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 - 第73章 绯闻 背靠皇兄好乘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73章 绯闻

    背靠皇兄好乘凉 作者:封刀

    第73章 绯闻

    夏梓雨等了半天都不见夏崇简回来,她也不知道夏崇简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夏崇简现在是夏家当家做主的人,估摸着不会比当皇帝的时候轻松。或许夏崇简有什么急事?

    夏崇简在外面将照片和视频都瞧了一遍。已经是脸色冷的可以掉冰渣了。这些东西若是发布出去,夏梓雨岂不是就被毁了?

    夏崇简看过了,有打了个电话。说道:“去查一查是谁卖给杂志社的新闻。”

    视频看起来像是偷拍的。镜头里的夏梓雨完全没有发现。只是若说是正常偷拍的,视频肯定会很模糊,不会这么清晰。夏崇简拿着手机,卖这条新闻的人,或许是夏梓雨比较熟悉的人。

    过了好半天,夏梓雨又欠起身子回头瞧了瞧,夏崇简终于回来了,摸着黑坐回夏梓雨身边。

    夏梓雨偷偷瞄了一眼,以她对夏崇简的了解度来说,夏崇简虽然看起来不像有什么太大变化,但是其实心里应该是生气的。

    她不禁碰了一碰夏崇简的手,凑过去低声说道:“你要是有急事。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回家,离这里不是很远。”

    夏崇简摇了摇头,趁机伸手抓住了夏梓雨的手,轻轻的揉捏着夏梓雨的指腹。

    他听夏梓雨这么一说。忽然就想起来了,那张照片,像是那天自己送夏梓雨回公寓的场景。而且还是从楼上照的。

    夏崇简心中有了个底,不过没有多说。他并不想让夏梓雨知道这件事情,他不想让夏梓雨因为这些事情担惊受怕的。

    夏梓雨被他握住了手,想要抽回来都不行,只好由着他握着,一直到电影结束,夏崇简都没有松开她。夏梓雨心中又是高兴又是郁闷,她一只手被夏崇简握着,一只手抱着大大的爆米花桶,根本就没法再吃爆米花了,于是电影结束的时候,爆米花还剩下一大半!

    夏崇简牵着她的手离开,就好像回到了以前,皇帝哥哥总是喜欢握着她的手。

    两个人出了电影院,去地下车库取了车,就往预先订好的餐厅去了。

    丰盛的晚餐,相对中午剧组的午饭来说,实在是天堂和地狱。夏梓雨想着,自己果然被夏崇简给养刁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夏崇简看似不经意的问:“梓雨,你住的公寓是公司给安排的?”

    “是啊”夏梓雨点头,回忆了一下,说:“换了没有多久的,之前是六个人一起住的。”

    夏崇简说:“现在还是合住?”

    夏梓雨想到白灵萱,略微有些不舒坦,说:“是啊,现在是两个人合住的公寓。”

    夏崇简沉吟了一会儿,就说:“我看过你演的几个角色,有没有兴趣到晟世来?”

    夏梓雨有些惊讶,睁大了眼睛瞧着他。当初在进娱乐圈的时候,夏梓雨的确想要去晟世,毕竟那可是圈子里最大的娱乐公司,待遇也是最好的,里面金牌经纪人和导演都很多,每年都能捧出不少知名艺人。

    只不过,夏梓雨知道自己的势力的确不够,虽然她觉得自己是有演技,可没接过什么好剧本,还没出过代表作。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初在公司签订了合同,合同全都是十年的,现在才过去两年,如果要解约反高额的违约金她就付不起。尽向丸才。

    夏梓雨开玩笑说:“我这么普通的艺人,晟世也要的吗?进去之后恐怕还被人说走后门了。再说,卖了我也不够付违约金的钱啊。”

    夏崇简挑眉,说道:“怎么不够,卖给我就够了。”

    夏崇简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我瞧过你现在公司的业绩了,规模不是很大,也不是很正规,一年里公司能抢到的剧本也不多,你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发展的空间。至于违约金,我可以先帮你付上。”

    夏梓雨的确很心动,她当初进这个圈子,的确也有喜欢演戏的这个因素,不单单只是为了挣钱,她也曾经想过要大红大紫,成为影后,享受那种站在巅峰的感觉。可是越是了解这个圈子,越是发现,有些事情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这里不是有演技有实力就能扬名立万的地方。

    夏崇简说:“违约金先由我来出,等你大红大紫之后,再把钱还给我。至于利息,还钱之前呆在我身边,怎么样?”

