪着她,也不过是要在这里耍威风,瞧夏梓雨的丑罢了。

    “你们不能这样子!”

    夏梓雨听到一声“凄厉”的声音,回头一瞧,就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从远处就冲了过来。她穿的素雅,长相倒还算漂亮的,只是愁眉苦脸又面无血色,看起来有点丧气不喜庆。

    少女冲过来,怒瞪着余蔓蓝和她身后的几个秀女,然后张开双臂护住了夏梓雨,喝道:“你们怎么欺负人,梓雨妹妹可是个好人,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她!有什么冲我来,不要欺负我妹妹。”

    夏梓雨有点蒙了头,这是什么情况?对面一群无脑输出的找茬秀女,已经够让人烦的了,这会儿忽然又跳出来一个看似和自己一伙,实在像足了白莲花绿茶婊的秀女。夏梓雨压根不认识她,怎么就变成她妹妹了?

    余蔓蓝说道:“呦呵,我以为是谁,这不是秦衣衣吗?”

    秦衣衣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说道:“你们别得意,我妹妹可是皇太后最宠爱的,一会儿皇太后来了,有你们好看的!”

    众人不禁就笑起来了,有人说道:“风大也不怕闪着舌头。”

    “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你瞧瞧这两个人好姐妹,真真的像呢,说大话都不带脸红的。”

    “是呢,真是好笑。”

    “她们是什么姐妹啊,不曾听说过。”

    余蔓蓝笑着说道:“这可不是好姐妹吗?夏妹妹是杨府里的义女,而秦衣衣是秦府里小妾生的,这两个人不凑成姐妹,还有谁和她们是姐妹啊?”

    “你们……”秦衣衣委委屈屈的,说哭就开始哭了出来。

    这秦衣衣是秦府出来的二小姐,只不过是小妾所出,是个庶女。而且听说那小妾进秦府之前还是某个青楼里的姑娘,所以地位就更低了。秦衣衣上面有个姐姐,如今早就嫁人了。她总觉得自己在家里没有地位,所以这次才进宫来选秀,想要当皇帝的妃子,给自己找回些面子来。

    那小宫女是皇帝身边的人,出了问题自然要去找皇帝了。只是如今正是早朝时候,她跑过去等了半天,这才瞧见皇帝回来,连忙就禀报了这事情。

    夏崇简一听,夏梓雨进宫第一天就被欺负了,这还得了?若是按照他的意思,什么选秀都是多余的,直接将夏梓雨接到身边来,封了皇后,就可以安安稳稳的了。

    只不过皇太后觉着这样不太好,总要走个形式才行。所以这选秀还是要选的,不过夏梓雨早就是内定的皇后了。

    如今出了意外,夏崇简也不好贸然就往秀女所去,只好往东宫去了。

    皇太后正拿着鸟笼子在遛鸟,瞧了皇帝,就说道:“今儿个怎么来的如此早?”

    夏崇简说道:“母后,儿子要请您帮儿子办个事情。”

    “什么事情,叫皇帝亲自跑过来了?”皇太后赵氏问道。

    夏崇简说道:“请母后亲自往秀女所走一趟。”

    “秀女所?”皇太后听得心头一跳,说道:“梓雨丫头不是住在秀女所,难不成遇到了什么麻烦?”

    夏崇简招了招手,那小宫女赶紧上前,老老实实的说道:“回皇太后的话,夏姑娘昨儿个进的宫,已经安排在秀女所住下了。只不过……旁的几个秀女对夏姑娘不是太和善。今儿个早上,管事姑姑来教小主们规矩,也不知道怎么的,那管事姑姑就针对起夏姑娘来了,这会儿夏姑娘还在受罚呢!”

    “什么?受罚?”

    皇太后赵氏这一惊可不小,她是最守着规矩的,夏梓雨可是先皇的血脉,那就是正八景儿的公主,一个小小的管事姑姑居然敢罚公主,岂不是反了天了?

