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凌倪淑倪芬倪 - 第二章 失心奇劫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齐磊轻轻碰触自己的鼻端。

    鼻梁呈现轻微的肿胀,不过没断,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他的视线落在床上隆起的暗影,不速娇客已经沉睡了三个多小时。揍他一拳后,她跟着麦达召来的女佣走了,进食、洗沐、睡觉,养回在炽日中蒸发掉的精力。

    佣人征得他的同意,暂时将客人安置在他房里,乘机去整理一间干净的客房出来。

    于是,继被她痛揍一拳后,他的床也被占据了。

    没想到一个清弱的中国女人右钩拳居然如此有劲道,她应该被列入“管制进出口”的名单。

    齐磊坐在窗台前的沙发椅上,合上眼睑。他等待的客人尚未抵达,时间或许够他打个小盹。

    “我没有暴力倾向。”床上忽然飘出歉然的柔音。

    齐磊张开眼睛,但没有马上搭腔。

    “这是我第一次打断男人鼻梁。”青萝把背后的枕头垫高。

    窗帘垂下来,他又背对着光源,莫测高深的脸庞藏匿在暗影中,让她瞧不真切。

    “我的鼻梁没有断。”好半晌,终于传来他低沉的回答。

    青萝发现,他的声音很适合安抚受伤的小乌,前提是他没有语含威胁的时候。方才他对哥哥讲话的神态,足以让罪大恶极的坏蛋不寒而栗。

    “我从来不曾对任何人动粗过,大概是陌生的环境和温度让我暂时性失常吧!”她的语气精含歉意。

    “了解。”阳光从帘隙中透入,正好投射在他的身上,将他圈成一环金色的剪影,平淡的语气缺一之明显的情绪。

    他实在是好看得离了谱,阿拉真神太不公平了。

    “宅里的工作人员向我解释过,今天下午有一队遇到风灾的商队将会进入沙城,你赶着回来为他们调度张罗,才会匆匆丢下我。”虽然他的态度并不热中,青萝仍觉得有必要解释,否则她会良心不安。“我依然认为把弱女子丢在沙漠是很缺乏英雄气概的行为,殴打兄弟更称不上慈祥的表现,然而我的行为终究是太鲁莽了。”

    短暂的一瞬间,齐磊感到啼笑皆非。她这是在咏赞他。抑或贬损他?

    “了解。”他的语汇似乎只储存了一百零一个标准答案。

    青萝感到有些挫折。当主人的态度如此冷淡时,她如何厚着脸皮提出进一步的要求呢?

    “撇开所有的不愉快,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她在话调中添入大量的轻快开朗。“您好,我叫董青萝,为了某些曲折离奇的原因而出现在阿拉伯。等我们更熟稔之后,你或许会有兴趣听一听。”

    齐磊靠回椅背上,一言不发的打量她。

    照理而言,一个晒得半死不活的外国女人应该畏缩又惊惧、急着想逃跑,而不是像她这样镇定自若。

    麻烦!他在心底做下结论。一个略有姿色又禁受得起风苦的女人只会带来麻烦,尤其在这种阳盛阴衰的沙漠小镇里。

    “中国女人都像你这么开放主动吗?”他平稳的声音恍然没有温度的抚触,柔柔滑过她的肌肤。

    “中国女人有没有这么开放我不知道,台湾女人像我这样的倒是不少。”青萝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天知道在他没有温度的队下还能维持开朗的笑弧,可是需要一点功力的。

    危险!她在心底做下结论。一个地位像土番王、又能控制情绪的男人,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她还是速速离开他的领土为妙。

    “你来自台湾?”浓眉飞了一飞。

    “是的。”话题转往她期盼中的方向,青萝连忙把握住机会。“请问我可不可以借用你的电话,同台湾家人报平安?”

    “不行。”他的回绝很平静,也很干脆。

    “为什么?”青萝愣了下。

    “谁会在沙漠中央埋设电话线?”日影偏移,映像出他美得要命的微笑--而且带着明显的椰揄。

    “你大哥明明向我保证小镇上有联外的通讯设备。”她话语隐含着控诉。

    “我哥哥?你是说麦达?”他放松全身的肌肉,更深的陷坐进沙发椅内。“他八成是指城内的卫星通讯系统。”

    “那就对了。”她松了一口气。“我可以借用一下您的通讯设备吗?”

    “不行。”

    “为什么?”她的眉心高高耸起来。

    “最近总部正在调整波段,这一、两天暂时收不到讯号。”他舒舒服服的闭目养神。

    “怎么会这么凑巧?”她满腹狐疑的问。他不会还记恨方才挨她一拳的事,存心找麻烦吧?

    “这种事偶尔会发生,你最好尽早习惯它。”他闲闲的跷起长腿。

    青萝紧紧膛望着他,希望能看出一点点说谎或心虚的表情。结果,她当然失望了。

    此时此刻,这男人的笑容就像极了他那开朗到近乎讨人厌的哥哥!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居然连支电话都没有?”薄愠的语气泄漏出火葯味。

    “咩--”一声动物的尖叫划破所有宁静。

    “咩,咩。”床角的飞飞被突如其来的惨叫吓得跳起来。

    騒动来自于城西的广场。

    齐磊迅速从沙发椅上弹起来,一秒钟前的放松状态彷佛只是出于她的想象。

    “你和飞飞留在这里。”他丢下简洁的指令,蓄势待发的躯体已经冲向门口。

    “等一下,发生了什么事?”青萝听出那是羊群的尖叫,身为一个兽医,她无法听凭动物受苦而无动于衷。

    “我的『客人』到了。”他的话声和眼裨同样凌厉。“你留在房里休息,在我回来之前不要乱跑。”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青萝火速翻开薄被,一个箭步跳下地面。

    然后,她马上发现自己的失策!方才上床时。她的衣服褪到仅剩一件薄如蝉翼的长衫。光线从背后打入,玲珑的曲线完全展露出来。

    “你无法提供任何帮…”他的话声忽然中断了。

    这是所有男人看见女人春光乍现必然会有的反应,他是个男人,当然也不例外。

    “啊!我的衣服呢?”她花容失色,连忙拉起被单掩住自己的娇躯。“你还看什么?快把它还给我!”