    夏梓雨不禁抿唇一笑,说:“要是我一部戏就火了,你可赚不到什么利息。”

    夏崇简说:“那可不一定。”

    “哦?”夏梓雨说:“这笔生意怎么看都是你比较亏啊。我可是夏老板亲自带进晟世的,如果短时间内活不了,夏老板脸上无光。若是短时间内火了,你就没有利息赚。”

    夏崇简说:“这些常规盈利并不是能赚大钱的地方,我期待的是惊喜。”

    夏崇简想将夏梓雨留在自己身边,他向来是有信心的人,那个惊喜或许就是日久生情。

    夏梓雨说:“我回去和经纪人谈一谈。”

    “好,等你的消息。”夏崇简说。

    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竟然忘记了时间,夏梓雨再一瞧,已经很晚了。夏崇简其实是故意的,他看过那些相片和视频之后,可不想夏梓雨再回公寓去了,万一再被人拍了怎么办?所以他故意拖延时间,差不多了才说:“这么晚了,餐厅楼上有酒店,不如就在这里住一晚吧,离剧组也近,这么晚回去也不方便。”

    夏梓雨也累了,吃饱了感觉身体有些懒惰,于是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

    夏崇简带着她出了包厢,然后直接坐电梯上楼,他早就订好了房间。

    夏梓雨进了房间,才发现是一间套房,有两间卧室,原来夏崇简也不打算回去了?

    夏崇简并不着急,他怕自己如果太急功近利会吓到夏梓雨,所以尽量显得甚是温柔。其实他内心中的确是急躁不安的,有一种下意识的感觉,一刻不将人拴在身边,就怕人消失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

    夏崇简说:“快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正好可以顺路送你到剧组。”

    这个顺路恐怕又是个借口,夏梓雨实在对他了解极了,又觉得好笑又觉得高兴,也不拆穿,就点了点头,说道:“明天见。”说完了就快速的进了房间关上门。

    夏崇简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不急着回房间,瞧着夏梓雨紧闭的房门有些出神。他瞧了一会儿,就拿出手机,助理已经将查到的情况汇报了给他。

    白灵萱将报道卖出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匿名,她就是找了个自己认为的熟人。不过这熟人只是合作过的八卦杂志社记者而已,都是唯利是图的人。夏崇简派人去查,那人见钱眼开又怕事,直接就将白灵萱给招了出来,什么都说了。

    夏崇简看了白灵萱的资料,果然是和夏梓雨一个公寓的艺人。资料上写着和夏梓雨关系比较亲近,一起进圈,一直是在一起住的。

    夏崇简不禁冷笑了一声,站起来转身进了房间。

    夏梓雨洗漱之后就换了衣服倒在床上,抱着抱枕侧躺在床上。第一次和夏崇简约会,感觉还不错。虽然之前她和夏崇简都快成老夫老妻了,不过约会这种事情,还真一次都没有过。

    夏梓雨还有些兴奋,睁着大眼睛,一点困意都没有。

    她脑子里不禁胡思乱想起来,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夏崇简亲自送夏梓雨去剧组,不过夏梓雨可不敢让他把自己送到里面去,就在基地门口,不显眼的地方停了车。若是真让别人瞧见了,估计免不了一阵腥风血雨,到时候真的要上头版头条了。

    夏梓雨进了基地,一直往里走,基地很大,不只有他们一个剧组在拍戏,还有另外两个剧组,他们在最里面,剧组比较远。

    因为是大早上,剧组都还没开工,基地显得有些冷清,夏梓雨一个人往里走,正要拐弯,忽然就听到一声暧昧的叫声。夏梓雨被吓得一个激灵,这大白天的,还是公共场合,谁这么大的胆子。

    她可不是好奇心重的人,这种事情碰上了可不是好事,夏梓雨本来想赶紧走开的。不过下一秒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白灵萱嗲声嗲气的说:“周老板,你轻点啊,万一弄出印子来,我可怎么见人啊,我一会儿还要拍戏呢。”

    一个男人的声音,听着就猥琐,说:“小美人,可是你主动来找我的,这会儿又来吊我胃口了。”

    白灵萱呻吟一声,撒娇的说:“人家求你的事情,你到底答不答应啊,这点小事情,你难道还办不到吗?”