    皇太后登时大怒,拍着桌子说道:“反了反了,快走,这就带着哀家去瞧瞧。”

    她说完了又想起了什么,对夏崇简说道:“皇帝不方便过去,就在这里等着罢!哀家不会叫梓雨丫头受委屈的,一会儿就回来。”

    夏崇简说:“那就由母后做主了。”

    皇太后带着一干宫女嬷嬷和侍卫,就这么风风火火的往秀女所去了。这才一进秀女所,果然听到乱七八糟的说话声音。

    先是听管事姑姑说道:“小主,我本来想着你若是好好的学,也就小惩大诫一下就算了。可现在瞧来,小主怕是心中不服气的,那么小主就继续站着罢!”

    余蔓蓝说道:“哎呀,我看夏妹妹是怎么都学不会的,管事姑姑啊,有没有其他什么办法,能让夏妹妹好好记得的啊?”

    “就是就是。”

    有个秀女起哄着,尖酸刻薄的说道:“我那院子的下人,若是做错了事情不长记性,我就让人狠狠的打她们的手,打的肿起来,一沾热水就疼,那就能记着了。”

    “这个办法好得很啊!”另外有秀女符合起来,拍着手嘻嘻的笑。

    皇太后赵氏脸色青的厉害,再也听不下去这些歹毒的话了,走进去就斥责道:“好啊好啊,哀家不过来这边瞧一瞧,就看到了这么毒丑陋的嘴脸!这就是要给皇帝当妃子的女人?如此歹毒刻薄,如何能服侍皇帝?我看嫁个平头百姓家都是难的!”

    众人前一刻还在嘻嘻笑笑的,这一下子全都傻了眼,被说得脑袋都懵了,一个个害怕的“噗通”一声全都跪下来了。

    女子们最注意的就是名节,又是是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若是名声不好,怎么能嫁个好人家?她们这些进宫来的就更是了,只盼着皇帝瞧上她们,然后做了妃子带着家里一并飞黄腾达。

    如今皇太后亲口说她们德行不好,那岂不是就断了她们的后路,做不成皇妃不说,这消息若是传出去,但凡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不敢娶她们了。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都是她们胡言乱语的,我……我本来想要拦着,却也拦不住。”那秦衣衣第一个哭着说道,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恨不得下一刻就昏死过去了。

    余蔓蓝害怕的直哆嗦,此时此刻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哆哆嗦嗦的只是说道:“太后娘娘开恩……”

    那管事姑姑一脸的苍白,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大事,赶紧跪下来。

    皇太后冷冷的盯着那管事姑姑,说道:“夏梓雨犯了什么事情,你要责罚她?”

    管事姑姑硬着头皮,说话直结巴,说道:“回回太后的话……她,她不懂规矩,所以……”

    皇太后恼了,喝道:“不懂规矩?梓雨丫头常常进宫陪着哀家,这丫头懂不懂规矩,德行如何,哀家能不知道吗?还是你觉得哀家已经老眼昏花了?什么都瞧不见了?”

    “太后娘娘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管事姑姑连连磕头,一会儿工夫,额头上都见红了,说道:“太后娘娘,奴婢也是被人威胁了,是余小主,全是余小主,非要奴婢这样做的,奴婢也是没有办法的!”

    余蔓蓝听到自己的名字,登时大惊。她本来缩在人群中,只希望皇太后瞧不见她,没成想那管事姑姑收了钱,居然还把自己供出来了。

    余蔓蓝立刻哭着说道:“皇太后明鉴,皇太后明鉴,我是被陷害的,我是被陷害的啊。我和梓雨妹妹情同手足,我怎么能给她使绊儿呢,肯定是有人陷害我。”

    那秦衣衣一听,立刻说道:“太后,都是这个女人,她太恶毒了。我刚才拼死护着梓雨妹妹,结果遭受她的百般羞辱。太后不信你问梓雨妹妹。”

    夏梓雨被吵得头疼,那余蔓蓝固然不是好东西,不过依她看这秦衣衣也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就在她们吵吵的时候,忽然旁边一间房的门开了,陶雅凝从里面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她心里砰砰的跳,她虽然是陶雪蓉的内侄女儿,却不曾见过陶雪蓉一面,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皇太后是赵氏而不是陶氏了。

    她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亲人,准备在大家面前耍个威风立个威信。

    陶雅凝踩着莲步走了过去,行了个礼,斯斯文文的说道:“侄女儿给皇太后问安了。”

