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68章 御驾亲征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8章 御驾亲征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8章 御驾亲征

    那瑞王世子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说以前长公主和他感情有多好,什么一起玩耍一起用膳,皇太后还差点将长公主下嫁给了他。只是其中有些个突变,所以他只能离开京城跟着父亲回去,从此和青梅竹马的长公主天各一方。一直都甚是想念等等。

    夏梓雨听得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没成想小时候呆头呆脑的瑞王世子,如今变得这么油嘴滑舌。

    她和瑞王世子本来就没什么太多的交集,如今对方却要做出一副相熟的样子,绝对是另有图谋的,难道还真是念念不忘?夏梓雨才不相信。

    夏梓雨当下给了身边宫女一个眼神,那宫女会意,立刻断喝一声,说道:“大胆,世子挡住皇后娘娘的去路,就是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吗?皇后娘娘可不是世子认识的人。”

    瑞王世子没想到一个小姑娘这么厉害,吓了一跳,愣是在嘴里的后半句话都没说出来。尴尬的要命。

    “原来世子在这里。”

    忽然一个声音传过来,夏梓雨回头一瞧,竟是夏崇简来了。

    夏崇简身边跟着两个侍卫,走过来扫了一眼瑞王世子,说道:“世子怎么和朕的皇后在一处?接风宴可是为世子特别办的。世子这么一个人跑出来,大家都在寻找世子,这可是世子的不对。”

    瑞王世子赶紧请罪。说道:“是臣不胜酒力,所以出来转一转吹一吹风的。”

    他说罢了眼珠子一转,又说道:“臣出来一转,就恰巧碰到了皇后娘娘。臣不由得就看愣了,皇后娘娘真是像极了臣幼时青梅竹马的长公主殿下。陛下可能不记得了,当时臣差一点就迎娶了长公主殿下。”

    夏崇简轻笑一声,走到夏梓雨身边,做出一副仔细去瞧的样子,说道:“哦?朕怎么看不出来,朕的皇后那里像长公主了?”

    瑞王世子被他这话一堵,哪里还敢叫板,皇帝都这么明摆着说不像了,谁敢再说像?

    夏崇简这还不算完了,又说:“而且朕也不记得长公主何曾要下嫁给你。皇太后一时玩笑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若不然皇太后她老人家可是要内疚了,不知道要不要给世子道歉呐。”

    瑞王世子这一听,吓了一个哆嗦,“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夏崇简的面前,磕头说道:“皇上恕罪,臣怎么敢让皇太后道歉,的确是臣记错了,臣该死。”

    夏崇简冷笑了一声,眼睛都不乜斜他一下,说道:“既然是瑞王世子记错了,那就算了。夜晚凉气中,既然世子喝多了酒,就不要吹风了,一准儿的受凉,也不好乱走了,免得迷路,就回住所去休息罢。”

    瑞王世子当下答应了,然后叩拜离开。

    夏梓雨在旁边瞧着,觉得身心巨爽,还是她皇帝哥哥厉害,三两句话就把旁人吓成了这样。夏梓雨高兴的伸手抱住夏崇简的胳膊,讨好的用脸颊蹭了蹭。

    夏崇简笑了,伸手刮了一下她直挺的鼻梁,说道:“又遇到麻烦了?还不跟朕回去休息。”

    夏梓雨乖巧的点头,然后跟着夏崇简往寝宫去了。

    到了寝宫里,夏崇简就挥退了侍候的宫女们。宫女们答应一声,然后退出去将门关好。

    夏梓雨拿了纸笔,写道:“皇帝哥哥,我觉得那个瑞王世子有问题,他心里肯定有鬼。我以前就见过他一两面,什么交集都没有,他这次进京来怎么就装的跟我很相熟了?”

    夏崇简说道:“梓雨不用在意他。恐怕是瑞王不安分了,所以就遣瑞王世子过来给朕找不痛快的。”

    夏梓雨听了不禁眨了眨眼睛,写道:“瑞王不安分了?”