    “可是……”男人说:“我给你问过了,那边说有个富商将夏梓雨的报道买下来了,他们都收了钱,不敢发了。”

    夏梓雨顿住了脚步,那男人自己应该不认识,这两个人怎么会突然提到自己?她不由得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拐弯的角落里有一间小仓库,不过估计一直没用搁置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隔音也不好,里面两个人说话听得清清楚楚。

    “怎么这样呀~”白灵萱仍旧嗲嗲的,说:“我可不依呢,什么富商啊,能比的过周老板您吗?”

    那男人被白灵萱一句话哄得飘飘然,乐呵呵的说:“美人说的对,这话的确说的对。”

    “就是嘛!”白灵萱赶紧继续说:“周老板,你快帮帮人家嘛,夏梓雨那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她天天在我面前嚣张的很呢,您可要帮我把那些照片和视频发出去,倒时候大家都知道她是个放荡的破烂货,看她怎么嚣张!”

    周老板还有点迟疑,但是又被白灵萱迷得晕头转向的,说:“那夏梓雨有没有什么后台?要是有后台……”

    白灵萱抢着说:“她啊,一个没爹没妈的,哪有什么后台啊。她就是个假清高的,平时经纪人叫她去陪个酒都不肯定去,她还以为自己真是玉女呢,又不是让她脱光了衣服躺床上。”

    周老板一听,没有背景,那岂不是就好办了,说:“你放心,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回去就帮你办妥,今天肯定会把新闻发出来的。”

    “真的!”白灵萱高兴的不得了,更加卖力的呻吟哼唧起来。

    周老板说:“我上次在基地里瞧见那个夏梓雨一回,穿上古装的扮相,啧啧,还真被说,勾人的厉害啊,哈哈。”

    白灵萱一听,就知道这周老板又惦记上夏梓雨了,娇嗔着说道:“你欺负人家啦,你占着人家的身子,怎么还想着别的女人,讨厌死了。”

    “小美人别生气,我这就让你舒服。”周老板口里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对夏梓雨心痒难忍,就说:“你不是和夏梓雨关系很好吗?你若是能把她给我弄到手,我以后肯定好好疼你啊。”

    白灵萱轻哼了一声,心中磨牙不止,怎么谁都对夏梓雨念念不忘的,不过还是笑着说:“这有什么问题啊。等夏梓雨的丑闻一爆出来,她就是个破烂货了,周老板想要玩玩,她肯定感激还来不及呢,肯定会把周老板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好啊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周老板顿时干劲儿十足,里面又是一片浪叫声音。

    夏梓雨惊了一跳,自己有什么丑闻?白灵萱居然非这么大的功夫要搞臭自己。她没想到,白灵萱会变成这样,她的确是瞎了眼睛,才会和她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夏梓雨不敢多留,她将手机录音关上,然后匆匆离开了,就怕被他们发现。

    夏梓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丑闻,她一项洁身自好,陪酒陪睡的工作是绝对不会做的,接的戏多数是配角,也没什么很过激的镜头,至今为止都还没拍过真的床戏。她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来。她可不知道,白灵萱在她的房间里放了录像机,拍了她的裸照。

    夏梓雨有点心神不宁,一上午拍戏都心不在焉的,不过她镜头不多,多数时候被当做背景布用,也没有被导演抓住ng不停。

    夏梓雨想了半天,觉得这样不是事儿。娱乐圈里复杂的很,不是自己行的端做得正就不会被黑,那些黑黑们总有一百零八种方法将事实黑白颠倒。夏梓雨不能安心,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处理的好这件事情。她又不敢找经纪人,经纪人恐怕是帮着白灵萱多一点。

    中午午休,夏梓雨就拿着手机,跑到基地最里面的酒店去了。那里有无线网,她将手机里的录音拷贝了出来,然后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给夏崇简打了一个电话。

    夏崇简正在夏家老宅,他有段时间没有回老宅了,夏老让他回去吃一顿午饭。夏崇简正好今天事情不多,所以就回去了。

    夏梓雨的电话打过去,却没有人接。夏崇简之前和夏老谈了些事情,手机就调成了静音,没有发现。

    夏梓雨心想着,或许夏崇简在开会,她干脆发了条短信过去,说有急事想请他帮忙。

    夏梓雨在酒店里等了好半天,就是没有等到夏崇简回电话。她又怕这里有狗仔队,或者其他艺人,让人瞧见自己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就不好了。

