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72章 追求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72章 追求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72章 追求

    夏梓雨被她说的都愣住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我怎么就成小三儿了?你和夏崇简说过一句话吗?你们认识吗?我只知道你前两天还在跟一个小开交往。”

    白灵萱脸色发青,气哼哼的盯着她。泼妇一般的喊道:“夏梓雨!我真是看错你了,原来你这么不要脸,你还敢狡辩。你别以为现在勾搭上夏老板。你就能怎么样!夏老板那么有钱。不过是和你玩玩,你就等着被甩吧!”

    她说完了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夏梓雨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无奈的回到片场,准备继续下午的戏份。

    剧组里瞧夏梓雨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各种羡慕嫉妒恨。想要巴结上她的自然也不在少数,谁让夏梓雨居然搭上了晟世娱乐的大老板呢。

    夏梓雨刚走过来,准备去补妆,一坐下就有个陌生的女孩凑过来,笑着递过来一瓶子矿泉水,说:“梓雨老师,喝水吧。这块特别热,不喝多点水容易生病哦。”

    夏梓雨对她的殷勤有点不适应,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总感觉很别扭。只好客气的道了个谢,接过矿泉水瓶。

    那女孩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顺势继续搭讪,说:“梓雨老师,我看你演戏特别的厉害。有没有兴趣接都市剧?我这里有个角色,我觉得特别适合您呢。”

    夏梓雨淡淡的说:“我需要和经纪人联系一下,不知道时间能不能安排开。”

    “对对,那梓雨老师如果有时间,一定要联系我。”女孩拿了一张名片给她,又说了半天好听的话,这才离开。

    下午拍戏的时候,动不动就有人殷勤的过来送个小马扎或者水瓶,夏梓雨没有专门的助理,她的片酬本来就不高,所以一般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的,这一下子可好了,就算没有助理,身边想要的东西也一样不少。

    夏梓雨被那些人弄得有些头疼,幸好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收工,夏梓雨就准备回公寓去。因为剧组基地离公寓不是很远,所以公司没有给她安排酒店房间,这样可以节省开支。她才换好了衣服,拿好了自己的包,就听到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瞧,是经纪人打来的。

    “吴姐?”夏梓雨接起来。

    经纪人说道:“梓雨啊,你在哪里呢?我到你剧组来了,怎么没瞧见你啊。”

    夏梓雨有些奇怪,她的经纪人带的人不少,所以基本都是放养状态,很少会跟到剧组里来。难道是来找白灵萱的?

    夏梓雨说:“我还在基地,刚换好衣服,准备回公寓了,吴姐有什么事情吗?”

    “哎呀,那就太好了。”经纪人说:“你快到停车场来,我载你回家啊,反正顺道嘛!”

    夏梓雨不知道经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突然也这么殷勤起来?

    她挂了电话,就往停车场走。说实在的,拍了一整天的戏,她是挺累的了,有人能送她回家再好不过。

    夏梓雨刚到了停车场,就瞧见经纪人小跑着迎过来了。经纪人拉住她的手,说:“梓雨,快来,外面多热,快进来。”

    她被拉着急急忙忙就坐进车里了,车里开着冷气,让人身体不由得放松下来。

    经纪人才要上车,白灵萱和一个小艺人走到停车场了,白灵萱眼尖的瞧见她们,立刻走了过来,横了夏梓雨一眼,对经纪人说:“吴姐,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吗?今天有什么酒宴需要我去的吗?”

    酒宴是好听的,其实就是去陪酒发嗲的。白灵萱接的戏其实还没有夏梓雨多,不过她挣得钱比夏梓雨多好几倍。有的时候,白灵萱一天会出去赶场四趟,都是陪酒的活儿。夏梓雨曾经劝过她,不要接这样的活儿,万一喝醉了被人带走,岂不是大事不妙了。不过白灵萱不怕,她反而觉得夏梓雨古板,进了这个圈子,还哪有什么真的纯情少女。

    经纪人笑了说:“的确是有个酒宴,不过东家指名要夏梓雨过去呢,我是来接梓雨去的。”

    “什么?”白灵萱瞪大眼睛,瞧着夏梓雨那一身t恤牛仔裤,越瞧越觉得土气,哪里像个明星的样子,怎么会有人指名道姓让夏梓雨去的呢?