    皇太后赵氏仔细一瞧,觉得她面生极了,不晓得自己什么跑出个侄女儿来,不过俏模样倒是个好的,而行举止也大方得体,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陶雅凝听皇太后心平气和的问自己,当下大喜,说道:“民女叫陶雅凝。”

    皇太后赵氏登时改了脸色,简直就像是吃了死苍蝇一样,嘴角直抽筋儿。她这会儿算是明白了,什么内侄女儿,根本不是自己的侄女,而是那陶氏的侄女。

    这一下子好了,皇太后赵氏再瞧那陶雅凝,怎么瞧怎么觉得不舒服,那模样俏丽是俏丽,却也太妖娆了,看着就不像是好人家的姑娘。再说那德行举止,多瞧一眼就觉得夸浮做作,让人瞧着就不喜欢。

    皇太后当下就说道:“你出来做什么?哀家点你的名字了吗?”

    陶雅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有些不可置信,欲要再说但是瞧皇太后的脸色,也不敢再开口了,只好委委屈屈的闭了嘴巴,默默的退了回去。

    宫女们给皇太后搬来一张很大的椅子,皇太后坐下来,对夏梓雨招了招手。夏梓雨会意,走到她身边。皇太后就拉着夏梓雨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儿上。椅子虽然很大,但是两个人坐也有些挤了,不过皇太后的命令,夏梓雨也只好做了一个小边儿。

    皇太后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让大家瞧瞧自己是怎么宠爱夏梓雨的,让旁人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是不能碰一下的。

    众人低着头都是抽了一口冷气,没成想外面的传言是真的,这夏梓雨竟然如此得皇太后得宠爱,竟然能和皇太后坐在一张椅子上。

    众人又是惊恐又是害怕又是嫉妒,均想着,这夏梓雨不知道走了什么运了,出身这么差,却得到皇太后的青睐,还是个不能说话的哑巴!

    皇太后亲昵的拉着夏梓雨的手,说:“梓雨不用害怕,有哀家在呢,哀家给你做主,你只管告诉哀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宫里头可不比外面,岂能容得那些人胡作非为的。”

    宫女一听,赶紧将纸笔擎了过来,交给夏梓雨。夏梓雨拿着笔,眼眸一转,在那些跪着的秀女身上一转,顿时将那些人吓得浑身打颤,一个个提心吊胆的,恨不得自己吓死自己。

    夏梓雨写道:“让太后担忧了,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而已。”

    皇太后一瞧就笑了,说道:“果然还是梓雨最识得大体,旁人全都比不上的。”她说罢了扫了一眼众人,正色说道:“将那几个嚼舌头根子的秀女遣散回去,宫里头可不养这样的人。其余的都给哀家老老实实一些,别让哀家再听到什么疯言疯语。”

    宫女们和嬷嬷们答应了,顿时有的秀女松了口气,有的秀女则是面如死灰。她们从各地赶过来,都做着当皇后的美梦,可这选秀还没开始,却被人轰了出去,什么希望也没有了,出了皇宫肯定还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余蔓蓝一下子就跪坐在了地上,眼睛都没有了焦距。宫女们叫她也没反应,就有两个壮实的嬷嬷,将余蔓蓝架了起来,然后抬着就往宫外头去了。

    要说现在最高兴的,莫过于秦衣衣了。虽然余蔓蓝那些人被惩罚了也挨不着她的事情,不过她瞧着就觉得高兴,就觉得解气。

    皇太后说道:“行了,这眼看着一会儿就到了午膳的时间,梓雨不妨跟哀家去说说话,用了午膳哀家再叫人将你送回来。”

    夏梓雨当然愿意了,没准还能去见一见皇帝哥哥,当下愉快的点头。

    “妹妹!”秦衣衣一听,如此大好的机会,若是自己也能和皇太后一起用午膳,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秦衣衣娇滴滴的说道:“妹妹,姐姐还有好些个话想跟你说呢,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要留姐姐一个人啊,姐姐人不生地不熟的,会觉得害怕寂寞的。”

    她话说的酸溜溜的,还拐弯抹角的,其实就想说带着她一起去啊。

    夏梓雨不喜欢这个秦衣衣,觉得她太做作,夏梓雨向来喜欢直爽一些的人。皇太后更是不喜欢秦衣衣了,说话一点不大方,吭吭唧唧的。

    皇太后赵氏当下就说了,“若是不想呆在宫里头,就跟着那些个人一起出宫去罢!”

