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66章 洞房花烛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6章 洞房花烛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6章 洞房花烛

    封后典礼相当的繁琐,并不像在杨府的及笄礼那么简单。夏梓雨在凤座上坐了下来,这种可以与夏崇简并肩而坐的感觉相当的好,夏梓雨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在繁琐的册封之后。夏梓雨终于又坐着步辇回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皇后寝殿里。这里的宫女比平时多了不少,一个个忙前忙后的,整座宫殿被装饰的极为喜庆。

    夏梓雨被两个宫女小心翼翼的扶了进去。那两个小宫女笑嘻嘻的说道:“皇后娘娘。陛下马上就过来,先让奴婢帮您将凤冠摘下来吧。”台投肝弟。

    夏梓雨感觉脖子都疼了,那凤冠实在太重,于是点了点头。宫女们仔细的将凤冠取了下来,生怕碰坏了一丁点,放在了梳妆台上。

    另一个小宫女又取来一件大红色绸缎的喜袍,说道:“皇后娘娘,这是陛下为您准备的,奴婢们伺候您更衣。”

    夏梓雨瞧着那艳红色的衣服,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等着她将衣服换好了,宫女们就恭恭敬敬的全都退了出去。等了不多时,房门再次打开了。进来的自然就是夏崇简无疑了。

    夏崇简走进来,第一眼就瞧见坐在椅子上的夏梓雨,他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夏梓雨有些紧张,感觉房间似乎有点热,弄得她直冒汗。尤其是手心里。不过一会儿又觉得有点冷,就像是打摆子似的,实在太没起子。

    夏崇简走过来就拉住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说道:“封后典礼辛苦你了,累不累?”

    夏梓雨抿嘴一笑,摇了摇头。

    夏崇简将她带着往旁边走,说道:“朕让人准备好了吃食,想必你一定饿了,快过来,朕陪你一起用些。”

    夏梓雨的确饿的要死,前胸贴后背了,不过因为太紧张,所以她都没感觉到,被夏崇简这么一提,这才觉得肚子里叽里咕噜的。

    夏梓雨规规矩矩的坐在桌旁边,夏崇简也在她边上坐下来。

    夏崇简瞧她的样子,不禁笑了,说道:“梓雨今儿个怎么变得拘谨了?”

    夏梓雨红了脸,往日里她和夏崇简相处的确不曾拘束过,不过今儿个可不一样。夏梓雨不可抑制的想到了之后要做的事情,俗称洞房花烛……她瞬间就不淡定了。

    房里没有旁的宫女侍候着,所以夏崇简就亲自给夏梓雨布膳。

    夏崇简说:“尝尝这个,你不是最喜欢吃甜食了吗?”

    夏梓雨点头。

    食物的诱惑还是很大的,夏梓雨吃上东西,不一会儿就把紧张的感觉给忘了,夏崇简布膳布的麻利,夏梓雨吃的那叫一个舒坦。

    等着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吃的差不多了,夏梓雨胃里有了底儿,就开始想起皇帝哥哥来了,也夹着菜要喂他。这一顿饭吃了好长时间,还吃的黏黏糊糊甜甜蜜蜜的。

    夏梓雨吃饱了,喝了一口茶水,无声的喟叹一声。

    夏崇简忽然搂住了她的肩膀,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梓童,不如陪朕睡个午觉罢。”

    夏梓雨觉得茶水一下子就卡在了嗓子眼,听到“睡”这个字,就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身子有些僵硬了。

    夏崇简大笑出声,夏梓雨更是羞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忽然,夏梓雨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整个一天旋地转,忍不住“啊”的惊呼出来。她已经被夏崇简双手一抄就给打横抱了起来。

    夏梓雨又羞又气,心说大白天的这样多不好,推了他胸口几下。

    夏崇简边往床榻那边走,一边说道:“梓童抱紧了朕,万一摔着了可怎么好?”

    夏梓雨不以为然,继续挣扎。却猛地感觉夏崇简的双手一松,她吓了一跳,赶紧紧紧搂住夏崇简的颈子。

    夏崇简一阵低笑,说道:“这就乖了。”

    夏崇简大步过去,就将夏梓雨放在了床榻上,然后顺手在她发髻间一抽,青丝长发瞬间全都披散了下来,没有了发簪的束缚,柔柔顺顺的铺撒在锦被之上,衬着夏梓雨白皙的肌肤更加红润。

    夏梓雨屏住呼吸,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夏崇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她嘴唇微启,不过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发出一声无意义的短音,像极了呻1吟一般。

    夏崇简单手支在夏梓雨的耳边,另一只在她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声音变得嘶哑起来,说道:“梓童的脸这么红,在想什么?”