    虽然目前的进展和原来剧本上的情节大大的不同了,不过夏崇简提到这里,夏梓雨忽然就想起来,剧本里写过,瑞王曾经想要造反。而且就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剧本里的皇帝夏崇简知道了夏梓雨孽种的身份,将她秘密的处决了。

    夏梓雨想到这里不禁身体一哆嗦。

    夏崇简温声问道:“是不是受了凉?”他说着拉着夏梓雨走到床榻边坐下,然后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

    夏梓雨靠在他肩膀上,心中欢喜的很,只是又觉得失落。如果自己能说话,这种两个人一起的时候,该有多好?她可是有一肚子话想要跟夏崇简说的,而现在却不能开口。

    夏崇简说:“你大可不必去理那瑞王世子,他就是要给朕找晦气来的。假装和长公主青梅竹马,又说长公主长得像你,不就是来膈应朕的,想让朕和皇后之间产生隔阂。”

    夏梓雨点头,这么一寻思,果然是这个道理。

    夏崇简伸手捏住了夏梓雨的下巴,让她略微抬起了头,声音略带着一丝沙哑的暧昧,说道:“让朕好好瞧瞧,朕的梓童和长公主长得像不像。”

    夏梓雨目光闪烁了一下,感觉夏崇简的目光里含着浓重的欲望,灼烧的她浑身都不自在了。

    自从夏梓雨当了皇后之后,夏崇简每夜都是陪在她身边的,日日都宿在皇后的寝宫里。刚开始夏崇简还顾忌着夏梓雨初尝欢愉,身子骨可能会受不住,所以格外的怜惜她。不过时间越久了,夏崇简似乎就越克制不住自己了。

    夏梓雨无声的轻呼一声,就被夏崇简推倒在了床上,她的心跳“砰砰”的,脸上不禁有些发热,忍不住侧过头去,错开了夏崇简的目光。

    夏崇简将她的双手压在耳侧,低下头去寻她的双唇,不给她躲避和羞赧的时间,就擒住了她的嘴唇,细细的啃咬舔吻着,弄得夏梓雨全身都麻了,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夏梓雨感觉全身过电一般,嘴唇上有些胀痛,呼吸都困难起来,整个人晕晕乎乎的。

    一吻结束,夏崇简抽掉了她的衣带,手掌游走在她白皙的身子上,时轻时重的抚摸着,逗弄的夏梓雨不安极了,忍不住扭动着腰身,在锦被上来回摩擦。

    夏崇简低声笑了,低头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头和牙?逗弄着那圆润的小耳垂儿。

    “唔……”

    夏梓雨腰一抖,嗓子里呜咽了一声,耳朵是她敏感的地方,这种刺激实在让她吃不消。

    但听夏崇简沙哑的声音在耳边低声说着,“皇太后都催了朕好几次了,说是让皇后早些日子给朕生个太子出来。”

    夏梓雨的脸“腾”的一下就更红了,红的发紫,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她羞恼极了,不知如何是好,狠狠的瞪了夏崇简一眼。眼波流转,端的风情万种。夏崇简瞧了眼中一暗,呼吸都粗重了不少,在夏梓雨身子上游走的手力度也加重了不少。

    “梓雨,快给朕生个太子罢。”

    夏崇简又在她耳边低声诉说着,分开了她的双腿。夏梓雨干脆闭紧眼睛,不敢再去瞧夏崇简。她心脏跳得更快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

    …………

    夏梓雨被夏崇简折腾的狠了,第二日就睡不够,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夏崇简要去上早朝,就吻了吻她,然后先离开了。

    夏梓雨睡了好久,这才自然醒过来。

    她洗漱了一番,然后就带着宫女往皇太后赵氏那边去请安了。

    赵氏身边正站着一个女子,夏梓雨定眼一瞧,原来是苏可倾。

    苏可倾正端着一盘子点心,谄媚的笑着,说道:“太后娘娘,这可是可倾亲手做的点心,你快尝一尝味道啊。”

