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69章 生生世世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9章 生生世世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69章 生生世世

    就在众位大臣拿捏不定,还在左右摇摆的时候,就听皇后再次开口了。

    夏梓雨说道:“来人,将这些大胆逼宫造反的人。给本宫全部拿下!”

    她话一出,所有人都哗然了,大夏朝还没有女人发号施令的先例。旁边的侍卫都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不是要听这位皇后的话。眼前的局势,显然皇后夏梓雨是占不到什么好处的,这些个大臣不说手握大权,也都是招惹不了的人物。

    夏梓雨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了,她见自己的话没有人听,却也不显得慌乱,略微侧头,语音还是冰冷刺骨,不带一丝感情。她的目光也相当平静,好像眼前这一切,根本不足以触动她一样。

    夏梓雨说:“黑七,?仲业!”

    “臣在!”

    两个人?刷刷的单膝跪下来。说道。

    夏梓雨说:“这些叛党和瑞王是一伙的,你们也瞧见了,他们欲意逼宫造反,大逆不道的奸贼如何可留?”她说道此处顿了一下,将手中的圣旨这才展开。眸子里喊了笑意,继续说道:“这是皇上留下的圣旨,陛下早就料到你们的狼子野心。你们以为可以称心如意了么?却还差得远。陛下圣旨,趁乱逼宫作乱者,当场诛杀!”

    那些大臣傻了眼,惊恐万分,一个个伸长脖子去瞧圣旨上的内容,只是他们瞧不见。

    有的人大喊起来,说道:“你这妖妇妖言惑众!竟然伪造圣旨!”

    随即就有人附和起来,说道:“杀了这妖妇!”

    “这个妖妇才是瑞王派来的细作!”

    “对,都是她,陛下才会生死不明。”

    有一个人大喊着“杀了这妖妇”,就拨开人群冲了过来,想要冲到夏梓雨面前。

    夏梓雨兀自站定岿然不懂,那冲到面前的人忽然“啊”的惨叫一声,再听“噗通”一声响,他的脑袋竟然脱离了脖子,咕噜噜的滚在了地上,直接滚到了人群之中去。

    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王大人!”

    人群顿时骚乱起来,有胆小的大臣直接吓得跪在了地上。剩下的大臣有的拔腿就跑,有的就要冲过去和夏梓雨拼命。

    黑七和?仲业一左一右,站在夏梓雨身前,黑七的佩剑上有几丝鲜红,顺着锋利的剑刃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

    夏梓雨的皇后朝服上染上了一片血迹,她的脸颊上也被染上了一点血红。夏梓雨抬手轻轻将脸颊上的血点擦干,动作不慌不忙,从容不迫。

    皇太后赵氏在东宫里闭门不出,她记得跪在佛像面前一个劲儿的磕头,眼泪一股股的涌了出来。就算她是经过大风大浪,从先皇的皇后变成如今的皇太后,却也没见过这般情景。

    郑高骥站在一旁,他攥着拳头。别看他年纪还小,不过武功却是不弱的。此时此刻,他心里烧着一团火,想要跟着皇后一起回去,只是皇太后不允许,怕他再受到什么危险,所以不让他出去。

    郑高骥心中担心,忐忑不安,却只能站在这里。

    赵氏磕了一阵头,口里虔诚的念念有声,忽然就有宫女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也顾不得规矩了,说道:“太后!皇后那里……”

    “皇后那里怎么了?”赵氏记得不行,那宫女倒着气儿就是说不到重点上。

    宫女又惊又恐,说道:“奴婢进不去,只能站的远远的。奴婢听到皇后寝殿那里有好多人嘶喊的声音,有人喊着死人了!还有人喊着要杀了皇后呢!”

    皇太后赵氏一个踉跄,差点就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郑高骥也是一惊,那些人真的要造反了!