    夏梓雨也惊了一跳,她就说无缘无故的,经纪人怎么会好心来剧组送她回家,原来是要骗自己去陪酒。

    夏梓雨当下不愿意了,说:“我不想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先回去了。”

    经纪人脸子一落,冷笑着说:“你不愿意?这可由不得你,今天必须去!你知道是谁点名让你过去的?那可是咱们大老板,咱们的大东家。老板说了,你要是不去,大家都玩完,知道吗?你要是不去,就不会让筱梨接青春的女一号。”

    夏梓雨一听,经纪人口中提到那个庄筱梨,是经纪人手下最当红的女艺人,所以格外的受经纪人力捧,什么好剧本都会给她。庄筱梨就好比是亲妈生的,她们当然就是后妈生的还不如。原来经纪人是要用自己去换庄筱梨的女一号。

    夏梓雨拉开车门,说道:“庄筱梨的女一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还没白莲花到为她牺牲自己的地步。”

    经纪人恼了,立刻下车抓住了夏梓雨的手臂,说道:“你不去也要去!”

    白灵萱一瞧,看来经纪人是打定了注意要把夏梓雨送给大老板了。她心里很是嫉妒,能陪着大老板,那不是很好的机会吗?说不定伺候好了就能混个女一号。夏梓雨真是给脸不要脸,得了这么好的机会还拿乔。

    不过白灵萱转念一想,夏梓雨一向假清高,没准夏崇简老板就是瞧上她这一点了,如果夏梓雨被大老板给玩了,看她还有脸去勾搭夏老板。

    白灵萱如此一想,立刻跑过去抓住夏梓雨另一只胳膊,帮着经纪人说道:“梓雨,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经纪人也是为了我们好啊,你不要这么扭了,快上车吧!”

    那经纪人似乎早就有准备,就怕夏梓雨不答应去,所以连保镖都带来了两个,就在隔壁的车上。两个保镖一看,夏梓雨不肯乖乖的上车,就从车上下来,一左一右将夏梓雨压了起来,强制的塞进车里。

    夏梓雨一个女孩,力气根本没有保镖大,哪里挣扎的过,被扔进了车里,就听“咔”的一声落了锁。

    夏梓雨急的要命,车子却不等她,立刻开了起来。

    经纪人坐在前面开车,白灵萱也跟着上来了,就坐在副驾驶。白灵萱还假惺惺的说:“梓雨你要想开点,你都进了娱乐圈了,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吗?你躲得过今天,你躲得过明天吗?那么多大老板,哪一个不是有权有势的,想要玩玩你,你不从也没有办法,人家多的是手段把你弄上床呢。还不如高兴一点,伺候好了老板,要什么名牌包没有啊,还可以趁机捞个角色,这样你就能出名了。”

    经纪人笑了,说:“还是萱萱明白。”

    夏梓雨听着她们的话,只觉得恶心想吐,竟然有这么无耻的人。她心里不情愿,但是没办法逃走,她身边坐着两个保镖,按着她的肩膀,一点机会也没有。

    白灵萱问:“吴姐,大老板怎么突然点名要梓雨啊。”

    经纪人说:“谁知道呢,今天下午,我就接到了大老板的电话,说是让把夏梓雨带过去瞧一瞧。”

    白灵萱心里不甘说:“那夏梓雨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呢,今天不知道多少好事都砸在她头上了。”

    “什么好事?”经纪人好奇的问。

    白灵萱说:“今天晟世娱乐的夏老板到剧组来探班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夏梓雨说上话了。”

    经纪人一听,根本不怎么在意,心说晟世娱乐的夏老板那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和一个小艺人搭上话,肯定是白灵萱吹牛显摆。

    夏梓雨瞧着外面飞速倒退的街道,目光晃了晃,他忽然想起夏崇简留给她的那张名片,上面是有电话号码的。夏梓雨虽然还没来得及存进手机里,不过瞧过一次,大体还记得。她悄悄的将手伸进了口袋里,然后摸索着手机拨号。因为瞧不见,夏梓雨也不知道自己拨的多不对,只能全凭运气了。