    秦衣衣吓了一跳,双膝一软,一下子就跪下了,开始哼哼唧唧的哭起来,说道:“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您饶过民女吧,民女不是这个意思,民女愿意在宫里头,一直伺候太后娘娘,一直伺候皇帝!”

    皇太后被她这话给膈应了,这选秀改没开始呢,怎么就那么肯定自己能够留在宫里头了?还伺候皇帝伺候她,实在太恬不知耻。

    赵氏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想要伺候哀家,那也行啊,来人带她下去罢,往后就在哀家的东宫里头当个宫女,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哀家可不喜欢耍花活的人。”

    夏梓雨一听,差点不厚道的笑喷了,这赵氏不愧是做过那么多年皇后的人,后宫里面尔虞我诈的,果然是见过世面的。

    秦衣衣没成想自己没讨到好处,反而被贬成了宫女。这秀女往后可是要当主子的,而宫女最多是伺候主子的。而且在皇太后宫里的当宫女,又不是皇帝身边,也不能时常见到皇帝,岂不是压根有点前途也没有?

    皇太后可不给她哭爹喊娘的机会,让宫女和嬷嬷将她带下去了。

    夏梓雨看了一出闹剧,然后就跟着皇太后回了东宫。这才一进了东宫,就瞧见夏崇简竟然也在这里,似乎还等了不少时候了。

    夏崇简见她们回来,立刻迎了上去,牵着夏梓雨的手,说道:“母后,儿子带梓雨去御花园逛一逛,就不打搅母后休息了。”

    什么去御花园逛一逛,其实都是借口,只不过夏崇简想和夏梓雨单独相处罢了。皇太后怎么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就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去吧,哀家也觉着乏了。”

    夏梓雨就这么被夏崇简给带走了。台在岁扛。

    夏崇简带着人自然没有去御花园,也没有回寝宫,而是将人带到了皇后的宫殿里去。

    这里自从夏梓雨离开后,有好些年没人住了,不过一点也不荒凉,每日都有宫女们来打扫干净,而且让夏崇简派人翻修了一遍,更原来更加富丽堂皇了,漂亮的直晃眼。

    夏梓雨跟着他走进来,就听夏崇简说道:“梓雨觉得怎么样?里面的变动不大,就怕你回来住的不习惯。再过几天,你就能重新住进来了。”

    夏崇简带着她往里去,宫女们都候在殿门口并不进去。

    房间里的梳妆台上,各式各样的胭脂水粉和金银珠宝全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早就给夏梓雨准备妥当了。

    夏梓雨瞧了一圈,再一看,软榻上摆着一件凤冠霞帔,着实华丽漂亮。夏梓雨睁大了眼睛,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摸了摸。

    夏崇简笑着说道:“喜欢么?这是为梓雨准备的。”

    夏梓雨点了点头,皇家的凤冠霞帔做过讲究极了,上面的金银玉石数不胜数。她忍不住拿起来垫了垫,感觉还挺沉的。

    夏崇简打趣说道:“梓雨是迫不及待嫁给朕了么?”

    夏梓雨被他说的有些害羞,不禁恼怒的瞪了他一眼,脸上略微的泛起一丝粉红来,蔓延到雪白的颈子上。

    夏崇简坐在软榻上,将人抱住圈在怀里,低声说道:“梓雨好没良心,朕等了你这么多年,可是时时刻刻想着要娶你做皇后,你却不想着要嫁给我吗?”