    正想着,夏梓雨往酒店玻璃门外一瞧,顿时惊了一跳,白灵萱正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往这边走。

    那男人估计有四五十岁了,略微秃顶,长得很胖,下巴上吊着个嘎达肉,随着他大笑,好像能摇动似的。

    夏梓雨可不想和她们碰个正着,赶紧跑到电梯间,进了电梯,随便按了一个楼层数。准备到楼上躲一会儿,然后再离开。

    夏梓雨在十层,楼道里很安静,并没有出入的人。夏梓雨等了有十分钟,心说那两个人应该不在大厅了,就按了电梯准备下去。

    中午电梯没什么人用,这里是基地专门的酒店,设置不是特别好,住的都是各个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一般早上和晚上收工人比较多,平时大家都在忙,就很冷清。

    夏梓雨进了电梯,只有她一个,并没有其他的人。她按了一层,电梯关上就往楼下去。

    “叮”的一声,电梯不过下了两层,在八层就停住了。电梯门打开,夏梓雨不由得一怔,进来的那人不就是那个和白灵萱一起的男人?实在是冤家路窄,不过白灵萱并不在。

    男人瞧见夏梓雨,脸上露出惊讶和高兴的表情。他走进电梯,用猥琐的眼神打量着夏梓雨的全身,在她腰臀的地方来回逡巡着。

    夏梓雨被他看的全身发毛,做出一派镇定的样子,想着马上就到楼下了,忍一忍也就行了。

    电梯门才一关上,那男人忽然一把抓住了夏梓雨的肩膀,将人压在了电梯壁上。

    “唔……”

    夏梓雨后背撞得生疼,感觉电梯都晃了,晃得她头直晕。

    男人死死的压住她,抓住她的双手,说:“嘿嘿,我可逮到你了小美人,我可不知道我注意你多久了。”

    “你做什么,放开我。”夏梓雨侧过头去,避开那人凑过来的脸,恶寒的不得了,被他一碰,感觉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男人说:“你乖乖跟我走,要是不老实,我就在这里将你扒光了强了你,你看到了没有,那电梯那里可是有摄像头的,到时候宣扬出去,看你还怎么继续混。”

    夏梓雨气得眼前发黑,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眼看着电梯就要下到一层了,男人却还放肆的在她身上乱摸,说:“考虑好了没有,电梯一开门,外面没准有好多人,你要让大家都瞧着你光裸的样子吗?”

    夏梓雨挣扎不开,心里急得要命,就听“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层,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了。

    “跟我来吧美人,我……哎呦!”

    男人兴高采烈,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就趴在了地上,疼得哎呦哎呦大叫起来。

    夏梓雨忽然被放开,心中松了一口气,抬眼去看,不由得一愣,只瞧电梯外面站着一个男人,不是夏崇简还能是谁呢?

    夏崇简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夏梓雨说有急事要帮忙,他立刻就从老宅离开了。好在老宅离剧组不是很远,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他到了剧组,听人说夏梓雨好像往酒店的方向去了。他到了酒店,在大厅里转了一圈也不见人,正想打个电话问问,忽然就看到电梯开了。

    这电梯门一开,夏崇简登时铁青了脸色,夏梓雨正被一个男人压在墙壁上,那男人整个身体都贴在夏梓雨身上,眼睛里都是欲望。

    夏崇简当下一把将那男人给拽了出来,他生在豪门世家里,不只是身边配着保镖,从小就练过手上功夫,下手可是不轻的。

    夏崇简一腔怒火,狠狠的在那男人脸上抡了几拳。那男人被打的抱头?窜,嘴里喊着:“救命啊!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再敢打我一个试试看。”

    他才说完,就又挨了几下。疼得只能哼唧了,连话都说不全。

    夏梓雨一瞧夏崇简双眼赤红冷着脸的模样,恐怕他会一激动再弄出人命来,赶紧跑过去抱住夏崇简,说:“我们走吧,别再打了。”

    夏崇简冷眼看着地上疼得扭来扭曲的人,沉着嗓音说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我是夏崇简。”

    那在地上滚着的男人一下子就被吓傻了。他是隔壁剧组的投资,家里有些势力也有些钱,在剧组里认识了白灵萱,被他迷得晕头转向的,就答应帮白灵萱办事。结果他又对夏梓雨起了歹意,却没想到夏梓雨真的有大靠山,竟然是夏崇简!