    夏梓雨拨完了,等了半天,也不知道夏崇简接了没有,万一夏崇简这会儿正有事情,那就不妙了。

    夏梓雨咬了咬嘴唇,吸了一口气,提高了声音,说:“吴姐,我真的不想去,你放我下车吧。”

    她这话并不是在求经纪人,只是想让电话那边的夏崇简听到,希望他能听到之后来救自己。

    经纪人冷笑,说:“这都快到了,你怎么还扭着呢。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花瓶,要多漂亮的女人没有?像你这样的姿色,不过就是中上的,你不傍上一个有钱的大老板,没人碰你怎么可能出名?你可是在公司签了十年合同的,这回要是顺利爬上了大老板的床,以后女一号不都是你的!”

    “我不想!”夏梓雨皱眉。

    经纪人又说:“你不想也没办法,大老板瞧上你了,说你上一部戏演的好,说你长得好看,点名让你过去陪酒。我跟你说,这次是在城北的娱乐城,最高档的地方,你要是遇到这样好的机会,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到那里去享受呢。”

    夏梓雨心脏砰砰直跳,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不知道夏崇简有没有接电话,不知道夏崇简会不会来救自己。她不安极了,手心里出了汗,目光一直盯着车窗外面。

    路上不堵车,很快就到了城北的娱乐城。这个地方是极具奢华的场所,就像经纪人说的一样,不过夏梓雨宁肯永远不要来。很多八卦杂志的新闻都是从这里挖掘来的,据说里面乌烟瘴气的,特别的乱。

    夏梓雨被推搡着进了娱乐城,白灵萱说:“吴姐,梓雨这身打扮可不行,要不要给她换个衣服?”

    经纪人瞧了两眼夏梓雨,说:“算了别换了,万一让她跑了,怎么和大老板交代。大老板在十六层包了vip包房,我们直接上去就行了。”

    白灵萱一听,立刻点头。她想着夏梓雨这么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自己可比她穿的好看多了,这么一对比,没准大老板就能瞧上自己了呢。

    保镖压着夏梓雨上了电梯,夏梓雨心脏猛跳,心中焦急万分,感觉所有的希望都在慢慢的流失。或许自己根本就没有拨出去电话,又或许夏崇简并不会多管闲事,毕竟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夏梓雨这么一想,甚至有些绝望了。

    十六层是vip包间,一层只有两个包间,奢华有宽敞,比楼下要安静很多。

    经纪人说:“就是这间了。”

    她说完了就上去敲门,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

    房间打开,里面光线昏暗,昏暗的几乎看不清东西。夏梓雨只瞧了个大概,一个男人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其他并没有别人。

    经纪人一瞧,说道:“老板,这个就是夏梓雨,跟你带来了。咦怎么不见其他几位先生?”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就往门口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渐渐的,借着门口的光线,夏梓雨看的真切,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经纪人一怔,说:“啊?赵老师,您怎么在这里?”

    白灵萱也是惊了一跳。那一身黑色西装,脸上面无表情的英俊男人,虽然和赵翰诚长得很像,可绝对不是赵翰诚,气场太不相同了。

    “夏崇简?”夏梓雨又惊又喜,一颗心总算放进了肚子里,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

    经纪人更是傻眼了,她可没见过夏崇简,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晟世娱乐大老板。

    夏崇简走到门口站定,和她们相距有五六步的距离。他冷眼扫了一遍,随即目光落在了夏梓雨身上,开口说道:“过来。”

    包厢里的人变成了夏老板,这样经纪人和保镖都懵了。经纪人瞧见夏崇简将信将疑,只是那气质和举止,让人不敢放肆,竟是心生胆怯,不敢违抗。

    保镖瞧着经纪人,似乎在问她放不放人。

    夏梓雨赶紧甩开保镖的手,跑到了夏崇简身边。

    夏崇简伸手随意的搭在夏梓雨的腰间,看起来很是亲密,说:“你是夏梓雨的经纪人?”

