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70章 夏崇简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70章 夏崇简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70章 夏崇简

    那个人不过是和夏崇简长得像而已……

    在最初的惊喜过去后,夏梓雨心中“咯噔”一下子,好像掉进了万丈深渊似的。她迷茫的瞧着惨白的天花板,这里已经不是什么大夏朝了。而是自己曾经生活了小二十年的现代。

    她心里没有一丝的喜悦,莫名其妙的穿越带古代,又莫名其妙的穿了回来。这里没有夏崇简这个人了。夏梓雨眼睛不由自主的发酸,竟是感觉温温热热的,不争气的想要流眼泪。

    夏梓雨躺在病床上,手背上扎着点滴正在输液,她感觉全身像被车碾过了一样,散了架一般的疼痛。她想要动一动手指,都会牵扯到五脏六腑,疼得她一个激灵。

    “梓雨,你别动。”她的经纪人赶忙走到床边,安抚的说道:“先不要动,剧组发生事故,你昏迷了好几天了。真是吓死我们了。医生说你已经脱离危险了,只要好好休息,过些时间就能痊愈。”

    夏梓雨更是迷茫起来,剧组事故?她记得自己穿越之前是在剧组里,只是不记得当时在做什么了。

    经纪人又说:“你要好好养病。导演已经把你的戏份全都安排在后面了,就等着你病好重回剧组呢。你看,灵萱和赵老师都来瞧你了。”

    白灵萱挤到了夏梓雨身边。轻轻的牵着她没有打点滴的手,说道:“梓雨,赵老师听说你受伤了,就跟我一起来看你了。”她说着,还俏皮的对夏梓雨眨了眨眼睛。

    白灵萱是夏梓雨的同学,一起前后脚进的娱乐圈,又同在一个娱乐公司手下,还是一个经纪人,所以关系自然就亲密了,是好闺蜜。白灵萱知道夏梓雨暗是个颜控,暗恋影帝不是一天半天了,平时无聊的时候也喜欢和她开开玩笑。

    夏梓雨牵起嘴角,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只是这抹微笑根本不达眼底。若是以前,影帝赵翰诚特意到医院来探望她,她肯定会高兴死的。然而现在,夏梓雨心里头只有夏崇简一个人,恐怕这辈子再也没人能让她心动不已了。

    或许是身体虚弱的原因,夏梓雨觉得自己内心也格外的脆弱,竟是眼睛又开始发酸起来。夏梓雨脑子里一片混乱,她甚至不知道夏崇简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或者是自己昏迷期间的一个梦,庄周梦蝶一般的虚幻。

    “梓雨?你怎么了?”白灵萱瞧她眼睛发红,说道:“是不是哪里疼啊?”

    “不……”夏梓雨吸了吸?子,微笑着说:“没事。”

    “梓雨,你的嗓子怎么哑了?”白灵萱惊讶的哎呀了一声,说:“难道是事故的时候被烟熏的吗?叫医生再来看一看吧!”

    夏梓雨的一怔,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中略带着一丝沙哑,说话也有些费力。只是她熟悉了这样的声音,所以并没觉得如何,被白灵萱一提,她才惊觉。

    夏梓雨心中不由得一阵猛跳,她的嗓子好像证明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虚幻的,夏崇简并不只是她的一个梦而已,而是真真切切发发生过的。

    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眼睛里多了些光彩。

    赵翰诚一直没有说话,病房里只听白灵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就有护士走了进来,说道:“探视时间要过了,让病人好好休养吧。”

    白灵萱这才安静下来,说:“梓雨,我先回剧组了,你要快点好起来啊,我改天再来看你。”

    夏梓雨点了点头。

    白灵萱和经纪人先走出病房,赵翰诚在最后,离开病房之前,忽然顿住了脚步,说道:“好好养病早日康复。”

    他说完了就离开了,虽然有些疏离冷漠,不过对于大影帝来说,有这么一句话,那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

    夏梓雨有些吃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小护士将房门关上了,病房里一下子就只剩下夏梓雨一个。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极为清晰。房间里安静极了,夏梓雨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突然,“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床上滚下去了,咕噜噜的滚到了地板上。