    皇太后尝了一口,说道:“不错不错,就是太甜了,或许皇后喜欢,皇后喜欢吃这些个甜甜腻腻的小点心。”

    苏可倾脸色一变,娇嗔说道:“太后,这可是可倾特意为您做的,不给旁人吃的。若是皇后喜欢的话,可倾会给皇后单独做呢。”

    她正说道这里,皇后就被宫女簇拥着走了进来。

    苏可倾说话甜,在皇太后赵氏面前装的乖巧,还是比较讨皇太后喜欢的。皇太后身子骨不好,不喜欢出去走动,所以身边没个讨好会说话的是真不行,那样也太闷了。

    皇后一进来,皇太后赶忙招手,说道:“梓雨快过来。”

    夏梓雨乖乖巧巧的走过去,坐在她身边。皇太后就拉着她的手,说道:“梓雨啊,今儿个是不是起晚了?怎么这时候了才过来。”

    夏梓雨脸上一红,克制不住的发烧起来。都是因为昨天夜里,夏崇简跟发了疯一样,一直折腾自己,急的夏梓雨都咬他了。被折腾了一夜,第二天她自然睡不够,哪里想夏崇简那般生龙活虎的。

    皇太后瞧她脸红,就高兴的笑了起来,拍着她的手说道:“身子若累,就多休息休息,没关系。”

    夏梓雨羞赧的不敢抬头,皇太后则是自顾自的说道:“梓雨,最近招御医诊脉了吗?你和皇帝啊,该有个孩子了,这有了孩子啊,哀家才能放心。你要好好的调理身体,不然到时候怀孕了,可有的是罪受呢。知道了吗?”

    夏梓雨实在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夏梓雨一进来,苏可倾就被晾在了一边。她手里还端着点心,实在是不甘不愿的,心里一阵发狠。明明自己和皇帝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关系,凭什么夏梓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做了皇后,而自己却落得当个宫女的下场?

    苏可倾心中恨的咬牙切?,却不想明明是她自己爱慕义王,一门心思要嫁给义王的。而她嫁了义王,如今又想着皇帝夏崇简。

    苏可倾突然开口了,说道:“哎呀,太后娘娘,可倾要是没记错,宫里头不是有个叫沈春涵的姐姐吗?和皇后娘娘长得颇为相像呢,怎么如今却不见了?”

    皇太后听她提起沈春涵。赵氏本来想让皇帝娶了沈春涵的,只不过夏梓雨居然也是先皇的血脉,皇太后自然愿意让皇帝娶夏梓雨了,毕竟沈春涵可是嫁过一次人的。

    自从夏梓雨成了皇后,皇太后就将沈春涵和她的小女儿安排到皇宫外面去了。想着,沈春涵一个寡妇,再住在宫里头不是个事儿,就给她了不少银子,安排在京城里一出豪宅中,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也就是了。

    苏可倾纯属没话找话,想要调开皇太后的注意力,不过这话找的不太好。皇太后并不太想提起她来,所以气氛就不怎么好了。

    “太后娘娘,瑞王世子过来给您请安来了。”宫女走进来说道。

    皇太后赵氏可不知道瑞王世子心怀不轨,瑞王手握重兵,当年也算是忠心耿耿的,赵氏对瑞王的态度也不错,就说道:“请进来罢。”

    瑞王世子快步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给皇太后请安,然后这才站起来。

    皇太后一瞧,瑞王世子懂规矩,当下还算满意,笑着说道:“瑞王世子今儿个怎么来哀家这里了?”