    经纪人战战兢兢的点头,说:“是是是,我是。”

    夏崇简说:“你老板已经回去了,我跟他说过了,夏梓雨是我的人。”

    夏崇简一开口,经纪人和白灵萱都惊呆了,没想到夏老板说的竟然这么直白。别说在娱乐圈里,就算整个上流社会里,夏崇简开口了,说是他的人,别人哪里还敢碰一下。谁也不想和夏家为敌。

    夏梓雨也愣住了,不由得转头去瞧夏崇简。

    夏崇简还是很冷静的样子,好像自己只是说了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话,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经纪人怔愣之后,赶紧点头哈腰的说:“抱歉抱歉,夏老板,这只是个误会,那我们先走了,让梓雨陪着您吧。”

    经纪人心中又是恼怒又是高兴,夏梓雨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么一座大靠山,还假清纯什么。勾搭上夏老板也不跟她们说,害的她们差点就捅了篓子。

    白灵萱还想跟夏崇简面前晃一晃,刷一下存在感,不过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就被经纪人给拽走了。

    经纪人贴心的给他们关上了门,房间里昏暗极了,一下子有些看不清楚东西,只剩下夏梓雨和夏崇简两个人。

    夏崇简走到墙边,将灯打开了,不过也没有多亮,这里好像故意要营造气氛似的,弄得朦朦胧胧的。

    夏崇简拿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夏梓雨瞧得清楚,竟然还在通话中,正是自己给他打过去的那通电话。夏梓雨赶忙从口袋里将电话拿了出来,一瞧果然还没有挂断呢。

    夏梓雨说:“谢谢你。”

    夏崇简说:“以后有麻烦可以再打给我。我正好就在这周围,接到你的电话顺路就过来了。”

    夏崇简的语气虽然冷淡,但是不难听出其中的关心。夏梓雨心中一动,好像回到了以前,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宠溺自己的皇帝哥哥。

    “唔……”

    夏梓雨一阵怔愣,忽然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捏住了,轻轻的抬了起来。

    夏崇简近在咫尺,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夏崇简接到夏梓雨电话的时候,竟然觉得有些高兴,不过当他听到电话里的对话的时候,就没有一丝笑意了,心中只剩下愤怒。

    顺路一说不过是借口而已,夏崇简本来是在开会,接了电话立刻就离开了。往电话里提到的娱乐城去,到了之后果然发现那间包间里有好几个男人。

    夏崇简说:“看着我。”

    夏梓雨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瞧着他,不明白夏崇简说的什么意思。

    夏崇简皱了眉,说:“你总是透过我瞧另一个人。”

    夏梓雨心口一阵窒息感觉,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你喜欢赵翰诚?”夏崇简脸色不怎么好看,冷冰冰的问。

    夏梓雨被他说的呆住了,自己怎么会喜欢赵翰诚呢?这么一想,夏梓雨才发现,其实很久之前,自己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对赵翰诚那张脸喜欢的不得了的。

    只是如今夏梓雨心里只有夏崇简一个人,哪里还能喜欢上别人。

    夏崇简总觉得她在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明明视线相交,但夏梓雨的眼里却格外的复杂,好像有很多的回忆。夏崇简自然就误会了,他还以为夏梓雨喜欢的赵翰诚,毕竟赵翰诚和他长得很相像。

    夏梓雨似乎也想到了这一节,有些哭笑不得,解释说:“我和赵老师接触不多,我没有喜欢他。”

    夏崇简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那就最好。”

    夏崇简瞧着夏梓雨近在咫尺的脸,又想起了那个和以往不大相同的梦,梦里的人简直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模一样,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一样的。自己会将她抱在怀里,她会和自己撒娇,甚至吃醋发脾气。这么想着,夏崇简就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禁不住低下头去,将夏梓雨搂在怀里,吻上了她的嘴唇。尽圣呆扛。

    夏梓雨全身都僵住了,嘴唇上温柔的轻吻,让她感觉分外熟悉,这个人的怀抱也是温暖又让人安心。酥麻的感觉,渐渐蔓延到夏梓雨的全身,让她身子有些发软,靠近了夏崇简的怀里。

    夏崇简挑开了她的唇瓣,将舌头伸了进去。他越来越急躁,好像想要立刻将怀里的人占有似的,一刻也等待不下去了。他双手勒紧了,伸进夏梓雨口腔中的舌头狠狠的侵略着,温柔的吻变得欲望十足。