    夏崇简谁不认识?恐怕就算出了娱乐圈也没有人不知道的。要想在商圈里混,夏家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夏崇简出了一口恶气,握住夏梓雨的手,就将她带出了酒店。

    夏梓雨怕她和夏崇简站在一起太过招摇,就和夏崇简到车上去了。

    夏崇简脸色还不怎么好看,说:“你说有事情要帮忙,就是被那个人盯上了?”

    夏梓雨摇了摇头,刚才不过是个意外而已,她将手机递给夏崇简,说:“我今天早上到基地,不小心听到一段对话,我自己不知道怎么才能解决,所以想请你帮忙。”

    夏崇简皱了眉,接过手机,打开录音,白灵萱和周老板猥琐的声音就传了出来。那个周老板就是刚才想要对夏梓雨施暴的男人,声音很好辨认,一听就知道了。

    录音是从一半开始录的,不过并不妨碍整件事情的连贯性。夏崇简的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夏梓雨并不知道视频和照片的事情,所以听不懂白灵萱和周老板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夏崇简知道这事情。他没成想,将报道买了下来,白灵萱竟然还不老实。夏崇简的确是想整治白灵萱的,不过还没来得及,这是逼着他下狠手。

    夏梓雨怕夏崇简误会她,等他听完了,立刻说:“我不知道白灵萱说的丑闻是什么事情,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又无计可施,不认识什么人,所以才想到要麻烦你的。”

    夏崇简拍了拍她的头顶,说:“别担心,我会帮你摆平的。”

    夏崇简开了口,夏梓雨当然是放心的,说:“谢谢你。”

    夏崇简趁机说:“这个白灵萱是和你一起合住的艺人吧?”

    “……是。”夏梓雨点头。

    夏崇简说:“那你还是不要继续住在公寓里了,搬出来吧。”

    夏梓雨的确不能再回去了,谁知道白灵萱会出什么阴招,说:“正好,我一会儿就打电话给经纪人,说解约的事情,订好了解约也就不用回公司派的公寓了。”

    夏崇简说:“我有一处别墅,就在这剧组附近,一直没有住人,你可以暂时住在那里。”

    若换了别人,估计夏梓雨是不肯住进去的,不过这个人可是夏崇简,她也就没有推拒,马上找个房子,又要私密性好,不能整天被狗仔队偷拍,实在是个困难的事情。

    夏崇简说:“一会儿我让人把钥匙送过来。”

    “谢谢。”夏梓雨看了一眼时间,竟然马上就要过了午休的时间了,说:“我要先回拍摄点了,有时间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

    夏崇简被她逗笑了,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说:“那是什么时候?我可要问清楚点,不然你要是耍赖皮怎么办?就今天晚上怎么样?不用出去破费,我想吃你亲手做的饭。”

    夏梓雨一怔,她当了那么多年的长公主,最后成了皇后,一直被人伺候着,好久没做过饭了,而且她以前做饭也不怎么好吃。

    夏梓雨有点不好意思,说:“还是我请你出去吃吧,我做的饭可不好吃。”

    “我很好养活的,”夏崇简说:“扒拉白米饭我也咽得下去。”

    夏梓雨说:“可不是白米饭那么简单,到时候黑暗料理你也要吃。”

    夏崇简说:“当然。”

    他说完了,探身在夏梓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快去吧。”

    夏梓雨忍不住嘴角悄悄的勾起来了,虽然夏崇简对以前的记忆模糊不清,只是对她仍然很好。夏梓雨心中一阵甜蜜,在夏崇简离开的时候,她伸手拉住夏崇简的袖子,快速的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只是轻轻一碰,速度很快,立马就离开了。

    夏崇简有一瞬怔愣,夏梓雨已经来开车门下去了,一眨眼就跑了个没影。

    夏崇简低笑了一声,不禁摇了摇头。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说道:“你是不是有个别墅,挨着影视基地。”

    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有啊,我昨天还住在那里的。”

    “借我用一用。”夏崇简说。

    “什么?”电话里的男人笑了,说:“你不会让夏老扫地出门了吧?找我借房子干什么,你那么多房子呢。”

    夏崇简说:“急用,其他地方的都不合适。”

    “呦呵呦呵?”男人笑起来,说道:“不会是想金屋藏娇吧,你放到我那里去,小心我把人抢跑了。”

    夏崇简说:“那还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男人大笑起来,说:“我听你的口气,怎么感觉你玩真的了?”