    夏梓雨当然知道他在开玩笑,又横了他一眼,不过听着这话,心里没来由的高兴。如今她已经及笄了,也已经进宫来了,马上就要成为夏崇简的妻子了。

    夏梓雨觉得自己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兴奋的不得了,耳朵里都能清晰的听到心跳的声音了。

    夏崇简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瞧人眼波流转,不禁痴迷起来,低头在她的眼睛上细细的亲吻着,温暖轻柔的轻吻从眼睛延续到鼻梁,再到嘴唇,渐渐的急躁起来,欲1望也在不知不觉中膨胀开来。

    夏梓雨屏住呼吸,总觉得这一次和往日里都不同了。她有点不知所措,伸手搂住了夏崇简的脖子,羞涩的回应着他的亲吻。

    夏崇简感觉到她的回应,更加的兴奋起来,将人死死勒在怀中。他似乎不再满足于单单的亲吻,双手在夏梓雨的腰间不轻不重的摩挲揉捏起来。

    “唔……”夏梓雨腰一跳,被夏崇简那双手摸软了,只觉得一股触电般的奇怪感觉,从尾椎骨升了起来,一直传到大脑中,手指尖都电麻了。她整个人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一下子就软塌塌的倒在了夏崇简的怀里。

    夏崇简终于放过了她,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又在她后颈处流连着,说道:“真想现在就要了梓雨。”

    夏梓雨脸上本来就红,此时此刻就成了紫茄子,害羞的不敢抬头。夏崇简那沙哑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她耳畔,似乎只要听一听,就有异样的感觉从她心底涌了上来。

    夏崇简搂着她半天没有再说话,似乎在强压着心中的躁动。

    过了半晌,夏崇简这才说道:“不如梓雨把这衣服换上,让朕先看一看?”

    夏梓雨瞧着那凤冠霞帔,又是一阵脸红,不过最后还是抱着衣服跑到了里面的屏风后去。

    夏崇简没有退出去,反而站起身来,走到屏风前面的桌子边上坐下来。

    夏梓雨在里面和凤冠霞帔奋斗,她虽然在古代的时候也不短了,对穿衣服没什么负担。不过这凤冠霞帔和普通的衣裳不一样,看起来就繁琐,她套上之后还要整理半天,最后在戴上凤冠。感觉衣服穿上实在是热,脑袋上顶着的实在是沉。不过不得不说,皇后的凤冠霞帔不是一般人能穿的,也不是一般的漂亮隆重。

    夏梓雨弄好了,废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整理好了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在夏崇简身前转了两圈,炫耀的抬了抬下巴,似乎在问他好不好看。

    夏崇简说道:“朕的梓雨,穿什么都好看,这一身实在是太合适了。”

    夏梓雨抿嘴一笑,脸颊上微红。她往镜子那里又去转了一圈,顾影自怜了一番。只是衣服实在太沉太热,穿着时间长了有些个累,就准备去换下来。

    夏梓雨这么一转身,忽然就瞧见那屏风,似乎……怎么瞧着有点透呢!

    屏风后面的东西瞧得虽然不清楚,不过模模糊糊的,大体轮廓什么的全都能瞧见!

    夏梓雨登时脸就全红了,想到她刚才跟屏风后面坦然大方的换衣服,岂不是被夏崇简瞧了个清楚?

    夏崇简一见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哈哈一笑,然后将人搂紧了怀里,说道:“梓雨这是害羞了,你马上就要做朕的女人了,有什么不能给朕瞧的?”

    夏梓雨没成想夏崇简也会这般无赖,气得在他身上砸了几拳,然后从他怀里挣扎了出来,将人给推出了房间,然后重重的“嘭”的一声关上了门,这才安心换衣服。

    夏崇简在外面站着,也不着恼,反而一脸的笑意。

    夏梓雨和夏崇简一起用过了午膳,然后才被宫女送回了秀女所去。

    秀女所少了一部分的人,剩下的都还算是安稳,有些个怕事的知道夏梓雨不好惹,都躲得她远远的。

    夏梓雨一进了秀女所,感觉自己就像是瘟疫一样,好些个人瞧见她,刺溜就跑的没影了。

    不过也有好多人,准备好好巴结夏梓雨,这样也好接住夏梓雨的势头往上爬。

    “梓雨妹妹你可回来了。”一个秀女走过来,亲热的说道:“我刚才还和凝姐姐说呢,不知道梓雨妹妹去了哪里,万一迷路了可怎么是好。幸好梓雨妹妹安全回来了,真是让姐姐们好不放心啊。”