    夏崇简心中没来由的多了一分恐慌,这是他以前不曾体会过的,好像怕怀中的人消失了一般,一刻也不能松手。

    夏梓雨被他吻的有些窒息,全身都软了,被放开的时候赶紧大口呼吸着。

    夏崇简将人搂在怀里,伸手摸着她的头发,他总觉得这些动作好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将人搂在怀里,竟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夏梓雨是被夏崇简开车,亲自送回公寓去的。

    她有点浑浑噩噩的,到了地方才反应过来。

    夏崇简将车的火熄灭了,不过没有打开中控锁,侧头瞧着夏梓雨。

    夏梓雨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说:“我要回去了。”

    夏崇简握住了她的手,并不让她这么走。

    夏梓雨往窗外瞧了瞧,有些担心,说道:“小心有记者。”

    “你怕上杂志?”夏崇简笑了。

    夏梓雨说:“我站到记者面前都没人想写报道的,不过你就不一样了。”

    “你是担心我?”夏崇简挑眉。

    夏梓雨抿嘴一笑,说:“我可不担心你,你那么有钱,分分钟直接买下一家杂志社,谁敢发你乱七八糟的新闻?”

    夏崇简被她逗笑了,说:“怎么说的我好像暴发户一样?”

    夏梓雨这么一琢磨还真觉得像。

    夏崇简瞧她笑起来的样子,不由得伸手去摸她的头发,探身过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夏梓雨忽然没头没尾的说道:“你之前不是问过我,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夏崇简一愣,他点了点头,似乎在努力的回想,说:“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难道仅仅是在梦中,可那真切的感觉,怎么可能因为一场虚幻的梦就变得如此真实。

    夏梓雨说:“很久以前,只可惜你不记得了。”

    夏崇简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能讲给我听吗?”

    夏梓雨摇头,说:“太虚幻了,说了你也会觉得荒唐。”

    夏崇简听她这么说,不由得笑了,再荒唐能荒唐过自己的梦吗?

    夏崇简说:“虽然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你,但是我偶尔会梦到你。”

    夏梓雨睁大眼睛,侧头瞧着他,似乎有些惊讶。

    夏崇简说:“我总是会做一些荒唐的梦,梦到自己是一位帝王,身边有形形色色的人,你是我没有血缘的妹妹……”

    夏梓雨愣住了,那并不是梦,而是过去。她听夏崇简说着,禁不住眼眶发酸起来。夏崇简讲述着他们以前的往事,好多细节似乎历历在目,让人怀念不已。

    夏崇简一直讲着,讲一会儿停一会儿,好像在回想,最后说道:“不过不是什么好梦,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你上一刻还好端端的,忽然就奄奄一息的躺在我的怀里,闭着眼睛没有体温。”

    他顿了顿继续说:“然后我想叫你的名字,就醒过来了,每次都是这样。”

    夏梓雨感觉自己的视线都模糊了,虽然夏崇简讲的很平淡,可是那些都是他们真实经历过的。夏梓雨想到,自己不过是闭了一下眼睛,就穿越回到了现代,而夏崇简呢?她的皇帝哥哥又怎么样了?夏崇简的时间并不是一眨眼就过去了,他往后的那些年,都是怎么度过的?

    “怎么了?”夏崇简说完,就瞧夏梓雨的眼睛很红,心里一抽,赶紧侧过身去,抬手摸她的脸。

    夏梓雨笑了笑说:“没什么。”

    夏崇简说:“我喜欢你开心的样子。”

    夏梓雨说:“我现在很开心。”能再遇到他,的确很开心。

    夏崇简说:“你明天应该还要拍戏吧?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夏梓雨点了点头,现在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的确时间不早了。

    夏崇简打开了中控锁,先下了车,然后亲自给夏梓雨开了车门,说:“我送你上去。”

    夏梓雨说:“都到门口了,不用送我了,我自己上去就好了。虽然你有钱,但是也不能天天买杂志社啊。”

    夏崇简笑了,说:“那我看着你上去。”

    夏梓雨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挥了挥手,就转身往公寓里面去。

    夏崇简点了一根烟,靠着车,瞧着夏梓雨进了公寓,抽完了烟这才开车走了。

    白灵萱早就回了公寓,她闷闷不乐的,特别的生气。凭什么夏梓雨能攀上夏老板,还能被他们的大老板瞧上,夏梓雨根本没有自己漂亮,也不会发嗲伺候人,什么都不如自己,却把好处都占全了。