    夏梓雨闻声望去,就看到不远处的地板上有一个小瓷瓶。

    她一惊,只是受伤打着点滴,身上又连接着各种仪器,夏梓雨并不能下床。那不远处的小瓷瓶让她再熟悉不过了,是夏崇简亲手交给她的,是给她治疗嗓子用的药。

    夏梓雨死死盯住那地上的小药瓶,她的心脏越跳越快,又是喜悦又是激动。她的嗓子和这个小药瓶都证明了夏崇简曾经存在在她身边,并不是虚幻的。夏梓雨脑子里蹦出了无数的想法,她想回到夏崇简的身边去。

    等点滴挂完了,夏梓雨忍着身上的疼痛,下了床去将那小药瓶捡起来,紧紧的握在手中。

    她在医院养病,两个星期才恢复的差不多了。听白灵萱说片场本来有一场爆破戏,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事故,居然起火了,而自己恰巧被困,吸入了不少浓烟,还从楼上掉下来了,受伤很重,被剧组的人送到了医院去。

    夏梓雨对这些没什么印象,怎么也想不起来。

    经纪人将她受伤的消息封锁了,并没有对外公布,媒体和夏梓雨的粉丝还没有听说消息,以为夏梓雨还在基地拍戏。经纪人帮夏梓雨推掉了所有的通告,能推迟的就推迟,拖不了的就推掉了,一切等夏梓雨修养好了再说。

    在这个娱乐圈里,太容易淡忘一个小明星。像夏梓雨这样,粉丝不多的小明星,沉默了两个星期,完全没有新闻,人气已经开始低迷了。

    夏梓雨虽然想回去找到夏崇简,只是她身在现代,没有钱养活自己也是不行的。夏梓雨病好了一些,就准备重返剧组了。

    医生也说她没什么事情了,可以出院。夏梓雨收拾了自己的行礼,准备中午就出院。

    白灵萱拎着一个果篮敲门走进来,见她正在收拾东西,惊讶的说道:“梓雨你这是做什么呢?”

    “我可以出院了。”夏梓雨说。

    白灵萱皱眉,不认同的说:“你的嗓子还没治好呢,怎么就出院了,你别着急啊。”

    夏梓雨知道,自己的嗓子一时半刻好不了,和浓烟没有什么关系,就说:“嗓子过几天就好了,没什么事情。”

    白灵萱说:“我看你的脸色也不好呢,那么白。”

    她拉住正在忙碌的夏梓雨,说道:“你在医院安安心心的养病,导演已经把你的戏份都押后了,你提现回去也没事情做啊。”

    夏梓雨心里清楚,像自己这样的艺人,又不是顶级大牌的,一直拖着剧组的进度,不说导演不高兴,其他的演员也肯定不高兴的。

    夏梓雨执意要出院,白灵萱废了半天嘴皮子,也没有说动。

    白灵萱开了车,载着夏梓雨回公寓区。她们住在一个公寓,是公司给安排的,到是离得医院并不远。

    夏梓雨一进了门,就瞧见客厅的沙发上摆了好几件晚礼服长裙,“你要出席什么活动吗?”

    白灵萱拿起一件白色的长裙,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两下,说:“好看吗?合适我吗?”

    “好看。”夏梓雨点头。白灵萱长得很漂亮,上学的时候就是有好多人追求她,在这个五光十色的圈子里,白灵萱的长相也绝对是少有的顶尖。

    经纪人对白灵萱就比对夏梓雨好的多,主要原因就是白灵萱更漂亮,而且前凸后翘的长相也甜美,拉出去陪酒很招人喜欢,尤其白灵萱的嘴巴还很甜,会发嗲。

    白灵萱说:“是别人送给我的,这些都是。”她指了指沙发上的新衣服,似乎有些自豪。

    夏梓雨一听,恐怕是又有阔少再追求白灵萱了。娱乐圈里有钱人不少,愿意包养小明星的就更多了,一掷千金不再话下。

    白灵萱笑着说:“今天晚上还有个派对,他邀请我参加呢,你陪着我去吧。”

    夏梓雨赶紧摇头,说道:“我可不去做电灯泡,而且我脸色这么差,去了吓着人。”

    白灵萱挽住她的胳膊,撒娇说:“去吧去吧!听说有好多上流人士呢,我头一次参加段位这么高的派对,我紧张啊。再说,你可以给我衬托一下嘛。没准派对上有比赵翰诚更帅的哦,你不是颜控吗,陪着我去饱饱眼福。”

    夏梓雨早就脱离了颜控的行列,不过白灵萱软磨硬泡,她也不好太强硬的拒绝,晚上又没有事情,就答应了。

    白灵萱换了那身白色的裙子,又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带上彩宝的首饰,看起来明艳照人。