    夏梓雨被他戳中了心中所想,脸蛋一下子变得更红了,眼中闪烁不定,羞涩的不敢瞧夏崇简的眼睛,忍不住撇开头去。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快到数不出来的地步,好像马上就要裂开了。

    夏崇简又是低笑一声,听来实在愉快,戏谑的说道:“梓童不要着急,此时才过了晌午,我们的时间还多的是。”

    夏梓雨听他这么说,有些炸毛了,心说谁着急了,自己完全没有再想那件事情,这大白天的,难道要白日宣淫吗?都是夏崇简,大白天的弄得这么暧昧。

    夏崇简忽然反手一拉,床榻外面的帘帐就垂了下来。夏梓雨一惊,不由得抬眼去瞧。

    就听夏崇简说道:“梓童,还不快为朕宽衣解带。”

    夏梓雨睁大眼睛,她脑子里一团乱,瞧着夏崇简没有动作。

    夏崇简被她看的一阵燥热,俯身吻住了夏梓雨微微张开的嘴唇,不像平时那般温柔浅尝,而是直接挑开她的牙关,侵略进去,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口腔中肆虐着。

    “唔……”

    夏梓雨喉咙里发出短促的呻吟,她双手抵住夏崇简的胸口,只是随着夏崇简的吻,她的双手没了力气,软软的垂了下来。

    夏崇简放开了被他蹂躏红肿的双唇,一路吻上夏梓雨的颈子,在锁骨处流连着。

    夏梓雨不敢睁眼,双手不自觉的就攥住了身下的锦被,她身子连连发颤,只要夏崇简一触碰她,就会感觉到灭顶的快感一般。

    夏崇简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他一边亲吻着夏梓雨,一边挑开了她的衣带。大红色的喜袍,没了衣带的束缚,瞬间松松垮垮的挂在了两条细白的手臂上。

    “睁开眼睛,看着朕……”

    夏崇简低声在她耳边蛊惑着。

    夏梓雨睫毛颤抖的更快了,过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她看到夏崇简的严重满含着欲望,早已经动了情,好像强忍着不想要让她有个不美好的第一次。

    衣衫尽解,夏崇简一遍一遍在她耳边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夏梓雨忍不住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紧紧的搂住他,承受着他给予自己的一切,任由夏崇简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宫女们都在寝殿外面伺候着,皇帝进去之后,里面好久没有动静,连用膳都没有叫宫女们进去。直到下午就快要日落了,里面终于传出了声音。

    夏梓雨累的睡着了,脸上还红扑扑的,带着诱人的颜色。夏崇简不禁在她嘴唇上又吻了一下,这才叫了宫女去弄些热水过来。

    房间内气氛旖旎非常,宫女本分老实,垂着头手脚麻利的去弄了热水进来。

    夏崇简又挥退了人,亲自拿了帕子沾着热水,给夏梓雨擦了擦身上。

    夏梓雨出了不少汗,本身不太舒服,这一下倒是好受多了,睡得更加安稳起来。她刚才被夏崇简折腾的狠了,这会儿全都一点力气也没有,直接昏睡了过去。

    夏崇简给夏梓雨擦完了身子,这才搂着她又躺下来闭眼休息了。

    夏梓雨是被饿醒的,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都黑了,房间里竟然已经点起了蜡烛来。她被一条有力又温热的胳膊环绕着,紧紧的筛着她,这种感觉让她安心无比。

    “醒了?”

    夏梓雨仰起头来,果然就瞧见夏崇简的脸。她忍不住又埋下头去,在夏崇简的胸口处蹭了蹭,然后这才对他一笑,点了点头。

    夏崇简的手在她脊背上抚摸着,温声问道:“身子难受么?”

    夏梓雨瞬间红了脸,打死她也不想回答夏崇简这样的话。夏梓雨开始装聋作哑,她什么都没有听见!

    夏崇简瞧她一副生气了的样子,不由得笑起来,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夏梓雨腰臀上摩擦。

    夏梓雨瞪眼,立刻从他怀里窜了出来,心说都白日宣淫了,再一整天不露面,还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她这个新上任的皇后呢!