    白灵萱气不过,将新买的化妆品都给砸了。她站在阳台上,忽然就瞧见一辆豪车开进公寓小区里。这片公寓并不是什么高档的地方,就连门卫都没有,很少能看到特别好的车。

    白灵萱不禁多看了两眼,哪知道夏崇简老板竟然从那车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夏梓雨从副驾驶里走了出来。

    白灵萱这一瞧,更是气得翻白眼,恨不得现在冲过去掐死夏梓雨。

    她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一个主意,就拿出手机,“咔嚓”几声,将夏梓雨和夏崇简一起的照片拍了好几张。离得太远,其实看不清楚,不过白灵萱要的就是这种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样子。如果看的太清楚了岂不是便宜了夏梓雨?让别人知道夏梓雨傍上夏崇简,还不好多人巴结她。

    照片模糊,看不清楚男人是谁,那白灵萱说这个男人是谁他就是谁。

    白灵萱拍了照,然后冲进自己房间里,翻出一个好久不用的摄像机。她拿着打开,就偷偷进了夏梓雨的房间,将摄像机放到角落隐蔽的地方。这样一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拍摄到夏梓雨隐私的事情,换衣服的录像和裸体的录像肯定都有了。

    白灵萱想着,到时候就把这些录像和照片都卖给八卦杂志社,这么多不雅的照片和录像,还怕搞不臭夏梓雨吗?

    白灵萱布置好了,就赶紧回了自己房间,关紧了门。

    夏梓雨从楼下上来,拿着钥匙开了门,就回了自己房间去。她哪里想到白灵萱会卑鄙到在自己房间里放摄像机。

    夏梓雨回了房间,很自然的脱离衣服换了家居服,然后去浴室冲了个澡。她洗漱完了,时间不早了就准备休息,坐在床边的时候,就瞧见桌上放着的小药瓶。

    夏梓雨走过去将小药瓶拿起来,不禁握在手心里把玩着。她听到夏崇简讲诉那个梦境的时候,说不出的心酸,却又说不出的高兴。

    她出了一会儿神儿,就将那小药瓶放在了枕头下面,钻进被子里睡了。

    第二天一早,夏梓雨刚起来,换好衣服推门出来,就看到经纪人在客厅里。

    经纪人一见她,火急火燎的迎了上来,满脸都是笑意,说:“梓雨啊,昨天和夏先生相处的怎么样?没有惹夏先生不开心吧?夏先生有没有约你下次见面什么时间?”

    经纪人连珠炮一样的问题,眼睛放着光盯着她。

    如今夏梓雨和夏崇简搭上了关系,那么十个白灵萱都比不上夏梓雨了。往常经纪人都是关心白灵萱比关系夏梓雨多太多,如今倒是掉了个个。

    白灵萱在旁边咬牙切?,不过她更加关心自己的摄像机,所以并没有阴阳怪气的找夏梓雨的不痛快。

    夏梓雨既然知道夏崇简还是她那个皇帝哥哥,自然不想将夏崇简让给其他人。只不过她更不想让别人通过自己利用夏崇简。于是就敷衍的说了两句。

    经纪人见她不冷不热的,也不着恼,反而更加热情了,说:“先不说这个,梓雨来来,我送你去剧组。”她说着,就拉着夏梓雨往门外走。

    白灵萱也不言语,自己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她等着经纪人和夏梓雨离开,就跑到门口,将大门锁上了,然后这才悄没声及的往夏梓雨的卧室去。

    摄像机开了一晚上,白灵萱拿着摄像机回了房间,导入到电脑里去瞧,里面果然有她想要的画面,实在不负众望。摄像机拍了夏梓雨换衣服的录像,甚至还有夏梓雨全裸的样子,因为开着灯,全部清晰非常,不像普通偷拍的那样模糊。

    白灵萱阴测测的笑了一声,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她的人脉很广,平时就会找一些小八卦杂志给自己写点挂编新闻炒作,认识的八卦记者不少。

    白灵萱拿着手机就说:“我有个劲爆的新闻卖给你啊。”