    夏梓雨推开自己的房间门,房间里干干净净的。衣柜里各式各样的短裙和晚礼裙,让她觉得很不适应。

    随手找了一件适合出席派对的衣服,也不是很花哨,夏梓雨给自己画了一个简单的妆。

    白灵萱瞧见她的模样,吃了一惊,说道:“梓雨,你怎么突然变风格了,看得我都不习惯了。”

    夏梓雨在古代的时间长了,妆容自然受到一些影响,说道:“偶尔换一换风格。”

    白灵萱瞧了一眼时间,说:“一会儿有车来接我们哦。”

    追求白灵萱的阔少派了司机过来接白灵萱,夏梓雨就跟着她蹭了一次车。

    车子一路往南边开,夏梓雨瞧着外面,约莫有一个小时,就开到了郊区,再往前,很快就看到一座山庄的大门。

    夏梓雨有些吃惊,难道说派对是在城南郊区的这座山庄举办的?这里她一直都有所耳闻,就是没能进来瞧过。听说这座山庄非常大,是晟世娱乐公司大老板的一处别院。

    夏梓雨刚别人的时候,梦想就是进这家娱乐公司。晟世是圈子里最大的娱乐公司,里面大红大紫的艺人比比皆是,影帝赵翰诚就是晟世娱乐的。不过这么大的公司,进去条件也是苛刻的,夏梓雨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夏梓雨就进了现在所在的这家小娱乐公司,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不过对小艺人来说,已经是优待了。

    白灵萱也有些吃惊,说道:“天呢,我们居然到夏茗庄园来了。我都没想到会是这里,早知道我就再好好的打扮一番了!我们是不是能见到夏老板啊。”

    夏梓雨对这里也是颇为好奇,毕竟晟世娱乐的大老板,那可是圈子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车开进了庄园里,停在了最里面一栋小楼前面。她们前面后面,接连不断的有好几辆豪车停下。豪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的人都是衣着光鲜体面。

    白灵萱和夏梓雨一起下了车,往大厅里去。白灵萱拉着夏梓雨的手,说:“梓雨,你摸摸我的手都凉了,我好紧张啊。”

    “萱萱。”

    忽然有个声音叫白灵萱,白灵萱的眼睛立刻亮了,撒开夏梓雨的手,说:“梓雨你不要乱跑哦,我先过去,一会儿就回来。”

    夏梓雨都来不及答应,白灵萱就快步迎向了那个男人。瞧样子,那男人应该就是追求白灵萱的了。

    夏梓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那男人估摸着有三十六七了,不年轻,长得也不能算是英俊,挺普通的,不过那一身行头一瞧就知道是有钱人。

    “你出院了?”

    夏梓雨听到声音,回头一瞧,竟然瞧见了熟人,赵翰诚一身白色的西服,正站在自己身后。

    夏梓雨礼貌的问好,说:“刚出院。”

    赵翰诚点了点头,说:“恭喜出院,什么时候回剧组?”

    夏梓雨说:“还要经纪人安排,暂时不知道呢。”

    赵翰诚今天意外的平易近人,说:“没有跟男伴一起来?”

    夏梓雨摇了摇头,说道:“我是陪朋友来的。”

    赵翰诚点了点头,说:“要不要一起,我也没有女伴。”

    夏梓雨有些吃惊,赵翰诚年纪虽然不大,不过算是圈子里的前辈,他开了口夏梓雨不敢拒绝。只是夏梓雨颇为奇怪,怎么赵翰诚忽然这么好说话了。

    赵翰诚说:“我带你去前面。”

    派对应经开始了,里面有自助餐,这倒是比较吸引夏梓雨的注意。夏梓雨这两周在医院里,吃的都是半流食,医院的饭也难吃的要死,她的胃被折磨了很久,好不容易见到好吃的,食指都要动了。

    赵翰诚非常绅士,帮夏梓雨取了一些吃的,一些看起来很美味的沙拉和点心。若是以前,夏梓雨在影帝赵翰诚面前定然要装一装淑女,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必要了,就道了谢接过来吃起来。

    赵翰诚瞧着她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说:“我以为女艺人都只会对着食物拍照,然后扔掉。”

    夏梓雨:“……”