    皇太后再也沉不住气,说道:“不行不行!哀家要去看看!哀家一定要去看看。”

    她站稳当了,就急急忙忙的命人打开东宫的大门,然后一路快步往皇后寝殿去了。

    此时皇后寝殿这里就是修罗地狱,满地的鲜血,满地的死人。夏梓雨站在台阶之上,她手里还拿着那份明黄卷轴的圣旨,目光仍然平静非常,只是她双手很冷,冷到麻木。

    黑七和?仲业领命诛杀叛党,已经有不少逼宫作乱的大臣被当场诛杀。鲜血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刺激着人的神经。那两个人似乎已经杀红了眼。

    赵氏和郑高骥跑过来的时候,皇后寝殿的大门是关闭的,他们进不去。不过就算没有进去,隔着厚重的大门,他们也能味道那呛?的血腥味道。

    赵氏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惧,一下子跌到在地。

    郑高骥一惊,赶紧去扶她,说道:“太后,太后您没事吧!”

    皇太后差点晕死过去,抓住他的手,手臂都在不停的颤抖,说道:“皇后,皇后在里面!”

    郑高骥也是一阵心惊,皇后身边就跟着黑七和?仲业两个,又是一弱女子,如何抵挡那些个逼宫作乱的大臣?再闻到这血腥味道,郑高骥更是心脏砰砰的跳。

    “太后,我进去瞧瞧!”

    郑高骥不等赵氏答应,已然纵身一跃,借力而上。大门紧闭肯定是进不去的,所以他只能翻墙而入了。

    里面到处是鲜血,原本干干净净的青石板地,早已血迹斑斑狼狈不堪。郑高骥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只是他不及害怕,已经目光一拢,快速的找到了夏梓雨的位置。

    皇后正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目光平静的瞧着下面的那群人。郑高骥全身一凛,只觉得那皇后分明是个女子,却又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进宫逼宫的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还有大批没胆量的大臣们在自己的府邸里观望,他们均想着,若是情况好的话,他们就跟风一起逼宫。若是情况不如意,他们只好按兵不动了。

    但是他们万万想不到,却听到了皇后下旨将逼宫叛党全部当场诛杀的消息。

    那些个大臣惶恐不安,以为只是谣言,却不想这一切都是真的,叛党的首级被悬挂在了城门示众,那里面不乏三朝元老,还有手握重兵之人。

    夏梓雨让黑七和?仲业接管了剩下那些个人的兵力,然后将皇城的首位略作调整。叛乱之人一律诛九族,不用等皇帝回来,就抄家杀头。

    就在京城里惶恐万分的时候,前线八百里加急传了过来,皇帝夏崇简领兵杀死了瑞王,已经直捣周国都城,瑞王已死瑞王的大军全部归降,周国气数已尽,不日就要投降了。

    夏梓雨听到消息,不由得笑了,这才松了口气。

    那些个在垂死挣扎的大臣傻了眼,这才知道,原来什么皇帝生死不明的消息,不过是假的而已。他们追悔莫及,却也早就晚了。

    皇帝夏崇简御驾亲征凯旋而归,大军浩浩荡荡的回来了,这是举国欢庆的事情。夏梓雨今儿个早就起来了,沐浴一番,仔细的化妆,让宫女给挽好头发,穿上皇后的朝服,坐在椅子上,就等着夏崇简回来。

    夏崇简是临近晌午才回来的,他进了宫,哪里都没有去,直接往夏梓雨这边来了。他在路上就听说了,皇后的嗓子好了,皇后可以说话了。

    宫女来不及传报,夏崇简已经第一个走了进来。

    坐在椅子上的夏梓雨似乎是受了,好些日子不见,竟是如此的怀念不已。夏崇简快步走过去,一把就将人搂在了怀里,紧紧的搂住不放手。

    夏梓雨心头颤了颤,也回应似的搂住了夏崇简,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深吸了几口气,张开嘴唇,颤抖着说道:“皇帝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夏崇简整个人一震,那熟悉的声音,悦耳的声音,在他记忆中不断回响的声音,他今日终于又听到了。夏梓雨的嗓子没有完全好,所以声音并不能算是清脆悦耳,只是停在夏崇简心里,比什么都好听。

    “梓雨……”