    瑞王世子说道:“回太后的话,臣是来专程谢恩的,多谢皇太后为臣赐婚。”

    皇太后摆了摆手,说道:“这点小事,你还特意跑过来一趟。”

    瑞王世子说着话,目光一个劲儿的往夏梓雨身上瞟,似乎昨天被夏崇简斥责了还不死心,还要再来试一试。

    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夏梓雨,连苏可倾都看出端倪来了。

    那苏可倾站在皇太后身边儿上,本来见瑞王世子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心中不禁砰砰的一个劲儿跳。又听瑞王世子说赐婚,不禁想入非非了。瑞王世子这么年轻,若是自己能嫁给他,就是正八景儿的世子妃了,总好过在这宫里头做个小宫女,虽然不比皇帝的妃子荣华富贵,但也能将就了。

    苏可倾正满脸羞红,想着怎么勾引那瑞王世子好,却瞧瑞王世子总是盯着皇后瞧,而且还是一副痴情的表情。

    苏可倾顿时心里又是恨又是恼,将夏梓雨骂了一个遍,当了皇后还勾引那瑞王世子,如此放荡不要脸。

    皇太后一瞧,瑞王世子失态,心中不高兴了,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瑞王世子赶紧谢罪,说道:“唐突了皇后娘娘,实在是……实在是皇后娘娘长得太像长公主殿下了。臣小时候见过长公主几面,算的上是青梅竹马,所以心里头一直……一直……”

    他后半句想说的话,皇太后赵氏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听到他说皇后像长公主,只听到瑞王世子以前认识长公主。

    皇太后心中一慌神儿,这夏梓雨以前是长公主,如今是皇后,身份变了却还是一个人,旁人甚少有见过长公主的,所以只知道皇后像长公主,却不知道她们就是一个人。

    皇太后心想着,若是让瑞王世子发现皇后和长公主是一个人,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皇帝并非皇室血脉,和长公主没有血缘关系,结为夫妻并没有什么不妥的,皇太后赵氏心里明白的很。不过外人都不知道,他们不懂这其中的复杂,只知道皇帝和长公主是亲兄妹,若是结为夫妻,那岂不是乱伦?

    这事情若是被发现是在解释不了,难道要告诉旁人,皇帝其实根本一点皇室的血脉都没有?那岂不是更要天下大乱了?多少人眼贼着这皇位,一听说皇帝不是先皇的儿子,定然要举兵造反,连说辞都有了。

    瑞王世子本来还想要说他和长公主青梅竹马的话来膈应人,却不料还没说完,皇太后就开口了,说道:“瑞王世子若是没有旁的事情,就先退下去罢,哀家今儿个身子骨不舒服。”

    瑞王世子没有办法,只好先退了下去。

    瑞王世子一路出了东宫,心中不甚高兴。他爹瑞王在先皇在世的时候,就手握重兵,权利滔天,镇守一方疆土,简直可以说是土皇帝了。不过如今是大不如前了……

    夏崇简当了皇帝之后,百姓安居乐业,的确是比先皇更加杰出。只是有好些个大臣惴惴不安起来,那些个藩王更是不能安心,他们手中有兵权有土地,那就是皇帝的眼中刺,不拔出来不安稳。

    很久之前,夏崇简就派了黑七和?仲业去封底巡察一番,各个藩王早就瞧出来了,皇帝是有削藩的意思的。

    瑞王觉得不安心,就趁着这个机会让自己儿子上京来了。瑞王听说皇帝娶的皇后和当年的长公主颇为相似,这本来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在别有用心的人眼里,就可以大做文章了,可以说是皇帝对他亲妹妹别有用心,这可是乱伦的大问题。

    瑞王世子进了京城,见人就跟人说他和长公主青梅竹马,不过那意思就是他和长公主很熟悉而已。他又大肆宣扬长公主和皇后像,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只是他在皇帝和皇太后那里都没讨到好处,脸面上自然不好看。

    苏可倾悄没声及的追着瑞王世子出了东宫,她听瑞王世子一提,心中也生了疑问。那皇后和长公主的确是极为相似的,当年她也是见过长公主的,只是许多年过去,都说女大十八变,所以并不能确认。

    她仔细一琢磨,心中就冷笑起来。以前皇帝就对长公主十分的好,宠爱有加,还让她住在皇后寝宫里面,掌管着凤印。这么一联想,苏可倾就笑了。她忽然觉得,要想将夏梓雨从皇后宝座上拽下来,或许不是难事。

    “世子请留步。”苏可倾住上去,小声叫他。

    瑞王世子回头,发现时皇太后身边的宫女,就客气的说道:“这位姐姐,有什么事情么?”