    夏梓雨一阵无语,这种事情她的确以前是做过的。艺人们都喜欢装吃货,拍个美食卖萌,然后一口不吃的扔掉。真成了吃货,肯定会发胖的,到时候一定被经纪人骂。

    夏梓雨说:“……偶尔吃一顿,应该没有事情,反正经纪人也不在。”

    赵翰诚被她逗笑了。

    夏梓雨吃着东西,感觉旁边有好些视线盯着自己。她扫了两眼,果不其然,或许是赵翰诚太抢眼了,不少男男女女都认出他来,似乎是琢磨着怎么向他搭讪。

    “二少,先生请您过去一趟。”忽然有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过来,在赵翰诚旁边小声说了一句。

    赵翰诚点了点头,就对夏梓雨说:“我有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

    他说完了就跟着那西服男人往楼上去了。

    夏梓雨有些好奇,派对只在一层,就连休息室也在一层左右边,二层是主人家不招待客人的地方。她心想着,难道赵翰诚和夏家的人是认识的?

    她只是想了一下,转瞬就给忽略了,继续埋头吃她的东西。不过她才吃了一口水果,忽然就发现桌子上有一把车钥匙,一瞧就是赵翰诚落下的,刚才只有他坐在这里了。

    夏梓雨捡了起来,车钥匙上有个宾利的车标。夏梓雨一阵羡慕,依她的片酬来说,估摸着一辈子都买不起宾利了。

    她拿着车钥匙,准备等着赵翰诚回来还给他。不过赵翰诚上楼之后一直没有回来。带自己来的白灵萱也跟着那阔少跑了个没影,老半天不见人。

    夏梓雨等了半天,周围人倒是不少,却没有她认识的。她和白灵萱不同,白灵萱嘴巴甜,喜欢接陪酒的活,人脉也比较广。夏梓雨并不喜欢去接什么陪酒的活,虽然挣钱很多,那些老板出手阔绰,但是她受不了动不动就讲黄色笑话,甚至喝多了还会动手动脚。

    夏梓雨认识的人不多,合作过的艺人还有几个,其他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就少之又少了。

    “这位小姐,是一个人吗?”

    有个男人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在夏梓雨身边坐下了。

    夏梓雨一阵头皮发麻,被搭讪的确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她并不擅长处理,职业性的微笑了一下,说:“我等人。”

    “太巧了,我也是等人,不过她去了好久都没回来。”那男人并没有走开,反而有要长谈的意思,顺着她的话说。

    夏梓雨一阵尴尬。那男人特别健谈的样子,一双眼睛在夏梓雨身上来回的打量,说:“小姐是不是演员?我好像在电视上瞧见过你。”

    夏梓雨虽然不情愿和他长聊,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说:“演过几部戏,不是很出名。”

    “你太谦虚了,我就觉得你长得很漂亮啊,怎么会不出名呢。”男人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来回打量,盯着她裸露在外的颈子,说:“我以前也投资过电影,我看好多片子的女主都没有你漂亮啊。你有没有兴趣,我可以给你投资啊。”

    男人说着,就将酒杯放在了桌上,然后看似不经意的抬手一落,就搭在了夏梓雨的手背上。

    夏梓雨一惊,皱了皱眉头。她想将手抽回来,不过那男人却得寸进尺,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抽回去,还握在手心里轻轻重重的揉捏。

    夏梓雨一阵恶寒,瞧着男人猥琐的样子,顿时打了个冷战。她心里有些火了,立刻将手用力的抽了回来。

    那男人手中一空,看起来也生气了,瞪着眼睛,压低了声音,威胁着说:“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我是谁吗?”

    夏梓雨站了起来,说道:“不好意思,我朋友来了,失陪。”

    她说着就快步的走开,想要甩掉男人。

    那男人是盯死了夏梓雨,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似的,竟是也站了起来,要去搂她的腰。

    夏梓雨赶紧错了一步躲开他的手,她心里恶心极了,没想到参加一个派对居然遇到无赖了。她这样的小演员最怕有钱有势的无赖,万一吃了亏,自己又没有背景,到时候都没地方去哭。

    夏梓雨穿着高跟鞋,走不快,她尽量快速的往洗手间去,心想着到了女卫生间就安全了。

    只是夏梓雨还没有走到,拐了个弯,才瞧见洗手间的指引标志,忽然就被人一把从后面捂住了嘴巴。

    夏梓雨一惊,挣扎着想要呼救。宴厅里很热闹,不过这边没人来,安静的很一个人影也没有。

    她挣扎着,就感觉捂住自己的手上似乎有些湿润,竟是夹着一块湿布。夏梓雨感觉呼吸进来的空气带着一股令人头晕的气味儿。她心里咯噔一声,赶紧屏住呼吸,不过已经有些晚了,那布上喷了迷药。