    夏崇简托住她的脸,在她的脸颊上不断亲吻着,最后吻住了他的嘴唇。

    夏梓雨并没有像往常那边羞涩,立刻就回应了夏崇简的吻。她似乎心中还是不安的,好像没有确定夏崇简已经回来了一样。

    一吻良久没有结束,夏崇简已经呼吸急促起来,被夏梓雨挑起了欲望。很久没有触摸夏梓雨的身子,让他积攒了不少的欲望与冲动。

    夏梓雨略微睁开双眼,因为离得太近的缘故,她瞧不清楚夏崇简的模样,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她忽然眼睛有些略微的心酸,想着自己再也不愿意离开夏崇简的身边了,这么些日子,实在是煎熬极了。

    她心中又气又委屈,不由得狠狠一咬。

    夏崇简“嘶”的抽了一口冷气,他在夏梓雨口中肆意的舌头被狠狠的咬了一口,两个人的口腔里立刻弥漫起一阵带着甜味儿的血腥。只是夏崇简并不在意这些疼痛,依然更疯狂的在夏梓雨口中侵略着。

    一吻结束,夏梓雨已经瘫软在夏崇简的怀里。

    夏崇简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亲吻着她的额头,说道:“梓雨,朕不会再离开你了,让你受惊了,是朕的不对。”

    夏梓雨不说话不言语,她心里不高兴,夏崇简早就想好了这条计策,却不明白的告诉自己,害的自己担惊受怕。听到噩耗的时候,夏梓雨都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只是回想一下,她就觉得手打颤,恐惧的不得了。

    夏崇简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床上,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低头抵在她的额头上,说:“梓雨,快说句话给朕听听,朕要听你的声音。”

    夏梓雨拿眼睛瞪他,抿着嘴不说话,心想着这么吓唬自己,自己凭什么理他?

    夏崇简见了也不急,手指灵活的解开了她领口的扣子,又将她的腰带抽了下来,摘掉她头上插的发簪。

    夏梓雨立刻瞪大了眼睛,脸上有些泛红。

    夏崇简低笑一声,埋头在她的颈侧细细的啃咬着,手也不安分的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揉捏游走。

    “唔……”

    夏梓雨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被夏崇简挑逗的失了神,双唇微启,一个个单音从唇缝中溢了出来。

    夏崇简看起来并不着急,反而有意挑逗,他不断的挑逗着夏梓雨,在她敏感的地方来回玩弄着,就是不进入主题。

    “啊……”

    夏梓雨惊呼一声,她往日里那里受过这样的罪,狠狠剜了夏崇简一眼也不管用。她感觉自己身体整个都软了,像是被人抽掉了筋骨一样,身体出了不少的汗,长发都贴在了脸颊上。

    “……不要了。”

    夏梓雨受不了的喃喃求饶。

    夏崇简听到她开口,不由得低笑一声,在夏梓雨耳边蛊惑的说道:“梓雨,朕要听你的声音。快些求朕,求朕让你舒服。”

    夏梓雨羞红了脸,死死闭上眼睛,她羞耻的胸口起伏都加快了。那些个羞人的话,她如何能说的出口。只是夏崇简的耐性比她想象的还要好,竟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

    夏梓雨实在是受不了了,声音软软糯糯带着哭音,说道:“皇帝哥哥……求你……唔不要了。”

    夏崇简满意极了,狠狠的亲吻着她的嘴唇,将她搂紧怀里,呢喃着她的名字。

    夏梓雨实在太累,最终昏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早就已经天黑了。夏梓雨一瞧,恐怕又误了晚膳的时间了罢?她感觉肚子里饿的不行,午饭就没有吃,还被逼着做了半天强烈的运动,这会儿怎么可能不饿呢?

    夏崇简见她醒了,赶紧就将人扶了起来,说道:“累不累?饿不饿?”

    夏梓雨瞪了他一眼,说道:“都要饿死了。”

    夏崇简哈哈而笑,将人搂在怀中,说道:“是朕不好,饿着梓雨了。朕抱你,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朕抱你过去用一些。”

    夏梓雨脸上略微的红了,又用眼睛去瞪他,心说自己都这么大的人了,皇帝哥哥总是动不动就抱着自己,让外人瞧了实在没有面子。

    夏梓雨就说道:“我要自己下地,不要你抱着。”

    夏崇简不给她机会,拿了一件外衫给她披上,就将人一把打横抱了起来。

    “啊……”

    夏梓雨一阵惊呼,赶紧搂住他的脖子,嗔道:“你放我下来!都说了我要自己走了。”

    夏崇简笑了,说道:“梓雨不是累了?”