    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隆隆的动物蹄踏声由远而近,尖叫声也一阵催过一阵。他的神色迅速恢复凝重。

    “『女人』帮你备妥了衣服,收在柜子里。你待在这里不准出去。”话未说完,高大优雅的身影已经闪出卧房外。

    女人?他是指方才那位侍女?

    “如果你的主人习于把『女人』与佣仆画-等号,显然我和他必须进行一番沟通了。”她郑重的警告飞飞。

    “咩。”飞飞明智的决定置身事外。

    罢了,她只是暂时困居在此处,又不准备久待。这个土番王如何看待女人不关她的事!

    青萝拉开橱柜门,里头挂满了宽大又累赘的阿拉伯女衫。可是情势紧迫,她没有时间挑捡,随手拉出一件就往身上套去。

    另一声尖锐的羊嘶让她的心头滴血。

    “飞飞。你乖乖看家。”她闪身追了出去。

    整群商旅非但进了城,情状还相当凄惨。

    六、七个人都有明显的脱水现象,骆驼背上的布绢货物也沾满了沙尘;沙漠暴风夹着大量沙石,威力相当惊人,刮在皮肤上往往半个小时就血肉模糊,直如被锐利的刀刃切割一般,布绢货物当然更无法幸免。

    青萝倒不关心财物,那群随行的羊只和骆驼才是她注目的焦点。

    为了保持肉类新鲜,商旅通常将活羊及繁殖用的种羊,以赶集的形式流动于绿洲和沙城之间,骆驼更是比金钱更贵重的交通工具。目前人人受到妥善照料,连货物都有专人收集,唯独那群又痛又累的动物受到忽视。

    居民只是匆匆用活动栅栏在广场中央圈成一个圆,将动物暂时关在里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们的需要。

    她迈开大步,直直奔向圈栏处。

    一道伟岸的人影打横里跨出来,阻住她的去路。

    “董小姐,您前来此处有何贵干?”齐磊的语气冰冷,他并不习惯自己的命令被人忽视。

    “我想看看自己能帮上什么忙。”青萝踮起脚尖看往他的后方。

    目前已经有十来位城民正在照料伤患,麦达的身影也混杂在他们之间,其中却没有任何兽医的踪影--或许沙城里根本没有兽医。

    “若您真的有心,不妨加入其它女人烹调食物的行列,目前伤患们非常需要补充营养。”这女人居然看不出来她正在占用大家的宝贵时间!

    “麦地什么什么的先生,你杵在这里和我吹胡子瞪眼睛的时间,已经足够我处理好那只严重撕裂伤的小羊。”青萝的语气比他更坚定不移。

    她举步绕过如山的大块头。

    “请你回去!”不周山又横回她眼前。他下吧朝大屋的方向一点,冷冷的迸出命令。

    青萝也发火了。

    “城主大人,你或许会很意外,可是在我的家乡,『女人』除了是女佣的同义词之外,还能代换为律师、法官、教师,以及目前最需要的;兽医。”她伸出食指,每说一句便戳一下他的胸肌。“事情涉及我的专业领域时,我绝对不会让步。所以,请移开你美丽的身体!”

    她再度绕过冥顽不灵的大块头,奔向动物圈栏。

    齐磊一脸阴煞的瞪着她的背影。什么美丽的身体?既然这个台湾女人这么爱逞强,就任她去吧!现在不让她吃点苦头,将来不晓得还要自作聪明多久。

    十分钟后,他发现自己被她支使得团团转。

    “抓紧它的头!别让他移动!”青萝喝出不悦的娇斥。脑袋从羊屁股后面探出来,又迅速缩回去。

    “我正在努力。”他使劲揪紧两只羊角,喃喃咒骂着。

    城内唯一的医生借了她几项医疗器材--说是“借”其实是被她硬拗来的。医人的道具当然不比医动物的器械来得称手,但莽荡黄沙之中,勉强将就着也过得去。

    她选择一根消过毒的线针,迅速为羊儿缝好臀部的撕裂伤。

    “好了,我们交换位置,你过来稳住它的屁股,让我检查它颈侧的伤口。”她下第二个指令。

    挫败的黑眸与羊儿的褐色眼眸相对。他该死的要如何稳住一只羊的屁股?

    羊儿的眼神彷佛在说:我也很受不了这个拿针戳我屁股的女暴君,所以你并不孤单。

    “动作快一点,以后你们还有很多时间培养感情。”她用力拂开黏在前额的发丝。

    其是热啊!

    他喃喃咒骂了几声,绕到羊后面,用力按住它的臀部。

    青萝好心指正他“你这样不…”

    “你又有什么意见了?”他阴郁的迸出攻击。“要疗伤就快动手,城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我没有时间耗在这里和羊屁股相依相偎。”

    青萝平静的看着他。

    “好吧!随你。”她耸耸肩,拿起棉花团沾一点消毒水,轻轻拂过羊儿的伤口。

    “咩--”羊儿陡然刺痛的叫出来,抬起后腿用力一瞪。

    中枪!

    齐磊坐倒在地上,两手紧紧按着重要部分,徘徊在剧痛与破口大骂之间。

    &nb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