    夏梓雨脑袋里一阵眩晕,眼前都出现了双影,身体也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变得软绵绵的。

    她身后的人将她搂进了怀里,夏梓雨就听到耳边是那男人的声音,说:“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老实实跟了我,我捧着你还来不及。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玩够了你再把你送给其他老板玩。”台丰记弟。

    夏梓雨身体酸软无力,被他半抱着往宴厅相反的方向走。她心里急的要命,想要掏手机求救,却“啪嗒”一声,一个没拿稳,将手机掉在了地上。

    那男人立刻将手机重重踩碎,说道:“还他妈的想跑,是不是?小心惹怒了,在这里强了你,明天就让你上杂志头条。”

    夏梓雨被他捏住了下巴,男人骂骂咧咧的,却忽然住了口。

    夏梓雨仔细一听,好像是前面来了人,那男人有点慌了,低声说:“你敢出声试一试。”

    夏梓雨眯起眼睛,她目光有些涣散,看不清楚前面的东西。模模糊糊的发现,的确是有几个人走过来了,那为首的男人,竟然好像是赵翰诚。

    夏梓雨心中一喜,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了男人的束缚,往赵翰诚那边扑过去,“赵老师,救救我……”

    迎面走过来三个男人,为首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虽然和赵翰诚长得颇为像,却的确不是赵翰诚,和赵翰诚的气质差了很多。男人不苟言笑,脸上表情冷冰冰的。

    他身后跟着两个保镖,见到前面的情况,立刻抬手挡住了夏梓雨。

    给夏梓雨下药的男人咒骂了一声,骂骂咧咧的就要去抓夏梓雨回来,抬头定眼一瞧,却傻了眼,赶紧退了一步,点头哈腰的说道:“夏先生,夏先生好巧,您在这里呢。”

    那被称呼为夏先生的男人扫了他一眼,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目光转开落在了夏梓雨的身上。男人看清楚夏梓雨的容貌,似乎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回复了平静的表情。他抬了抬手,保镖会意,立刻退了回去。于是男人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夏梓雨。

    那给夏梓雨下药的人可急了,这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赶紧说:“夏老板,真不好意思,这是我女伴,她喝多酒了,身体不舒服。我马上就扶她走,打搅夏先生了,抱歉抱歉。改天我请夏老板吃饭,夏老板一定要赏脸啊!”

    男人听了,却没有放开夏梓雨,反而手臂一伸就将夏梓雨搂在了怀里,说道:“你的女伴?”

    “啊……是是是。”那人被男人吓得说话都结巴了,硬着头皮猛点头,直冒冷汗。

    男人冷笑一声,并不再说话。

    那人心里暗叫一声不好,难道这女人是夏老板认识的,那岂不是捅了马蜂窝了。他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不然夏老板怎么搂着那女人。顿时吓得双腿都软了,赶紧说道:“哎呦夏老板,你大人有大量,我不知道她……她是夏老板的人,是小的有眼无珠有眼无珠!”

    夏梓雨根本听不清楚旁边那些人说了什么,药劲儿太厉害,她感觉自己被搂紧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让她有一瞬间熟悉又依恋的错觉,竟然好像被夏崇简搂在怀里一样,安心极了。她眼皮重的厉害,再也支持不住,就昏睡了过去。

    夏梓雨感觉自己睡了好久,但是她睡得不安稳,出了一身汗,感觉自己心跳很快,快的要超出负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梦中挣扎了半天,这才勉强睁开眼睛。

    黑白色的家具摆设,显得沉稳老练,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夏梓雨盯着眼前的摆设,脑子里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记得自己被人下药了,好在遇到了赵翰诚,是不是已经得救了?

    夏梓雨坐起身来,她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像是睡衣。她躺的这张床非常大,在床位的地方整整??的叠放着一套衣服,看起来像是给她准备的。

    房间看起来布置的极为简单,却非常的大,看起来也很有档次。夏梓雨身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她活动了一下手臂,就从床上下来了,将衣服换上。

    她换好了衣服,就听有人敲门的声音。

    “请进。”夏梓雨扬声说。

    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孩走了进来,说:“您醒了,您感觉身体怎么样?需要请医生吗?”