    “有照片有视频,肯定能大卖。”

    “我用邮件传给你,别忘了给我打钱。”

    夏梓雨到了剧组,除了周围人变得殷勤了之外,其他都很顺利。女一孙双萍昨天嚣张极了,不过因为被夏崇简说了一句,今天就格外的老实,一直夹着尾巴做人。

    夏梓雨的戏份不是很多,长公主的镜头早就被砍的差不多了,所以拍下来也不是很累,意外的轻松。

    今天白灵萱到剧组迟到了,被导演给骂了。她应该参加第一场戏,不过一直没来,导演等不及,直接砍掉了她这场戏的角色,让别人顶替了。

    白灵萱被导演骂了,却一点也不哭丧着脸,反而高兴极了,鼻孔都要朝天了,扬着下巴笑。

    夏梓雨发现今天白灵萱不太正常,不过也没有多想,还以为她是又钓到了什么有钱的男人,才这般高兴的。

    下午夏梓雨的戏份拍完了,就可以收工了。她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出去打车回家。刚收拾好了,忽然手机就响了,有短信进来了。

    夏梓雨一瞧,竟然是夏崇简发的。

    夏梓雨不禁嘴角挑了起来,她抿了抿嘴唇,给夏崇简回短信。夏崇简问她什么时候收工,夏梓雨回复过去,告诉他已经结束了。

    夏梓雨的手机立马又响了,还是短信,上面只有几个字,“停车场等你”。

    夏梓雨有些惊讶,小跑着往停车场去,还没到跟前,果然瞧见夏崇简的车停在那里,还是昨天开的车。

    夏崇简坐在车里,向她招了招手。

    夏梓雨走过去,夏崇简已经下来了,给她拉开了车门,说:“我带你去吃晚餐。”

    “有点太早了。”夏梓雨瞧了瞧时间,这才不到四点。

    夏崇简笑了,说道:“那不如先去看一场电影?”

    夏梓雨一愣,又吃饭又看电影的,听起来有点微妙。

    夏崇简说:“怎么?我以为你已经知道我在追求你了。”

    夏梓雨怔愣之后,脸都红了。虽然她和夏崇简以前什么都做过了,不过突然重头开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夏梓雨当然不会拒绝他,上了车一起去看电影了。

    情侣约会,自然要看爱情片,不过说实话,夏梓雨和夏崇简对爱情片都不怎么感兴趣,只是要那个气氛而已。

    夏梓雨抱着一桶爆米花,一个一个的塞在嘴里。忽然感觉夏崇简碰了碰自己的手,夏梓雨侧头去瞧,夏崇简指了指爆米花,又指了指自己。

    夏梓雨会意,将爆米花桶递过去,只是那人却不接,她只好拿了一颗递过去。夏崇简就低下头,就着她的手吃了,顺便还在她指尖上轻轻咬了一口。

    夏梓雨立刻感觉指尖上一麻,不禁身体一颤,差点一个不稳就将整桶的爆米花给扣地上。虽然没有整桶扣在地上那么悲催,但是还是撒出来不少。

    夏梓雨一瞧,立刻送了夏崇简一双眼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夏崇简反而笑了,似乎特别受用。

    不过不等夏崇简再有什么举动,他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

    “我出去接一下电话。”夏崇简低声说。

    夏梓雨点了点头,还在纠结掉在地上的一堆爆米花……

    夏崇简走出去,电话那边是他的助理,说:“先生,我这里拦下来一条报道,是关于夏小姐和先生的,先生需不需要看一眼。”

    夏崇简一听,难道真是昨天被狗仔队拍了照片?他也不怎么在意,花钱买下来就算了,说:“发到我的手机上来吧。”

    助理答应了,夏崇简挂了电话立刻就收到了邮件,他顺手打开,脸色立刻就变了。

    白灵萱让人发的报道被夏崇简的助理拦了下来,那些照片和视频都传到了夏崇简的手机上,还有一份非常不堪的配文。

    大体意思就是说,现在小有名气和影帝赵翰诚合作的艺人夏梓雨,私生活非常不检点,同时和多个小开富少交往,出入声色场所如家常便饭,还喜欢拍摄情趣录像什么的。

    第72章 追求

    -

    第72章 追求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