    夏崇简不再闹她,也坐起了身,然后将夏梓雨的衣服拿过来,给她披上了,说道:“不要着凉了。”

    夏梓雨红着脸,赶紧将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好,都不需要旁人伺候她了。

    夏崇简也穿好了衣服,说道:“饿不饿?晚膳点都过了,让御膳房小火热着,若是饿了叫人端上来。”

    夏梓雨的确是饿了,虽然她一下午连屋门都没有出过,但是她还是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实在让人羞的抬不起头来。

    宫女们很快就将晚膳端了上来,这回宫女们都站在旁边,不过夏崇简还是亲自给夏梓雨布膳,不假旁人之手。

    夏梓雨本来是很不好意思的,不过被夏崇简那似笑非笑的瞧多了,反倒是放开了,心中一横干脆不理他,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皇帝宠爱皇后,这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皇宫。第二日一早,夏崇简是需要去早朝的,因着昨天下午做了激烈运动后睡了一觉,所以半夜夏梓雨睡不着,夏崇简带她往御花园去遛弯,过了子时才再睡下。可想而知,第二天一早,夏梓雨又起不来了。

    夏崇简说道:“不要吵醒皇后,让她好好休息。不着急往皇太后那里去请安,等着朕回来一同去。”

    “是陛下。”宫女们答应了,均想着皇帝竟是这般宠溺皇后。

    夏梓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不过夏崇简还没回来,估摸着是朝堂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宫女们赶紧给皇后换了一身体面的衣裳,然后又是梳妆又是梳发的。

    夏梓雨这边才整理好了,忽然就有个小宫女小跑着进来,说道:“皇后娘娘,淑妃梁妃和?贵人来给您请安来了,在外殿候着呢。”

    夏梓雨一听,不由得挑了挑眉头。跟自己一起的那波秀女,有两个被皇太后封了妃子,一个封了贵人。虽然夏崇简不闻不问,不过夏梓雨是听说到一些的。

    夏梓雨觉得自己的确是识大体的人,不过她也是个现代过来的女人,并不能大度到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那些个什么妃子,如果只是做个明面上的功夫,夏梓雨是可以接受的,若正要让夏崇简去宠幸她们,夏梓雨当然不会答应。

    那淑妃梁妃和?贵人,昨天一同被册封了,不过没什么册封典礼,又听说皇帝如何如何宠爱皇后,她们心里头都不是滋味,就想着今儿个一早来煞一煞这皇后的气焰,不然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夏梓雨当下招手,写字道:“去把皇后的朝服拿来,给我换上。”

    宫女们不敢有异议,赶忙拿了皇后朝服来,给夏梓雨换好了。这一打扮,夏梓雨的气势果然就不同了,凛冽逼人,尊贵的让人不敢直视。

    夏梓雨往镜子面前一照,眯着眼睛,板着嘴角,然后又抬了抬下巴,不由得把自己给逗乐了,看她吓不死那些个女人呢。

    她写了一张小纸条给身边的宫女,那宫女接了,似乎有些犹豫害怕,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夏梓雨挥了挥手,就带着一群宫女到了外殿。

    淑妃梁妃和?贵人已经在了,都坐在外殿的椅子上。见着了夏梓雨也不见得如何规矩,不过站起来扶一扶就坐下来了。

    夏梓雨瞧在眼里,不禁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冷着脸走到上首位置。

    那?贵人是个胆小怕事的,被淑妃和梁妃两个拉着过来,此时一瞧夏梓雨的气场,直接就吓得心惊胆颤。那一身华丽丽的皇后朝服就让人不敢抬头去瞧了,更不要说夏梓雨身上那严肃的气场。

    夏梓雨往上首一站,她身边那个小宫女就突然就开口了,说道:“皇后娘娘还不曾赐坐,哪个大胆的敢先坐下了。”

    贵人被吓了一跳,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那淑妃和梁妃脸一下就耷拉了下来,被一个宫女呵斥了,显然觉得非常没有面子,极为不高兴。只是那宫女说的却又在理,她们拿不出什么说辞来反驳。尤其那?贵人都站起来了,她们若是还坐着,岂不是非常的不妙?

    淑妃和梁妃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淑妃娇滴滴的开了口,说道:“妹妹勿怪,姐姐我啊,今儿个起来身子骨就不是很舒服,强忍着病痛也要来给姐姐请安呢。”

    夏梓雨挑眉,连皇后也不叫,直接叫她妹妹,这不是想在称呼上压她一头吗?

    她当下招了招,宫女就擎了纸笔过来,夏梓雨接过来写道:“既然淑妃身子不适,本宫怎么会责怪你呢?身子骨是自己的,要好好的重视着。淑妃今日身子不适,请御医瞧瞧,顺便就将绿头牌撤掉罢,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来跟本宫说。”

    宫女接过夏梓雨写的纸,然后一字一字的念给大家听。

    淑妃一听,脸上青了白白了紫的,成了十足的霓虹灯。她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气得直翻白眼。这才进宫第一天,她就被皇后撤掉了绿头牌,不能给皇帝侍寝,那岂不是就见不到皇帝了?

    淑妃当下可怜兮兮的说道:“多谢皇后的美意,只是姐姐我也不敢托大,这绿头牌就不用撤了,服侍皇上是我的分内之事。”

    夏梓雨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似的,又拿起笔来写道:“淑妃不用多想,只要好好养着身体就是了。若是自己病没有好,反而把皇帝也给传染病了,岂不是罪该万死?”