    苏可倾听他温言软语,不禁心脏猛跳。她赶紧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然后伸手拉着他的手,将人拉到假山石后面去。

    “世子,奴婢有事情跟你说呢。”

    到了假山石后面,瑞王世子却反拉住她的手,将苏可倾的手握在手心里细细的摩挲,暧昧极了。台序厅血。

    苏可倾顿时软了半边身子,故作娇嗔,说道:“奴婢要跟世子说正事呢,您怎么……怎么如此不正经。”

    她说着还扬起另一只手,轻轻垂在瑞王世子胸口,挑逗意味十足。

    瑞王世子一瞧,原来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他昨儿个见着皇后,顿时惊为天人,被夏梓雨迷得晕头转向。只是那终归是皇帝的女人,他实在碰不得。一腔欲火正没处发泄,却见苏可倾送上了门来。

    如今的苏可倾已经不年轻了,不过她样貌出众,比夏梓雨还要美丽,只是没有夏梓雨的气质好。瑞王世子好色,瞧见她大有投怀送抱的意思,当然不会拒绝。

    瑞王世子当下就将她搂紧了怀里,然后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腰臀上一阵乱摸,猴急的就把手往她衣裙里伸去。

    苏可倾一阵娇喘,心神荡漾,却想着还有正事,推拒着说道:“世子且慢,奴婢的身子早晚都是世子的,世子何必着急呢?奴婢要跟世子说个大事情呢。”

    “美人快说。”瑞王世子一边说,还一边在她脸上乱亲。

    苏可倾说道:“世子,刚才你在皇太后面前,不是说皇后和长公主颇为相似吗?奴婢以前也见过长公主,被世子这么一说,还真觉得很像呢,简直就像是一个人!”

    瑞王世子一听,赶忙推开她一些,说道:“你见过长公主?”

    苏可倾点头。

    瑞王世子大喜,抱住她又是一阵乱亲乱摸,说道:“美人,这可就好了,你可要帮一帮我啊,事成之后,美人你想要什么都有。”

    苏可倾身子一软,依偎在他怀里,说道:“奴婢什么都不好,只要……只要……世子的宠爱。”

    瑞王世子一听,嘿嘿笑了起来,将她推倒在假山石上,立刻伸手去将她剥了个精光,说道:“美人,我现在就宠爱你。”

    夏崇简要削藩,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削藩,需要迂回。本来瑞王并不是他的第一个目光,不过瑞王竟是第一个不安分的。

    夏崇简让?仲业去查了瑞王的一系列罪证,竟是数不胜数。?仲业还带了更大的消息,那瑞王竟然开始暗自招兵买马囤积粮草,这意图再明显不过。

    “陛下……”?仲业跪下来,双手呈上一个信封,说道:“陛下请看,这是臣在瑞王书房里找到的。”

    夏崇简拿过来,展开一瞧,顿时大怒,拍案而起,说道:“好好好!好一个瑞王!竟然敢通敌卖国!”

    仲业说道:“陛下,情况紧急,请陛下早早做好准备。按照信中的时间,瑞王将不日联合周国一通造反了。”

    夏崇简冷笑一声,说道:“?仲业,你去带人将瑞王世子拿下!”

    “是,陛下!”?仲业立刻答应。

    夏崇简缓缓的坐下,说道:“瑞王太小看朕了,就让他仔细的看一看,朕是如何尚武的,让他仔细的看一看,朕的兵力有多么强大。”

    瑞王世子被下狱,一时间京城里疯言疯语的。

    夏梓雨正在皇太后那里请安,就听宫女跑进来说了这件事,两个人都是一惊。

    皇太后站起来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了。夏梓雨赶紧扶住她。

    皇太后赵氏说道:“你说什么?下狱了?昨儿个不是好好的吗?”

    宫女说道:“太后,千真万确!”