    夏崇简已经将她抱到了桌子边,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腿上。

    夏梓雨一阵脸红,感觉吃个饭也这么暧昧,这还让人怎么吃啊。

    夏崇简给她布膳,自己不着急吃。等夏梓雨吃的差不多了,自己才开会用膳。

    夏崇简说:“梓雨,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他才说话,就被夏梓雨狠狠的剐了一眼。

    夏崇简说道:“是朕不对,不过朕想要逼出那些不安分的人,才除此下策的。而且朕走之前也跟梓雨说了,不论发生什么一定要相信朕,还有朕给梓雨写了密信。”

    “呸,你还狡辩!”夏梓雨气得咬去咬他,不过被夏崇简拦下来了,反而在她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

    夏崇简说:“好好好,梓雨消消气,都是朕的错,梓雨别气坏了身子。”

    两个人温存了很久,第二日才一起去给皇太后问安。

    皇太后被皇帝吓得不轻,自然是狠狠斥责了皇帝一通,听得夏梓雨那叫一个解气,还在旁边添油加醋了一通。

    皇太后骂够了,这才拉着夏梓雨坐在自己身边上,也不叫皇帝坐下,罚他站着。赵氏关心的问道:“皇后,你的嗓子怎么样了?哀家听着还有些沙哑,是不是疼得厉害?”

    夏梓雨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疼了,就是说多了话有些个费劲。”

    赵氏点了点头,说道:“让御医好好的瞧瞧,不要急功近利想着立马恢复,慢慢的调养,这是急不得的事情,知道了吗?”

    夏梓雨点了点头。

    夏崇简这个时候插嘴说道:“母后,儿子还有些事情要跟您说。”

    皇太后翻了个白眼,说道:“皇帝还有要跟哀家商量的事情呢?”

    夏梓雨忍着笑,斜了夏崇简一眼。

    夏崇简讪讪的一笑,说:“母后也消消气。要不这样,儿子先扶梓雨回去休息,然后再与母后商量事情。”

    皇帝去了很快又折回来。

    皇太后赵氏就问了,说道:“皇帝有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这是要支开皇后吗?皇后可是个好的,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哀家瞧着就心疼。那些个事情,哀家胆子小没见识,是办不来的。哀家这些日子在旁边瞧着,都替皇后捏了把汗。你往后若是不心疼皇后,哀家可是不答应的。”

    夏崇简赶紧说道:“母后放心,朕心疼梓雨还来不及,生怕她收了一点委屈。”

    “那是什么事情?”

    夏崇简说道:“母后,之前您替儿子纳的妃子,如今淑妃和梁妃两个人的家人也参加了逼宫的事情,朕想着,如此一来,这两个妃子也是不能留下的。”

    皇太后都没顾上这一节,如今一想,的确是这样的,当下说道:“哀家倒是把她们给忘了。昔日哀家还想着,他们家族鼎盛,封了她们做妃子,还能帮皇帝一把,看来哀家是想错了,唉。”

    “母后切莫自责。”夏崇简说。

    赵氏说道:“格了她们的封号,将她们打入冷宫罢!”

    夏崇简说道:“母后,不如将她们遣散出宫。”

    “什么?这可不行。”皇太后摇头,当了皇帝的女人,就要一辈子在宫里,就算死在冷宫中,也没有再出宫的道理。这出了宫,万一再嫁人,岂不是给皇帝戴绿帽子?

    赵氏说道:“皇帝你若不想瞧见她们,就让她们搬进冷宫去罢。这冷宫可不是谁都能适应的地方,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也就香消玉殒了。”

    夏崇简说道:“母后,儿子其实是想要遣散后宫。”

    赵氏一惊,遣散后宫?遣散后宫的行为在大夏是不曾有的,不过别的朝代倒不是没有。她一琢磨,原来夏崇简是为了夏梓雨。

    若是以前皇太后赵氏怎么可能同意夏崇简胡闹,而如今,赵氏和夏梓雨经历了这些变故,对她是心疼极了也是疼爱极了,说道:“罢了罢了,皇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罢。”