    夏梓雨赶紧摆手,说:“我没事了,谢谢。”

    女孩说:“您客气了。先生吩咐过,您要是身体没有恢复,不用着急离开。”

    夏梓雨听她提到“先生”,或许就是救了自己的赵翰诚吧?不由得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女孩说:“是夏茗庄园。”

    夏梓雨一愣,怎么自己还在夏茗庄园,不是被赵翰诚救了么?难道赵翰诚没有把自己带出去,反而安置在这里了?

    夏梓雨说:“我的身体没有事情了,就不打搅了。”她心想着,自己还留在夏茗庄园,岂不是给赵翰诚添麻烦了吗?

    女孩说:“那我送您到门口吧。”

    夏梓雨写过了,想着回去到剧组之后,一定要好好谢谢赵翰诚才行。

    夏梓雨跟着那女孩出了房门,就坐电梯下了楼。这里是是夏茗庄园的一座小楼,三层的小楼,夏梓雨住的房间就在三楼,坐电梯下来,面前就是大客厅了。

    夏梓雨刚下了电梯,就瞧见玄关处的大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得体的黑色西服,进来之后随手解开了领带,将西服脱下来就搭在了旁边沙发的扶手上。

    夏梓雨瞧得一怔,男人的样貌她太熟悉了,眼前的男人并不是赵翰诚,夏梓雨敢肯定,虽然和赵翰诚长得颇为相似,只是他的气质和举动和赵翰诚一点也不一样。

    夏梓雨不由得怔愣了半天,那男人将西服放下,一抬头就与夏梓雨的目光对上了。

    夏梓雨没来由的一阵心慌,目光闪烁了两下,心脏跳得快了不少。这个人和夏崇简像极了,不只是容貌,就连表情和神态也是像极了。夏梓雨屏住呼吸,似乎是怕一眨眼,眼前的男人就消失不见了。

    那女孩赶紧迎了上去,将夏崇简随手放的西服拿起来挂好,说:“先生回来了,这位小姐说身体好了,正要离开呢。”

    先生?

    夏梓雨有点转不过梦来,这女孩口中救了自己的人原来不是赵翰诚?

    夏梓雨回想着,猛然发现,救了自己的人的确不是赵翰诚,是自己认错人了。那天赵翰诚分明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西服,不是黑色的。

    夏梓雨强压住内心不安的感觉,赶紧说道:“谢谢您救了我。”

    男人走近两步,目光一点也避讳的瞧着她,说:“听说你认识赵翰诚?”

    夏梓雨被他问得一愣,如实回答说:“和赵老师在一个剧组,不算特别的熟悉。”

    男人点了点头,说:“我是赵翰诚的兄长,夏崇简。”

    “嗡”的一声,夏梓雨脑子里一阵轰鸣,她瞧着夏崇简愣住了,惊讶的什么也说不出来。眼前的你这个男人,难道只是一种巧合?

    夏崇简也在瞧着她,半天没有说话,忽然开口,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若是换了别人说这句话,那十足像是在搭讪,而夏梓雨听到夏崇简说出这句话来,竟是禁不住的心中发酸。

    夏梓雨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夏茗庄园,感觉自己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她回到了公寓去,关上门就倒在自己床上休息了。

    白灵萱一晚上没有回来,,根本不知道夏梓雨差点被人下药掳走。

    夏梓雨迷迷糊糊的睡着,梦里全是夏崇简的身影,先是穿着龙袍的夏崇简,又是穿着一身西服的夏崇简,两个人融合到了一起,让夏梓雨越来越迷茫。

    夏梓雨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客厅的座机响个不停,夏梓雨赶紧接了起来。

    电话里传出经纪人的声音,说:“夏梓雨吗?你去哪里了?给你打手机居然关机了。找你好久都找不到。萱萱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你要玩失踪吗?”

    夏梓雨才想到自己的手机,说:“我的手机坏了,电话卡也丢了。”

    “什么?”经纪人的声音拔高了,说:“你怎么搞的!电话卡你也敢丢啊,要是万一被别人捡到了,你就等着上八卦杂志吧。你本来休息了那么多天,人气已经不行了,这倒好了,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跟萱萱一起入圈的,你怎么不向萱萱多学习学习,你瞧瞧人家,再瞧瞧你!”