    “不行!哀家要去见皇帝!”皇太后立刻说道。

    夏梓雨陪着皇太后,两个人就往皇帝的御书房去了。

    夏崇简早就做好了准备,并不着急,也不多说,只是将信交给了皇太后瞧。皇太后一瞧,差点惊得昏过去。

    赵氏惊恐万分,说道:“陛下!这可如何是好?那瑞王手握重兵,又勾结了周国,这马上要打过来了,可怎么办才好。”

    夏崇简不慌不忙,说道:“母后请放心,儿子有对策。”

    夏梓雨一听,果然如此,瑞王造反了,还通敌卖国联合周国一起。她心中忐忑,却又告诉自己,其实没什么,夏崇简不会输。按照剧本上的内容,夏崇简是御驾亲征,亲自率兵退敌,不但没有让瑞王得逞,反而杀了瑞王平了造反,还攻破了周国的都城,一举拿下了周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夏梓雨还是有些心慌,这种感觉,她也说不明白。

    瑞王举兵造反,举起的旗号是夏崇简昏晕无道,说夏崇简的皇后就是长公主本人,夏崇简残暴昏庸,竟然逼迫自己亲妹妹嫁给自己,行那乱伦之事。

    瑞王制造的声势极大,一时间整个大夏都不安了起来,到处是流言蜚语。

    夏梓雨坐在软榻上,似乎是在出神。如今皇帝忙的厉害,所以抽不出时间来陪她用午膳了,夏梓雨并不觉得饿,也就没有传膳。

    她的贴身宫女站在旁边,小声说道:“皇后娘娘,还是传膳吧,若是陛下听说皇后娘娘不曾用午膳,定然要扒了奴婢们的皮的。”

    夏梓雨没什么胃口,摆了摆手。如今外面乱哄哄的,夏崇简又忙,她实在没胃口吃东西。

    不知道怎么的,夏梓雨忽然就想到了那次,被陶氏带着回去省亲,他们在那山上寺庙遇到一个主持,当时……主持曾说过一句话,令她心中一直存在着疙瘩。

    终究不是他为你死就是你为他死……

    夏梓雨心跳一阵的快,不由得站了起来。她不安的走了几圈,夏崇简就要御驾亲征了,她想到那主持的话,更是心跳加速,越来越不安起来。

    瑞王举着那样的旗号,若是夏崇简御驾亲征出了什么意外,岂不是真的验证了那话?

    夏崇简忙完了事情,往夏梓雨这边来探望,他才进了外殿,就有宫女迎上来,小声的说道:“陛下,皇后娘娘还不曾用午膳。”

    夏崇简听了皱眉,说道:“将午膳传过来罢。”

    “是。”宫女答应了就退下去。

    夏崇简走进去,说道:“梓雨今儿个身子不舒服?怎么没有用膳。”

    夏梓雨听到他的声音,立刻走了过来。

    夏崇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总觉得,这些日子你瘦了些,定然是没有朕陪着就不好好吃饭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

    夏崇简拉着她在桌边坐下,很快宫女们就端着菜肴放了过来。

    夏崇简挥退了宫女,亲自给夏梓雨布膳,说道:“梓雨乖乖吃饭,每一顿都不能少了,知道么?”

    夏梓雨虽然没有胃口,不过夏崇简都亲自喂到了她的嘴边,自然就乖乖张口吃了。

    夏崇简亲了亲她的头发,说道:“大军和粮草都准备妥当了,朕已经派了先行军队去镇压瑞王的反军,过些日子朕就要御驾亲征,若是回来瞧见你瘦了,定然要心疼死的。”

    夏梓雨听他说马上要走,心里又是一阵一阵的慌乱。

    夏崇简又说:“?仲业和黑七都会留在京里,这里绝对安全的很。朕走之前,会先写下一道圣旨,梓雨要拿好了。朕现在膝下只有郑高骥一个儿子,只能立他为太子,若是……”