    夏崇简听皇太后松了口,立刻就告辞了。

    皇帝要遣散后宫,这消息可不一样办,满朝文武到贫民百姓全都听说了。夏崇简还是大夏朝的头一个,民间都在传,皇帝和皇后是如何的伉俪情深。

    遣散后宫的事情并没有犹豫,不消两天夏崇简就将后宫的女人全都遣散了,如今就只剩下皇后夏梓雨一个。

    夏梓雨听到消息的时候,后宫那些个女人早就被皇帝打发走了。

    夏梓雨当然是高兴的,她可是现代来的女人,自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妻子。她本来觉得夏崇简是皇帝,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没成想夏崇简真的为了她遣散了后宫。

    遣散后宫之后,宫里头的日子就平静下来。不过夏梓雨也变得无聊起来了,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这日外调办差归来的江升逸回来了,他妻子沈蝶珍自然也跟着回来了。沈蝶珍好久没见夏梓雨,就进宫来找夏梓雨玩。

    夏梓雨听了宫女的传报,就让宫女把沈蝶珍带进来了。她见了人,就说道:“你可算回来了。”

    沈蝶珍一惊,“哎呀”一声叫了出来,瞪大眼睛,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她,说道:“梓雨!你能说话了!”

    夏梓雨已经能说话不短的时间了,不过就是声音还没有回复,而且说多了话嗓子不舒服,不能想旁人那样正常的唱歌,不过不影响平时交流。

    沈蝶珍一阵欢喜,拉着夏梓雨的手蹦蹦跳跳的。好半天才老实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说道:“梓雨,我昨儿个回京,你猜我见到个什么人?”

    “什么人?”夏梓雨问。

    沈蝶珍故作神秘的说:“我居然在城里见着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呢。我当时就拽着她的手叫梓雨,不过她说我认错人了。我还跟她说了半天的话呢,还以为你被皇帝遣出宫了呢。”

    夏梓雨翻了个白眼,心说沈蝶珍就不能想点好的。

    她瞧见的人估计是沈春涵罢?夏梓雨想着,跟自己长得颇为相像的人,估摸着就是沈春涵了。沈春涵离开皇宫,皇太后就给她在京城里置办了一处宅子,给了不少金银,能让她在京城里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沈蝶珍在宫里头住了两日,然后就被江升逸给接走了。

    沈蝶珍前脚走,宫女就说有人求见皇后。夏梓雨还以为是沈蝶珍去而复返了,没成想带进来的人竟然是沈春涵。

    夏梓雨睁大眼睛,这人还真是不禁念叨。

    沈春涵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夏梓雨的面前,一个劲儿的磕头,说道:“皇后娘娘,求您救救我的女儿啊!”

    夏梓雨一怔,沈春涵的女儿她还记得,当年不过是个不大的小包子,如今也该长大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春涵哭泣着说道:“我冒死进宫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本来太后给我们的钱,足够我和小女儿在京城中好好过活了,只是谁知道,前几天我带小女儿去郊外拜佛,就遇到了土匪,那伙人将小女儿绑走了。我也不认识旁的人,只好请皇后来帮忙了。”

    夏梓雨对沈春涵的那个小女儿还是很喜欢的,模样长得可爱,性格也乖巧,听说被土匪绑走了,立刻着人去查。

    夏梓雨说道:“你起来罢,我让人在宫里给你安排一处住所,你先住着,我已经派人去找了,肯定很快就有消息的。”

    沈春涵跪在地上一阵千恩万谢,磕了好几个头才站起来跟着宫女去了。

    只是夏梓雨派出去的人,一连好几日都没有消息,就是找不到沈春涵说的那伙土匪,简直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沈春涵是日日到她跟前来打探消息,听到没有消息的时候定然要哭上一通。夏梓雨倒是可以理解她,若是自己的亲骨肉丢了,她恐怕还真没有沈春涵这么淡定,恐怕是一刻也等不了的。

    最近夏梓雨的身子有些不舒服,特别的疲倦,还总是昏昏欲睡。

    这一日皇帝早朝,夏梓雨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就去往皇太后的东宫里去请安了。

    皇太后见她样子倦倦的,就说道:“皇后最近身子不爽利?有没有叫御医过来看过?”