    夏梓雨倒是不想将手机卡弄丢呢,只是遇到那种事情,也不是她愿意的。

    夏梓雨只好敷衍了两句,跑出去重新办了手机卡。

    经纪人通知她可以回剧组了。夏梓雨将剧本翻出来,不由得一阵感慨,现实中的长公主变成了皇后,而剧本中的长公主还是死了。这好像一个讽刺,夏梓雨瞧了百感交集。

    夏梓雨回了剧组,因为她出了事故,所以导演将她的戏份压后了。不过就像夏梓雨想的那样,她一个没有大红大紫的小艺人,别人不会乐意等着她拖戏的。所以导演表面上说压后,其实剪掉了不少夏梓雨的戏份,等她回来之后,发现长公主这个角色,就要被砍没了。

    到了片场,距离第一场戏还有段时间,夏梓雨到的比较早。她眼尖的就瞧见赵翰诚的助理开着车过来了。

    夏梓雨赶紧迎了过去,正巧赵翰诚从车上下来。

    “赵老师,您的车钥匙。”夏梓雨将上次赵翰诚落下的那把车钥匙还给他,说:“上次派对的时候,赵老师您落下的。我没有赵老师的联系方式,之后又没瞧见人,所以一直没能给您。”

    赵翰诚说:“谢谢你,我还以为弄丢了。”他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交换一下。”

    夏梓雨一怔,赶紧报了电话号码,自己的手机马上就响了,是一串陌生号码,赵翰诚打过来的。

    赵翰诚将夏梓雨的电话号码存了起来,说:“上次在派对,你去哪里了?我回去之后就没瞧见你了。”

    夏梓雨一阵尴尬,自己被人下药的事情,不要直接讲出来。

    他们正说着话,旁边有些喧闹,有人说:“夏老板来了!”

    “什么夏老板?”

    “还有什么夏老板,当然是晟世娱乐的夏老板啊。”

    “天呢,夏老板怎么来这里了?探班吗?”

    “你这都不知道,咱们剧组可是夏老板投资的。”

    “啊?我真的不知道啊。天呢,夏老板来探班了。我还没见过夏老板呢!”

    夏梓雨睁大了眼睛,他们说的肯定就是夏崇简了。她心里一突,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夏梓雨越发的搞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了。她只盼着夏崇简就是她认识的那个皇帝哥哥,可又觉得天方夜谭。

    站在夏梓雨身边赵翰诚脸色不太好了,似乎不是太高兴。

    夏梓雨注意到之后,就想到了夏崇简那天说的话。原来夏崇简和赵翰诚是孪生兄弟,不过小时候父母离异,赵翰诚跟着母亲就改姓了赵,之后入了娱乐圈,一时间大红大紫。夏崇简留在夏家,他能力出众,从小就被夏老看中,还不到三十岁,夏老已经将整个夏家交给夏崇简管理,晟世娱乐不过是夏家的一小部分产业而已。这两个人虽然是兄弟,不过很少联系,关系也不怎么好。

    “我有事,先走了。”赵翰诚木着脸,就转身离开了。

    白灵萱很快就来了,兴奋的扑过来抱住夏梓雨,说:“梓雨你听说了吗,夏老板来探班了。你看我今天这身儿衣服好看吗?妆怎么样?能不能迷住夏老板?”

    夏梓雨说:“你不是刚和一个……”

    白灵萱摆了摆手,说道:“那个男人怎么能和夏老板比啊,连夏老板的一根手指都比不过。若是夏老板喜欢我啊,我就算嫁人结婚了也会毅然决然跟着夏老板走的!”

    夏梓雨一阵无语,虽然她们两个人总是呆在一起,不过有的时候三观总是不碰头。这种脚踩好几条船,还出轨的事情,她是最对做不出来的。

    “来了!”白灵萱轻声叫了一声。

    夏梓雨一个激灵,不由得抬头去看,果然瞧见夏崇简被一群人簇拥着走了过来。

    白灵萱又是低声叫了一句,“这这这是夏老板吗?怎么和赵翰诚长得那么像?不会是兄弟吧?我早说了,赵翰诚家里没有靠山我都不信,不然怎么那么顺利呢。”

    “天呢,夏老板走过来了。”白灵萱紧张的拉着夏梓雨的手,说:“我的脸色会不会不太好看啊,太羞人了。”

    夏崇简走了过来,他就站在夏梓雨面前两步远的地方,说:“应该是你掉的东西。”

    他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第70章 夏崇简

    -

    第70章 夏崇简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