    夏梓雨一听,顿时一口气哽在了胸口。夏崇简要说什么她哪里能不知道。夏梓雨只觉得双眼一阵酸疼,竟是要流下眼泪来,她心中又是生气又是害怕,抓住夏崇简的手,狠狠的就咬了一口。

    夏崇简吃痛,剩下的话就全都咽了回去,将人打横抱了起来,放在旁边的软榻上,叹气说道:“梓雨不爱听,朕就不说了,别哭别哭,你一哭,朕真是就没有办法了。这些话虽然梓雨不爱听,朕也不想说,不过出征打仗,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夏崇简只有郑高骥这么一个义子,他已经写好了圣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立郑高骥为太子,然后立刻登基为帝。

    夏梓雨也知道,这不过是最坏的准备,而且夏崇简可是这部戏的主角,他一生顺顺利利的,怎么可能有意外呢?

    夏崇简又说:“梓雨,还有一件事情,你要听清楚了。”

    夏梓雨抬眼,有些迷茫的瞧着他。夏崇简很少用这么严肃的口吻和自己说话。

    夏崇简说:“梓雨你要信我,不管发生什么,我肯定会回来,听清楚了么?你要记住。”

    夏梓雨又是一阵心慌,却立刻点了头。

    夏崇简笑了,说道:“不说这个了,还有个好消息,御医已经找到了医治梓雨嗓子的那几味药,说是连续服用几个月就能开口说话了。”

    夏梓雨一阵惊喜,不由得睁大眼睛。

    夏崇简立刻走出去,吩咐人将御医做好的药拿过来。他将一个小瓷瓶放在梓雨的手心里,说道:“御医说每日两颗,梓雨要按时吃药,说不定等朕回来的时候,梓雨就能痊愈了。”

    梓雨握住小药瓶,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搂住夏崇简的脖子,裂开嘴无声的笑了。

    夏崇简御驾亲征,率领大军镇压瑞王反军。

    皇帝手中有瑞王通敌卖国的证据,白纸黑字不容他抵赖。所以瑞王好不容易得到的人心又都输了回去。

    夏崇简走了好些个日子,京城里还算是安慰,并没有出什么乱子。因为夏崇简安排的周密,所以京城里的各个官员也不敢造次。

    夏梓雨手里有一卷圣旨,她并没有展开来看,只是每天放在桌上摸一摸,然后就收起来。

    夏崇简离开之后,郑高骥会每日来给夏梓雨请安。如今郑高骥可是养在了皇后的名下,正八景儿的皇后义子了,那身份又高了一个档次。

    不知道皇帝有没有和郑高骥说过什么,如今郑高骥对夏梓雨倒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一句顶撞。

    郑高骥见夏梓雨愁眉不展,不由得说道:“母后放心,父皇定然能大胜归来的,母后应该对父皇有信心。”

    夏梓雨不由得笑了。

    夏崇简似乎很顺利,隔几日就会有捷报送回京城中。夏梓雨和皇太后瞧着,心里头舒坦安心了不少。

    只是这一日,忽然就有宫女急急忙忙跑进来,说道:“皇后!太后娘娘不好了!您快去东宫瞧瞧罢!”

    夏梓雨一惊,瞬间手脚冰凉,站起来往东宫去。

    还没到东宫门口,就瞧见好些个大臣。外臣没有召唤是不能进东宫,不过今儿个却不同了,那些个外臣看起来嚣张极了,他们瞧见夏梓雨也不行礼了,嘴里还嚷嚷着什么。

    夏梓雨进了东宫,就瞧皇太后一脸死灰,歪在软榻上倒着气儿。

    皇太后赵氏一瞧见夏梓雨就站了起来,走过来抱住夏梓雨,哭着说道:“梓雨,梓雨,这可怎么办?皇帝……皇帝……”

    夏梓雨身子控制不住的发抖起来,就听皇太后说道:“刚送来急报,说是皇帝在什么谷里遇到了埋伏,跟随他的士兵全部覆灭,皇帝生死不明!”