    夏梓雨摇了摇头,最近夏崇简抓住机会就把自己按在床上折腾,夏梓雨想着,自己这么疲倦,肯定是夏崇简折腾的,这么丢人的事情她哪里肯叫御医来瞧。

    “太后娘娘,皇后这不会是有喜了罢?”

    皇太后身边站着的苏可倾笑着说道。之前苏可倾还以为瑞王世子是个能成大事的,跟他连床也上过了,可没成想没过几日瑞王世子就被下狱了,随后更是被斩首一命呜呼。苏可倾气得要死,好在没有连累上她。

    她又是气又是无奈,想着看来只有皇帝夏崇简是能托付终身的了。于是苏可倾又开始日日打着皇帝的注意。

    不过苏可倾没成想,自己还没勾引上皇帝,皇帝反而将后宫都给遣散了,这不是明摆着只要宠夏梓雨一个人么?

    苏可倾恨得牙痒痒,心中暗暗想着,夏梓雨必须死,不然她根本得不到皇帝的宠爱!

    皇后一听,立刻满脸喜色,说道:“哎呀!哀家怎么没想到,这一瞧,恐怕真的是有喜了!快叫御医来看看罢!”

    夏梓雨一愣,心脏砰砰的跳,她没有怀孕过,不知道怀孕到底有什么征兆,而且她一直都没往那个方面想过。

    御医很快就过来了,小跑着进来。

    皇太后立刻说道:“快快,给皇后请脉。”

    夏梓雨做好了,伸出手来,让御医给她看脉。

    皇太后赵氏满脸的喜色,一心想着夏梓雨怀孕了,这可是大好事情,她马上就要有个孙子了。

    御医看脉看了良久,最后竟是满头大汗,一直抿着嘴不言语。

    皇太后急了,说道:“如何?皇后是不是有喜了?难道身子骨太弱,不适合现在怀孕吗?”

    御医被她这么一说,更是不敢言语了,半天忽然跪下了地上,哆哆嗦嗦的一句话都说不全。

    皇太后赵氏惊得站了起来,苏可倾假模假样的扶着她,说道:“御医,到底什么情况,你倒是说啊。”

    夏梓雨还算镇定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御医磕着头,哆嗦着说道:“回皇太后的话,皇后并非有喜,是……是中毒了!”

    “什么?”皇太后惊叫了出来,一下子又跌坐回了椅子上。

    夏崇简听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皇帝的脸色相当不好看,下面跪着一群的御医,看起来情况非常棘手。

    御医只知道皇后中毒了,却看不出个究竟来,一个个不言不语的,只知道跪在地上磕头。

    夏崇简走到夏梓雨身边,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似乎想要安慰夏梓雨,却比她更为愤怒和紧张。

    夏崇简沉着声音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御医说道:“回陛下,皇后娘娘确是中毒之相,臣等还没有瞧出是什么毒。”

    夏崇简一听,劈手就将旁边桌上的茶杯茶碗全都砸碎了。

    皇太后一阵心悸,说道:“那严不严重啊?”

    夏梓雨觉得自己有点手脚冰凉,若是不严重,这些个御医怎么会如此害怕?

    果然就听御医说道:“毒素已经渗透到皇后娘娘的血液中去了,恐怕……恐怕……”

    “恐怕什么?”夏崇简冷冷的说道。

    御医颤巍巍说道:“恐怕时日无多了……”

    皇太后惊呼一声,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苏可倾心脏砰砰的跳,克制着脸上的喜悦,扶着皇太后说道:“太后,太后您醒醒啊。”

    夏崇简心口一阵抽痛,死死握住夏梓雨的手,说道:“医好皇后,不然朕让整个大夏都来给皇后陪葬!”

    众人身体一颤,吓得不敢看夏崇简的脸。苏可倾也用不可置信的目光去瞧着夏崇简。

    夏梓雨一阵心慌,自己竟然时日无多了?

