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凌倪淑倪芬倪 - 第一章 失心奇劫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头昏脑胀”的气氛就像它的店名一样,让人头昏脑胀。

    这就是pub的共同特征--重金属音乐、空气混浊、造型前卫的客人·动的躯体。空调设备呼出飕飕的冷空气,以降低热舞后的体温。

    董青萝只踏进这间pub十分钟便确定自己的听力受到损害。

    “阿阳,你确定我要找的人,今天晚上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她努力与喇叭爆出来的音波抗吼。今晚适逢pub的周年庆,各路舞棍全汇聚在五十来坪的空间内,将舞池和餐桌的空隙挤得满满的。她和同伴艰辛的挤到一个角落,环视一圈周遭的装潢。

    金属餐桌围绕着巨大的舞池,对面那几间暗室据说只有老板的好友或贵客才能预约,而她想谈话的对象目前正待在其中一间小包厢里。

    青梅竹马的陈朝阳凑近她耳边大吼:“分局里上个星期传来消息,一位专走欧美与中东路线的人口贩子来台湾拓展市场,『头昏脑胀』的幕后老板就是他们在台湾的接头对象。目前两方人马已经取得共识,明天准备运出第一批『货色』,今天在这间店里帮他们饯别。”

    “中东”这两个关键词眼让她精神一振。“对方的老大是什么来头?”

    “警方只知道他是个英国与阿拉伯混血儿,向来以『约翰』做为代号。”陈朝阳双手圈成喇叭状,在她耳边大喊:“他是中东地区人口贩卖的大盘商。举凡在该地活动的事项,很少有他不清楚的。而且据说他拥有完整的纪录资料,对每件『货色』的去路也了若指掌。我想起你曾经提过令妹似乎在中东失去消息,才对他特别留心。”

    “谢谢,谢谢。”董青萝感激的握住他双手。“下个星期咪咪来注射五合一预防针时,就算在我的帐上。”

    陈朝阳满怀希望的觑向她。“好!至于你替咪咪打完针之后的那场电影就由我来付钱。”

    董青萝好笑的推他一把,没有把他的话当真。显而易见,看电影的念头大可拋进太平洋了。

    打从七岁那年,董爸、董妈搬入陈家隔壁开始,陈朝阳就栽在他们娇娇美美的独生女手上。而且一跌二十年。

    严格说来,董青萝并非什么闭月羞花的绝世美女,对异性却别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

    “清秀细致”似乎成了她的专属形容词。一六三的身材不能算矮,却因为太过清瘦而显得单薄。吧掌大的小脸配上樱桃似的小嘴,相形之下,一双大眼睛更显得灵动有神。

    她的肌肤呈现一种漂亮的奶油色,既不会白皙得令人担心多看一眼都会让她淤青,也不会黑到半夜走在街上被当成夜景。可惜,邻家女孩的形象只会为她的专业带来困扰,尤其当饲主牵着体型等于她二分之一的大型犬上门时,开头第一句话通常是:“可不可以请块头更大的兽医出来?”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分量加倍、专业不变,上个月她把削直的发丝烫成蓬松的弹性卷,看起来更添几分韵味,害他堂堂中正分局的魔鬼警官心头小鹿乱撞。

    男人追求女人,不怕被拒绝,只怕对方没发觉。就像董青萝一样!直到现在她还嫌他世面见太少,才会没鱼虾也好。

    若不是自己占拥天时、地利、人和,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得知她有一个自幼离散的妹妹,又可以趁着职务之便帮她探听点消息,早八百年前使被她当成烦人的苍蝇,赶到厕所清理病畜的排泄物了。

    “对面有动静!”他睐见一道人影从包厢闪出来,连忙扯扯她的衣袖。

    “在哪里?”董青萝精神一振。为了这一刻,天知道她已经等了十年。

    “舞池另一端那个穿著长袍的阿拉伯人,看到没有?”陈朝阳为她指明目标物。

    五颜六色的舞台灯在暗室内乱转,实在很难辨明客人的长相。她极力想看清遥遥彼端的人事物,却只看出一个模糊的影子。

    “看到了!”银白色的光线恰好扫过对方的脸孔。她的手心发热,紧紧按在胸口。

    “他好象站在门口守卫,我们该如何接近核心人物?”