    夏崇简说:“我和你不一样,我从来不是随便玩玩的人。”

    “呦呦呦,刚夸你一句,你就开始损我了,还想不想我借你房子了,那可是我金屋藏娇的地方,现在里面还住着人呢,要借给你我还要把人给轰出去。”

    夏崇简说:“你叫人把房间收拾干净了,晚上我会过去,钥匙你让人送到旁边的影视基地。”

    男人“啧啧”了两声,说道:“原来你是看上一个小艺人吗?费这么大工夫。行,我一会儿就让人给你送过去,误不了你的好事的。我对你的大恩大德,你可记得报答。”

    夏梓雨从停车场往拍摄点走,她中午卸了妆换了衣服,这会儿还要回去重新弄,所以就走的快了点。

    “梓雨。”

    夏梓雨听到有人叫她,回头一瞧,就看到赵翰诚正靠在不远处一棵树上,抱臂抽烟。人家都说赵影帝是个十足的好男人,什么不喝酒不抽烟,还会做饭之类的。不过这只是对外的公众形象而已,夏梓雨心说果然是不能信的。

    赵翰诚脸上没什么笑容,将烟掐灭了,走过来瞧着夏梓雨没有立刻说话。

    夏梓雨被他瞧得有点发毛,说:“赵老师,有什么事情吗?”

    赵翰诚离得她很近,夏梓雨不禁退了一步。

    赵翰诚说:“你和夏崇简走的很近?你喜欢夏崇简?”

    夏梓雨被问的一愣,她喜欢夏崇简那完全不用问,她的确喜欢夏崇简,对她来说夏崇简比什么都重要。只是夏梓雨很惊讶,赵翰诚是怎么知道的?

    赵翰诚只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赵翰诚脸上表露出怒意来,说:“你什么时候认识夏崇简的?就是那次夏崇简来剧组的时候?你们才认识几天?你喜欢他什么?就因为他有钱?”

    赵翰诚的口气不好,夏梓雨一怔,随即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冷着声音说:“这和赵老师没有关系。”

    “有。”赵翰诚抓住了她的手腕,将人拉到他的面前,说:“我喜欢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夏梓雨吓了一跳,没想到赵翰诚会说这种话。她和赵翰诚才是真真正正的没有什么交集,她怎么以前完全没瞧出来赵翰诚喜欢她?

    夏梓雨说:“抱歉赵老师,我马上还有事,现在要走了。”

    赵翰诚并不放开她,说:“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不比夏崇简差,夏崇简能给你的我也都能给你。他可以捧红了,我也可以。我可以带你,不用多长时间,就能把你带红。”

    赵翰诚的手劲儿很大,夏梓雨觉得手腕都被抓的生疼。要不是这里是剧组,可能有人路过,她现在真想张嘴咬赵翰诚的手腕一口。可是要是被人看到自己咬大影帝,估摸着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夏梓雨说:“赵老师,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也不想明天被杂志爆吧?”

    赵翰诚说:“我不在意上杂志,也不在意公开我们的关系。”

    夏梓雨一口老血,差点梗在嗓子眼里下不去,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公开个鬼啊。她怎么以前不知道赵影帝是个神经病,果然深入了解都会幻灭。

    夏梓雨深吸一口气,说:“我是喜欢夏崇简,我和他早就认识了,赵老师不知道情况而已。我的话说明白了,您可以放开我了吗?”

    赵翰诚听到这些话,表情都有些扭曲了,不过手劲儿松了一些。夏梓雨趁机将她甩开了,然后快步离开,生怕他再追上来。

    夏梓雨焦头烂额的,跑回了拍摄点,差点就迟到了。耽误下午拍摄,那可是要被导演骂的。导演的脾气一项很大,被他骂哭的女演员比比皆是。

    夏崇简并没有离开停车场,过了一会儿就有一辆特别骚包的兰博基尼开进了停车场,一个漂亮的挑头,直接停在了夏崇简车的旁边。

    一个穿的很骚包的男人从车里下来,然后敲了敲夏崇简的车窗玻璃,说:“钥匙送来了。”

    夏崇简没有下车,降下车窗,说:“谢了。”

    男人说:“你的神秘女友在哪里,我都亲自送钥匙过来了,你不让我看看吗?”