    她让自己镇定一些,这皇宫里守卫森严,自己怎么会中毒呢?她身边也都是贴心的宫女,根本没接触过旁人。

    她如此想着,忽然一惊,就想到了前些日子进宫来的沈春涵……

    夏崇简见夏梓雨面色苍白,心中一阵心疼,扶着她回了寝殿,让她躺在床上,说道:“梓雨不要怕,不会有事的,朕向你保证。朕不会离开你的,你要陪着朕生生世世,不只是这辈子,永远……”台乐丸圾。

    夏梓雨眼睛发酸,嘴角勾起一丝苦笑,说道:“皇帝哥哥,不要担心,我很好。”

    夏崇简亲吻着她的额头,紧紧搂着她,生怕一眨眼夏梓雨就会不见了。

    夏梓雨疲惫的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夏崇简并不在身边,只有她的贴身宫女在旁边守着。那小宫女跟着夏梓雨的时日也不短了,听说夏梓雨中毒时日无多,也是桑心难过,正自在旁边偷偷的抹泪。

    夏梓雨不由得笑了,说道:“不要哭了,快扶本宫起来。”

    小宫女赶紧擦干眼泪,强颜欢笑的说道:“娘娘您看差了,奴婢是眼睛迷了,哪里是在哭。娘娘是有福气的人,怎么会有事情呢,御医很快就会医治好娘娘的。您瞧啊,您的嗓子都治好了,怎么会有事情呢。”

    夏梓雨说道:“好了,你去把沈春涵给本宫带过来。”

    宫女答应一声,赶忙去叫沈春涵。

    沈春涵已经听说皇后中毒的事情,现在整个皇宫都知道了,更是听说皇帝扬言,若是皇后有个三长两短,要用整个大夏朝为皇后陪葬。

    沈春涵紧紧攥着手中的帕子,惊恐不安的被宫女带动了夏梓雨面前。

    夏梓雨换好了一身干净体面的衣服,正襟危坐在椅子上。她面色有些苍白,却很是威严尊贵。

    夏梓雨略微抬着头,瞧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沈春涵,说道:“本宫念在你小女儿失踪可怜的份儿上,才让你住在宫中,没成想却是好心没有好报,竟然你来暗算了本宫。”

    沈春涵本身抱着一丝侥幸,如今好像被人扒皮抽筋了一样,一下子跌倒在地,没了生气,说道:“皇后娘娘果然聪慧过人,竟然一下子就猜到是我下得毒了。”

    那宫女一惊,叫道:“竟然是你!你怎么如此狠毒!皇后为你派人去找你的女儿,你却恩将仇报!”

    “都是因为她!我的女儿才被人抓走的!”沈春涵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尖叫起来,说道:“都是因为她,我才被人逼迫的。我的女儿被人抓走了,他们要挟我进宫来毒害你,若是没成功,我的女儿就要死!都是因为你!都是你的错。”

    夏梓雨沉着气,说道:“是谁指使你的?”

    沈春涵不言语,低着头不说话了。

    夏梓雨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呼吸好像也困难起来。她实在没有精力做严刑逼供的事情了,干脆挥了挥手,说道:“去将陛下叫过来。”

    夏崇简很快就过来的了,他本来是去召集御医,听说夏梓雨叫他立马就回来了。夏崇简一回来,就看到跪在地上的沈春涵。

    宫女立刻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夏崇简讲了一遍,夏崇简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阴狠的盯着她,说道:“解药在哪里?交出来!”

    沈春涵摇头,说道:“我没有解药。”

    “指使你的认识谁。”夏崇简问。

    沈春涵仍旧摇头,说道:“我不能说,我的女儿还在他手里,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受到伤害。”

    “好好,朕看你的骨头有多硬。”夏崇简断喝了一声,说道:“来人,关进大牢用刑,直到她说为止,不要把人给朕弄死了。”

    皇太后听说下毒的人是沈春涵,气得差点晕过去,急急忙忙的赶到了皇后寝殿里。

    夏梓雨正躺在床上,她只觉得全身无力,呼吸的力气也没有,脑袋里处于缺氧的状态,好像就要窒息而死了。

    赵氏一瞧,扑倒床边上呜呜的哭了起来,说道:“梓雨,梓雨,你可千万别有事情啊,真是要了哀家的命啊,老天爷啊,你怎么这般狠毒。”

    苏可倾跟在皇太后身边,假模假样的摸着眼泪,说道:“皇后娘娘如此命苦,还不曾给皇帝留下一儿半女。”

    赵氏问道:“那个给皇后下毒额沈春涵呢!她人在哪里?”