    “今、明两天是这票人的大日子,他们必定不希望节外生枝。我亮出证件,表明只是进去问个话,台湾的接头人应该会配合。”陈朝阳还算有点经验。

    “你是当差的,他们是贼头,两方能对得上眼吗?”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警民合作』,警察和小贼偶尔也会互施小惠的。”他保证。

    “那就好。”她的眸心放光。“我只想确定约翰是否握有详细的走私名册,你能帮我问出来的话,那就谢天谢地了。”

    “但是那些中东人看起来不像会说中文,你熊和他们沟通吗?”

    “当然,你以为我学了四年的阿拉伯语是学假的?”董青萝全神贯注于对面那个外国仔。

    “原来你眼吧吧跑去找人学什么阿里不答话,就是为了这一天?”

    “是『阿拉伯语』!”她瞪死党一眼。

    从十七岁那年得知自己有个妹妹开始,她就把阿拉伯语列为将来必修的第二语言了。

    身为虔诚的基督教徒,她的养父母从来无意隐瞒她的身世。即使董氏夫妇担心在真相揭露之后可能失去心爱的养女,他们也平心的将之视为上帝的旨意。

    原来在她半岁大的时候,董父派驻到香港的分公司,当时香港政府破获一个庞大的贩婴集团,长年向大陆的贫穷家庭收购婴儿,再转手卖给香港成日本的不孕夫妻,牟取暴利。

    当时董母担任社福机构的义工,负责照管这十数个尚未长牙的小婴儿。警方则依据集团的帐册纪录,一一联系孩子们的原生家庭。

    半年过去了,其它小娃娃陆续被送回家,只有一个从上海拐买来的小女婴始终没有人出面认领。警方试着联络女娃儿的父母,却得到一个“该户人家业已迁离本址”的消息,小娃娃顿时成了香港政府无处安置的山芋。

    社福机构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就地为她寻找收养家庭。而不孕的董氏夫妇眼看机不可失,连忙提出收养申请,正式成为她的法定双亲。

    二十七年来,他们从不吝于施与她爱和关怀!在她需要的时候,提供一个可以哭泣或欢笑的臂弯。即使上天赐给她一双亲生父母,也不会像董氏夫妇如此称职了。

    “我和你妈咪早已商量好,你有知道自己身世的权利。”董父温和的看着心情激荡的女儿。“如果你希望与原生家庭取得联系,我们会在能力范围之内,尽力帮你找到他们。”

    一开始,董青萝不想!她不愿与一个将儿女当成赚钱工具的家庭扯上关系。

    “就我们所知,你应该有一个妹妹。”养母揭露的消息却改变了她的念头。“我们和当地的户政单位一直保持联系。在你十一岁那年,你的生父母又搬回原来的地址,但是最年幼的女儿却失踪了。大家都怀疑你的父母又卖掉她,可是一来户政单位人手不足,无法追查下去;二来政府机关也不重视这种小案子,所以你妹妹失踪的消息也就不了了之。”

    “他们卖了我还不够,居然又卖掉另一个女儿?”青萝无法置信。

    董母无奈的点点头。“消息传入我们耳中,我和你爸爸无法坐视不理。可是在层层的官僚体系下,我们两个外地人实在找不到施力点,只能尽量查出你生父母后来居住的地点,以及当时在该地区比较活跃的人口中介集团。”

    直到这一刻,她才体会养父母爱她多深。以她的个性,一旦知道真相后必定会努力找出妹妹的下落,于是他们尽可能先帮她做了访查。光凭这一点,她便欠他们太多太多。

    “然后呢?”青萝屏住气息,等待最终的答案。

    董氏夫妇互相交换一下眼光,决定由董父开口。

    “当时有很多国外的人口贩子前去内陆地区收购未成年儿童,卖到…嗯…比较『特殊』的场所。”董父尽量以最含蓄的措辞让她理解。“你的妹妹应该落在营销中东市场的贩子手中。”

    青萝怔怔的望着父母,无法落泪,无法思考。

    她的妹妹!一个无缘的小血亲。这十多年来,她究竟过着何其悲惨的人生呢?