    夏梓雨压根不认识她,不过对方有点也不尴尬,反而大大方方的,好像和夏梓雨多熟一样。

    刚才陶雅凝在太后面前吃了瘪,心中对夏梓雨记恨的不得了。心说自己可是皇太后的亲侄女,皇太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不护着自己,反而去疼惜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

    陶雅凝越想越生气,狠狠的瞪了夏梓雨一眼。

    又一个秀女走了过来,也很亲热的拉住夏梓雨的手,说道:“妹妹,还没吃饭吧,姐姐给你留了一些,你可别嫌弃,来姐姐房间吃吧。”

    夏梓雨一阵恶寒,赶紧将手抽了出来,然后摆了摆手,准备回自己房间去。

    那几个人都没套成近乎,有些不甘心,其中一个追了过来,不等夏梓雨关门,她就挤了进来,然后将自己的手镯摘了下来,说道:“妹妹,这个妹妹收着。这镯子可是好东西,是我祖父送给我的,很值钱的东西,还是我贴身戴的,我今儿个见着了妹妹就觉得投缘,就把这东西送给妹妹了。”

    夏梓雨一瞧,眼皮一跳,心说是什么好东西她也不想要,当下摇了摇头,又塞回了那秀女手中,笑了笑关了门。

    那秀女的手镯没送出去,旁边一群窃笑的。陶雅凝瞧了,也笑出声来,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喂,妹妹这是自讨了没趣啊,谁叫你不听我的,我刚才就给你说了,这夏梓雨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想和她拉关系,哼哼……”

    那秀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本想拉上夏梓雨,反倒被羞辱了。她地位不高,宫里头也没什么关系,只好放软了脾气,说道:“还是凝姐姐说的对,是我瞎了眼,以后还要仰仗着凝姐姐啊。”

    陶雅凝听旁人恭维自己,抿着嘴笑道:“你瞧清楚就好了。”

    选秀的日子就在几天之后,这几天夏梓雨过的还算是安稳的,虽然找她晦气和想要讨好她的络绎不断,不过全都被夏梓雨给当了回去。

    因着夏崇简的后宫实在太稀薄了,所以这次选秀是皇太后带着几个妃子坐镇。那几个妃子在后宫里住着,有的是从来没瞧见过皇帝一面,更别说得到宠幸了。夏崇简心里头只有夏梓雨一个人,哪里还会宠幸旁的女人。所以那些妃子对新来的秀女都很刻薄,万一让皇帝瞧上了哪个,自己的日子就更加不好过了。

    选秀开始,夏梓雨就跟着宫女往东宫去了,要在外面排队等着,一个个进去。夏梓雨回想起之前,自己还给人格牌子过,如今却站在这里等着被别人选,实在有些想笑。

    皇太后的眼界是很高的,留牌子的很少。这次皇帝要娶夏梓雨做皇后,皇太后赵氏想着,肯定不能给皇帝选太多女人,虽然皇帝后宫实在太稀薄,可也要给夏梓雨些面子。所以皇太后就选的格外严格起来。

    多数进去的秀女都是一副要哭的样子走出来的,有的甚至还被抬了出来,一听格牌子,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一个小宫女走到夏梓雨面前,说道:“请这边走。”

    夏梓雨一瞧,这是到自己了。

    夏梓雨走进屋里,皇太后就略微一笑,她旁边坐的一干妃子全都倒抽一口冷气。心里均是又惊又恐,人都说杨府义女像极了长公主,所以皇上才对她宠爱有加,原来这话一点也不假的,这女人真的和长公主太像了。

    众妃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夏梓雨,那脸蛋,那身段,那气度,样样都是拔尖的。若是真的留牌子留在宫里头,恐怕皇帝的三千宠爱都要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一个妃子率先开了口,说道:“叫什么名字,最拿手什么啊?”

    夏梓雨不能说话,自然回答不了她。那妃子正想找她的茬子,就冷笑一声,说道:“真是不懂规矩的,问你话怎么不说?”

    皇太后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说道:“放肆,哀家在这里,有你大呼小叫的规矩吗?”