    夏崇简有些无奈的笑了,说:“还不是我女朋友。”

    “什么?”男人震惊的睁大眼睛,说:“你不会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吧?”

    夏崇简将钥匙拿了过来,说:“别把你的爱好强加在我身上。”

    男人说:“什么我的爱好,我可是有原则的。”

    夏崇简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男人对他赶人的作法很是不屑,说:“我家可是有虹膜识别的,你拿了钥匙就赶我走?”

    夏崇简说:“记得回去把你那个虹膜锁删掉。”

    男人:“……”

    最后男人也没见到夏梓雨的面,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下午赵翰诚回来之后就开始继续拍戏,赵翰诚显然状态非常不好,但是他是影帝,导演是不会骂他的。拍到四点钟的时候,因为男主状态不佳,所以进度很慢。赵翰诚忽然就说了一句身体不舒服,然后被助理和经纪人带走了。

    男主都走了,他们这一组的戏是没法拍了,于是只能提早收工。

    夏梓雨倒是高兴了,提早收工她偷着乐还来不及。于是夏梓雨就高高兴兴的换了衣服,然后飞快的往基地外面跑,想要打电话给夏崇简。

    不过她刚跑到停车场,还没出基地,就看到熟悉的车,夏崇简根本没走,就一直呆在基地里。

    夏崇简也瞧见了她,立刻开了车门,让她进来,说:“怎么这么早?”

    夏梓雨说:“男主有事情离开了,导演大发善心让我们提早收工。”

    夏崇简笑了,说:“正好。”

    夏崇简开车直接带着夏梓雨到了剧组旁边的别墅去。别墅里的剧组的确非常近,基本上步行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而且从外面看上去很大,也很奢华的样子。

    夏崇简将钥匙递给夏梓雨,说:“这是钥匙,之前有虹膜识别,已经删掉了,你可以录一个你自己的。以后你就可以住在这里,去剧组也方便。”

    夏梓雨爽快的接了,跟着夏崇简进了别墅院子,走上台阶。

    夏梓雨拿着钥匙开了门,玄关处很大,一楼是个大客厅,看起来极为有格调,还有不少抽象摆件。

    夏梓雨正好奇的左右看,心说这里虽然很奢华漂亮,不过怎么感觉风格和夏崇简有点不太像?夏崇简什么时候这么闷骚了?

    她正瞧着,忽然就听“哒哒哒”的声音,竟然从楼梯上跑下来一个只穿着大红色吊带裙,衣着十分暴露的女人。

    夏崇简也愣了,他哪里想到自己竟然被阴了,那小子还留了个女人在别墅里,这不是诚心报复吗?唯恐夏梓雨不会误会自己。

    夏梓雨有点傻眼,就瞧那衣着暴露的女人跑下来,娇滴滴的说:“夏老板你来了,哎呀真是抱歉,我忘记时间了,我应该提前十分钟离开的,我现在就走!”

    女人说完了,赶紧从玄关处一溜烟挤了出去,跑掉了……

    夏崇简只觉得两边太阳穴突突的跳,赶紧说道:“那个女人,我不认识。”

    夏梓雨半天没反应过梦来,夏崇简怕她误会更怕她生气,只好招人了,这房子是借的,女人他是真的不认识,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梓雨自然相信他,说:“我还是不要住这里了,借的实在太麻烦了。”

    夏崇简拉住人,将她按坐在沙发上,说:“不麻烦,我都被整了,你再不住这里,我可是亏大了。”

    夏梓雨眨了眨眼睛,最后拗不过夏崇简,只好住了下来。

    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一起准备黑暗料理。他们倒是高高兴兴的过了一晚上,却没成想网上出现了新的麻烦。

    夏崇简将白灵萱的新闻又压了下来,不过网上还是多了一条关系夏梓雨的劲爆新闻。

    据说影帝赵翰诚和小艺人夏梓雨因为同在一个剧组,日久生情已经开始秘密交往了。关于影帝的绯闻,不火都难,更别说还有配照片了。

    第73章 绯闻

    -

    第73章 绯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