    夏崇简坐在床边,一直握着夏梓雨的手,说道:“儿子已经将她下狱用刑了,只是她还没有招认是受谁指使的,找不出指使者,恐怕就拿不到解药。”

    皇太后一听,只觉得眼前发黑,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苏可倾又假模假式的说道:“那沈春涵实在是狼心狗肺,皇后娘娘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就忍心为了自己女儿加害皇后呢!陛下,不如直接将沈春涵斩首示众,我看她是不会说的,还是期望御医能配出解药罢!”

    夏梓雨没有力气,本来不愿意睁眼,却忽然听到苏可倾这一段话,心中冷笑一声,原来元凶就在这里。

    夏崇简眼睛一眯,一把将苏可倾抓了过来,死死掐住她的喉咙,说道:“原来是你。”

    皇太后没反应过来,说道:“皇帝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可倾惊恐万分,挣扎着说道:“皇上!皇上!您怎么了!”

    “沈春涵的女儿被绑架,被人要挟进宫毒害皇后。这事情她本人刚刚招认,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你是如何知道的?”夏崇简说道。

    皇太后一怔,顿时傻眼了,说道:“可倾!竟然是你!”

    苏可倾一瞧事情暴露了,也不做狡辩,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就是我!是我又怎么样!是我让人绑架了沈春涵的女儿,要挟她下毒的。我才应该是皇后!我才是皇帝的青梅竹马!她算什么东西!她马上就要死了!”

    夏崇简说道:“解药拿出来。”

    “不!”苏可倾被掐的呼吸不畅,狰狞的笑着,说道:“根本没有解药!”

    夏崇简将人扔在地上,说道:“你若不说,只会比梓雨痛苦千倍百倍。”

    “小心!”

    夏梓雨本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却忽然瞧见苏可倾袖子里一抹亮光,竟是揣着个匕首。苏可倾已经疯了一般,竟是大叫着往夏崇简身上扑去。

    夏梓雨惊呼,也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力气,就要去推开夏崇简。

    夏崇简反应很快,手腕一转就夺下了苏可倾的匕首,“嗤”的一声,插在她的手臂上。

    苏可倾疼得在地上打滚,再也爬不起来。

    夏梓雨身子一软,就要跌回去。夏崇简赶忙伸手将她搂紧自己怀里。

    夏崇简瞧她面色白的几乎要透明,心中有些慌了,说道:“梓雨,梓雨,快睁开眼睛瞧瞧朕,不要闭眼。”

    夏梓雨累的睁不开眼睛,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她能听到夏崇简的呼唤声音,却又分外的遥远了。她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反而陷入了无穷的很暗之中。

    就好像很久以前,夏梓雨也这么昏迷过。她在黑暗里挣扎,耳边似乎渐渐有了声音,她听到有人说“醒了醒了”……

    夏梓雨努力的睁开眼睛,她看到白色的天花板,那并不是她熟悉的床顶。她身体疼的要命,根本动不了,只能用目光去扫着旁边的东西。

    白色的墙壁,?子间全是消毒水的味道,还有对面桌上放的各种现代化的治疗仪器。

    夏梓雨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这里是医院,这里并不是皇宫。

    她的床边有两个小护士,瞧见人醒了立刻出去找医生。随着医生进来,夏梓雨瞧见后面还跟着好些个人,有她熟悉的面孔,她的经纪人和她的好朋友。

    夏梓雨想,自己竟然回到了现代?只是这一切实在让她高兴不起来。

    她现在只想见夏崇简……

    “夏崇简……”

    夏梓雨口中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只是声音太小,旁人都听不到。

    又有一个人走进了病房,夏梓雨眼睛不由得睁大了一些。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脸部轮廓刀削斧劈一般,英俊挺拔,简直和夏崇简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

    那个人并不是夏崇简。

    夏梓雨脑子里一阵清醒,那个人只是和夏崇简长得像而已,是影帝赵翰诚。

    第69章 生生世世

    -

    第69章 生生世世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