    那妃子吓得一哆嗦,赶紧低着头不言语了。

    夏梓雨弹了个琴,她在杨府里倒是跟着沈蝶珍学了学弹琴,不过弹的也不甚太好,没有旁的人那么精通。

    那些妃子们瞧了,统一战线全都格牌子。皇太后一瞧,就知道她们是嫉妒夏梓雨,说道:“哀家瞧着这丫头就喜欢,留牌子罢。”

    宫女当下留了夏梓雨的牌子,皇太后都开口了,旁的人再说什么都不管用。

    夏梓雨跪安回了秀女所,此时秀女所里有人欢喜有人哭,好多秀女正在抱头痛哭,她们都是被格了牌子的,马上就准备回家去了。这会儿都不需要再抱夏梓雨的大腿了,就聚到一处说夏梓雨的坏话。

    不等一会儿陶雅凝也回来了,她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像是见了鬼一样。她还想做皇后,哪料到皇太后居然格了她的牌子。她不敢相信大呼小叫,却被皇太后给轰了出来。

    陶雅凝走进了秀女所,就听别人在议论,夏梓雨果然留了牌子。

    陶雅凝心中愤怒非常,觉得自己一辈子全都毁了,往后再没有好日子过了。她当下走到夏梓雨房间门口,狠狠的砸着门,喊道:“夏梓雨你这个哑巴,你给我出来,你这个哑巴。”

    夏梓雨一挑眉,将门打开了,就瞧陶雅凝脸色苍白,怒目瞪着自己。

    陶雅凝说:“你说!你说!你给我暗中使了什么绊儿!我可是皇太后的亲侄女!皇太后不可能格我的牌子,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买通了宫女,偷换了我的牌子!”

    夏梓雨冷笑,心说现在的皇太后可是赵氏,她能留下你的牌子就新新鲜了。不过这事情她是不会跟陶雅凝说的。

    陶雅凝气不过,走上来几步就要抬手打夏梓雨的脸。

    夏梓雨侧身躲了过去,脚下一勾,就将陶雅凝给放倒了。

    “啊”的一声大叫,陶雅凝摔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样子实在特别不雅观。

    选秀选了几天,最后加上夏梓雨,一共就选中了八个秀女,其中还要给王公贵族留下四个,也就只有四个是给皇帝的。

    夏崇简旁的人瞧也不瞧一眼,只封了夏梓雨做皇后。皇太后一瞧,心里对皇帝颇为无奈,不过后宫全空着也不是个事儿,就帮着皇帝封了两个妃子和一个贵人。

    消息传出来,杨府顿时就飞黄腾达了,夏梓雨做了皇后,杨和毅和方氏就跟着荣耀了,再没有旁的人敢看不起他们,巴结的人在府门口排起了长队。

    封后典礼早就在准备了,凤冠霞帔也都准备好了。这边才传出来皇帝封夏梓雨做皇后,那边马上就要开始准备封后仪式。

    今儿个夏梓雨被宫女们伺候着穿上了凤冠霞帔,坐在梳妆台前,由宫女给她上了一个皇后的妆容。这衣服一换上,整个人的气度就不一样了,再配上妆容,更是让人忘而生畏。

    等一切准备妥当,就有一干宫女嬷嬷簇拥着夏梓雨往外走,上了步辇,再往前面的正殿去了。

    夏梓雨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竟是觉得有些紧张的发凉,心跳的异常快。就算她上辈子第一次试镜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不多时,步辇就到了正殿前面,宫女在外面请她下来。

    夏梓雨站起身来,伸手扶着宫女走下步辇。她抬起头来,远远的,穿过殿门,就瞧见夏崇简的身影。夏崇简穿着一身明黄色的?袍,就坐在那高高的?椅上。

    夏梓雨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迈进了大殿里。

    夏崇简立刻从?椅上站了起来,竟是亲自走下台阶,伸手扶住夏梓雨。周围众臣瞧了,立刻全都跪下山呼。

    夏崇简握住了夏梓雨的手,轻声说道:“别紧张,梓童。”

    夏梓雨本来就紧张,被他这么一称呼,手都有点发抖了,不由得回握住他的手。

    第65章 梓童

    -

    第65章 梓童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