    夏梓雨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身子就趔趄着要倒下去。

    “母后!”郑高骥跑进来,赶紧扶住夏梓雨。

    夏梓雨只觉得头中眩晕,嗓子里灼烧的疼,眼前的事物打了几个圈,就此失去了意识。

    皇太后惊叫起来,赶忙让人扶着夏梓雨躺在她的床榻上。

    夏梓雨昏迷了一会儿,她在睡梦中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她想要坐起身,却觉得手脚酸软,嗓子眼里还是灼烧的难受,张了张嘴,“来……人……”竟是能费力的发出些嘶哑的声音。

    皇太后在旁边守着,还有郑高骥也在一旁,均是一怔。

    皇太后又惊又喜,说道:“皇后!皇后是你说话了吗?天呢,真是谢天谢地。”

    夏梓雨被扶着坐起身来,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可以说话了。只是她嗓子疼的要死,说话实在费力。

    皇太后又是高兴又是桑心,抹着眼泪说道:“梓雨你放宽心,皇帝不会有事情的。”

    夏梓雨有些迷茫,望着外面点了点头。

    东宫大门紧闭,外面一堆的外臣叫嚣着。如今皇帝生死未卜,有些不安分的大臣就露出了马脚,竟是大有要逼宫的架势。

    宫女匆匆跑进来,说道:“太后娘娘,这可怎么好,那些大胆的,竟然说要硬闯进来!”

    “反了反了!”皇太后气得拍桌子。

    又一个宫女匆匆赶了进来,?仲业和黑七随后进了来。

    黑七说道:“主子,陛下领走钱是否留了一份圣旨?”

    皇太后一怔,说道:“什么圣旨?”

    夏梓雨点了点头,艰难的说道:“的确有此事。”

    黑七说道:“主子,是时候拿出来了。”

    夏梓雨由黑七和?仲业陪着回去拿圣旨。夏梓雨将圣旨翻了出来,然后深吸一口气,展开来瞧。

    “啪嗒”一声,就从圣旨里面调出一封信来,上面写着“梓雨亲启”几个字,是夏崇简的亲笔信。

    夏梓雨捡起来,拆了半天才拆开,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手抖。

    只是看过之后,夏梓雨竟是松了一口气。她浑身一软,坐在椅子上,不由得笑了出来。

    仲业和黑七并不知道信上是什么内容。夏崇简给夏梓雨留了一份信,信上说了一段秘密的部署,就是关于“皇帝生死未卜”这个计划的。

    这一切不过是夏崇简的计策而已,夏崇简策划了一出好戏,故意让人往京城送回了中埋伏生死未卜的消息,就是想让京城里那些个不安分的大臣露出马脚。其实此时夏崇简正率领大军镇压反军,势如破竹。

    圣旨也并非单纯的让郑高骥登基,而是写了,若是有人听到皇帝生死未卜的消息后意图谋反或者不恭敬,立刻有?仲业和黑七两个当场斩首示众。

    夏梓雨眯了眯眼睛,她站了起来,手里紧紧的攥着圣旨。这是皇帝哥哥要她帮忙做的事情,她肯定会完美的完成。

    她忍着嗓子疼痛,说道:“你们出去等我。”

    仲业和黑七答应了到殿外候着,夏梓雨让宫女给她换了一身皇后朝服,然后就走了出来。

    逼宫的大臣不止是在东宫守着,就连皇后的寝殿外面也都是。

    夏梓雨走了出来,冷冷的瞧着那些人。

    那些大臣似乎被她的气焰吓到了,有时间的无措,都愣着没说话,竟是安静了一刻。

    有人眼尖的瞧见夏梓雨手中的圣旨,不由得心中一颤,有种不妙的感觉,腿肚子开始转筋。

    夏梓雨嘴角上带着一股阴冷的笑意,往前走了进步,说道:“你们以为皇帝生死不明,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你们以为这皇宫里头,没人能治得了你们了吗?”

    皇后是个哑巴,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而如今,众人听到皇后的声音,全都愣在了当场。难不成皇后是装的?

    第68章 御驾亲征

    -

    第68章 御驾亲征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