    “我妹妹小我几岁?”她轻声问。

    “我们只知道你的本家姓『杜』,以及那小女孩叫做『青梅』,除此之外缺乏任何资料。”董母温柔的将她揽入怀中。

    杜青梅。有名有姓,妹妹的存在更加真实了。

    青萝,青梅,这原是一双姊妹的名字,如今却人海天涯。脑中的空白开始凝聚,汇成一个鲜血淋漓的漩涡,如同一颗被剖开的心脏,疼出她再也禁受不住的泪。

    “爸,妈,我不能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独善其身下去。如果妹妹和我一样生长在充满爱与关怀的环境里,我还能试着遗忘她,开展自己的未来,可是现实并非如此。她可能活在一个悲惨的深渊,而我却幸福无恙!”青萝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一定要找到她才行!”

    从此之后,她的人生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她近乎饥渴的>吸>收一切与中东相关的信息,积极结识她所能接触到的每一个中东人。

    她的书架上堆满了介绍中东地区的书籍,剪报簿内搜集了与中东相关的所有报导。大学联考放榜时,她痛苦的徘徊于阿拉伯语文学系与心爱的兽医系之间,最后终于还是让兴趣占了上风。为了平衡心中的罪恶感,她马上透过大学的语言中心,与一位阿拉伯学生进行语言交换。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她的一切苦心即将在今晚获得代价。她即将从一个人口贩子口中得到她需要的资料。

    董青萝定定凝望着vip包厢,彷佛担心约翰会从空隙中飞走似的。

    “哇咧,完蛋了!”陈朝阳突然叫出来。

    “你不要忽然嚷嚷吓人好不好?怎么回事?”她惊魂甫定的拍拍胸口。

    “老四也来了。”陈朝阳懊恼的指着另一道接近包厢的身影。“那家伙两年前被我提过,最近刚从苦窑里蹲出来。妈的!他如果看到我,一定先干架再说,什么正事都甭谈了。”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平常应该广结善缘吗?”青萝无奈的白他一眼。“没关系,我自己过去好了。”

    “那怎么行?”陈朝阳想也不想的否决。

    “我已经来到虎穴,只差临门一脚,你现在叫我退回去,门都没有。”她的意志更坚定。“你留在这里等我消息,我马上回来。”

    “喂,等一下…”

    青萝灵巧的躲过它的抓攫,顺势将一位女客往他的怀抱推过去。这一栏一阻的时间,已经足够她遁入人群里。

    困难的挤过满室人群,来到包厢外面,她尚未发话,对方抢先一步。

    “你想做什么?”绰号老四的台湾人恶狠狠的喝问。

    “警察。我和你们老大有约。”她晃了晃方才从陈朝阳腰间摸来的证件,不等对方看清楚便收回来。

    老四半信半疑的瞄她一眼。

    “…你等一等。”看门狗闪进门里,叽哩咕噜讲了几句后,又回身出来。“我老大说,今天原本不是警察讨规费的日子,既然你人都到了,大家交交朋友也好。”

    他们显然认为警方收到今天有大人物上门的密报,借故来揩点油水。青萝正中下怀,也不急着否认,先随他进入包厢再说。

    进房的那一刻,舞台灯正好划亮她的五官。她刺目的眨了下眼睑,还来不及发话,包厢角落突然响起酒杯摔裂的哗啦声。

    “你!”一个油胖的外国男人指着她,惊骇欲绝的表情彷佛看见了妖魔鬼怪。

    她突然用流利的阿拉伯语开场:“约翰,你的胆子不小,走私人口的生意做到台湾来。”

    “布…布雷…”油胖的男人浑身发抖。

    “我有几句话问你。你要干脆回答也行,和我走一趟局里也行,一切就看你的配合度了。”她冷冷的打几句官腔。

    约翰陡然大喊一声:“利德!”

    “你做什…”青萝的后颈犹似针刺般的轻微戳痛。

    随即,黑暗蒙蔽了整个世界。

    而她甚至来不及涉入正题。

    然后,她来到这里。

    她慢慢从溯思中回过神,约略明白自己中了暗算了。

    天性中实际的一面马上发挥作用。

    眼下并非推敲约翰为何暗算她的好时机,先求生存比较重要。

    她的运气不能算太差。目前正值十月份末尾,沙漠进入温度较和煦的冬季期。即使白日里仍然异常酷热,却比五、六月的暑宜人多了。尤其现在是近傍晚时分,气温大约为摄氏二十三度左右,与台湾相距不远,她的丝衫很适合遮挡太阳,又凉爽通风。

    不过据她所知,沙漠冬夜的气温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