    淑妃这一下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脸色铁青,恨不得吃了夏梓雨。只是夏梓雨是皇后,她根本没有这个胆子,只能干瞪眼。

    旁边的梁妃没有做声,她表面是和淑妃同一战壕的,只不过这宫里头的女人哪有真姐妹?不过是做做表面功夫罢了,都想独大独宠。这会儿淑妃收了皇后的刁难,她心里头可是乐呵着呢。

    只是梁妃却又笑不出来,本想着一个小官的义女,能有什么本事能有什么见识?不过也就那样子吧。没成想一见着了夏梓雨,竟然是有些手段和能耐的,竟然是个棘手的。她这一下子就要重新仔细的打量了,不能贸然行事,不然也跟淑妃一样吃了钉板就坏事了。

    那三个妃子尝到了夏梓雨的厉害,不敢再多言,只是起身说要告辞了。

    就这个时候,外面一声传报,竟是皇帝夏崇简早朝之后过来了。

    淑妃梁妃和?贵人当下脸上欢喜起来,她们进宫这些日子,连皇帝的面还没见过呢,没成想皇帝就到面前来了。

    只不过她们欢喜过了就开心不起来了,这皇帝下了早朝就往皇后寝宫来了,岂不是说明,皇后受宠的很吗?皇后受宠,她们自然不开心。

    夏崇简走进来,就瞧屋里多了好几个人。在外人面前夏崇简都是严肃着脸的,很少笑一笑。他瞧见竟然是皇太后封的那些个妃子,更是不甚高兴了。

    他本来想要废了后宫,全部遣散,只留下夏梓雨一个。他知道夏梓雨的个性,自己身边有旁的女人,她肯定不会开心。

    只是皇太后不允许,说是皇帝的根基不稳固,还要仰仗着这些妃子的家族,所以就算不喜欢不重新,却不能不封不留。

    夏梓雨迎了上去,还没请安,夏崇简已经双手扶起了她,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到椅子那边坐下,说道:“不必行礼。”

    皇帝只免了皇后一个人的礼,淑妃梁妃和?贵人还是要按部就班的行礼的。当下亲疏利便现,谁受宠谁不受宠便分晓了。

    夏崇简觉得那些个女人在跟前实在碍眼,开口说道:“你们退下去罢,皇后喜静,平时没有大事就不用每日过来问安了。”

    那三个女人一愣,都露出委屈的表情,不过夏崇简却不看她们一眼。那三人只好跪了安,从皇后寝宫出去了。

    夏崇简这才说:“梓雨,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

    夏梓雨横了他一眼,旁边这么多人在,他也不觉得害臊,这是没皮没脸的。

    夏崇简不由得笑了,说道:“梓雨穿着这身儿衣服,实在合适的很,越发的有皇后的气势了。”

    夏梓雨抿嘴一笑,她当然喜欢听夏崇简夸她了。

    夏崇简说:“走,朕陪你一起到东宫给母后问安去。”

    夏梓雨点了点头,不过松开了他的手,跑到里间去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觉得自己哪哪都没有毛病了,这才走出来。

    皇太后赵氏早就在东宫等着了,瞧见夏梓雨和皇帝进来,就笑着说:“快,快,到哀家这边来坐。皇后这身打扮,实在是好看,像个模样。”

    夏梓雨规规矩矩坐过去,行了礼然后坐在旁边。赵氏瞧着她越发的喜欢,想着果然是皇家的血脉,这举止就是不同。

    淑妃梁妃和?贵人在给皇后请安之前就往太后这边来了一趟,不忘了期期艾艾的给皇后夏梓雨穿小鞋,什么据说皇后撺掇着皇帝白日宣淫,更是早上不起床,德行不好。

    皇太后就讨厌这些有话不知说,而且还跟人暗地里上眼药的。夏梓雨再不好,那也是正八景儿的公主,眼下皇后的地位是如论如何也不能动摇的。

    皇太后说道:“皇帝啊,梓雨还小呢,你可别太出格了,你不心疼哀家可心疼着呢。”

    “哪能啊母后,朕也是心疼梓雨的。”夏崇简当下说。

    夏梓雨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皇太后又说:“对了皇帝,瑞王世子进京来了,说是求哀家给瑞王世子赐婚呢。留牌子的那些个秀女,若是皇帝没有要留的了,哀家就看着办了,赐给瑞王世子一个。”

    夏梓雨一听,瑞王世子,怎么有点耳熟,不就是那个好多年前见过的祝驰?

    第66章 洞房花烛

    -

    第66章 洞房花烛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