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凌倪淑倪芬倪 - 第五章 失心奇劫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随着夕照半落至地平线下方,气候也渐渐舒爽起来,几位居民陪主子与他的娇客走到城外,目送两人踏向西北方的征途。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是古人的诗句,然而对宿居在沙漠上的人而言“向晚”却是最适合起程远行的凉时。

    正如同多数的城市小孩一样,青萝不会骑马。

    当阿基斯发觉她医起动物来威震八方,却连马背都爬不上去时,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幸好你改变主意不跟我们同行,他说。她又好气又好笑,偏生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反驳的立场。

    齐磊端踞在她身后,一派的意态优闲。

    身材伟硕的男人就是有这种优势,背景加上几道金光闪闪、瑞气千条,凛然有赫赫之姿。

    “既然你有一架直升机,为什么我们要骑马出门?”她战战兢兢的倚在他胸前,生怕马儿一不小心将她震落地面。

    为了防止强日晒伤,她的头脸覆盖在面纱之下,身穿白色阿吧亚长衫,全身包裹得密不透光,看起来倒似一尊手工精致的瓷娃娃。

    “我这番出行不能惊动太多人,开直升机容易引来不必要的关注。”他轻松地持着缰绳,完全信赖爱马的方向感。“还有,不准再说我『漂亮的脸蛋』本来就很容易受人注目。”

    “我答应你。尽量别提起你有一张『漂亮的脸孔』以及一副『美丽的身体』。”青萝漾起蓄意的微笑。

    他忽然松开马缰,青萝感觉两旁少了一道搀扶的力量,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

    “你在做什么?我快跌下去了!”她连忙抱紧他的手臂。

    “没事,我只是提醒你交通工具和粮食掌控在我手中。招惹我之前,最好先衡量自己的条件。”他满意的收回缰绳。

    “胜之不武!”青萝用力瞪他一眼。谁教她不会骑马,这厢只好任人欺凌。

    “被人需要的感觉真好。”他的轻笑声中充满椰揄。

    “你确定这些补给品够我们四天的旅程使用?”上回陷困在沙漠的无助感仍然记忆犹新,她不想再品味一次。

    “放心,即使让你吃三人份都绰绰有余。”他比较在意的是她的健康状况。她终究不比本地女人,从未吃过在烈日下行进的艰苦,只能祈祷她比外表看起来更健壮。

    前行了一小段时间,骑马的恐惧感渐渐从青萝心中退除,她稍微放松下来,开始享受微风拂在颊上的清爽。

    一只毛毛手突然从后腰摸上来,按向她的小肮。

    “你的手在做什么?”她连忙拨开他,身子差点失去平衡。

    “帮你调整坐姿,免得你从侧边滑下去。”齐磊嘴角扭曲得相当辛苦,挣扎着别笑出来。“我身上没有毒。你打算这么直挺挺的僵在马背上,僵四天?”

    青萝尴尬的瞪着马鬃毛。“这是女人对不熟的男人应有的矜持。k?”

    “我还以为文明国家的女人都讲求性解放。”他满足的睇见两只红透透的耳壳。

    “性解放也要看对象!”她纺不让他看出自己的尴尬。

    “意思是我构不上你的条件?”

    “意思是你少说点话,多看点路,否则迷了途可别指望我帮忙。”

    “『奔驰』认路的能力比人类灵敏十倍,有它掌舵,我安心得很。”他轻松自适的扶住她腰肢。

    为了生命安全着想,这次她不敢再强项了,只能在心头暗暗气恼他的借机揩油。

    接下来数个小时,无论他如何挑动话题,她都打定了主意不搭睬,任凭他去唱独脚戏。

    漠区日夜温差极大,正午到子夜的十二小时内,温度可以从摄氏四十度滑降到摄氏十度以下。依照星月来判断,现在约莫晚间十二点。青萝的表针仍然走着台湾时间,并未调整成怪怪的回教计时法。

    目前的台湾,正是艳丽的秋未时分吧?

    渚云低暗渡,关月冷遥随。思乡情怀总选在最奇怪的时间出现。她拉拢长衫的颔口抵挡寒意,离愁淡淡跳上眉头。

    “你在想什么?”不知为何,他总能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心绪幻化。

    “想我的父母亲。”她叹了口气。“我只身在外又没有证照,他们一定很担心。”

    他沉默半晌。“你可以先回家报平安,备妥了证照及资料再回阿拉伯接续寻人的计画。”

    “我当时是被偷运出境,海关没有我的离境资料,将来该如何入境台湾还是个未知数呢!”愁绪跃上她的脸容。

    “旁人既然有法子将你弄进来,我便有法子将你弄回去。重点在于你想走吗?”他的语气平淡。

    青萝迟疑一下。好不容易才来到目的地,入了宝山,怎能空手而回。

    她终于摇摇首。“现阶段妹妹可能比父母亲更需要我,我一定要查出她的下落才能安心回家。”

    他的微笑只给风看见。

    再走两个多小时,齐磊勒停马步,翻身跳下沙面。

    “今天走得够长了,该让马儿喘口气。”

    青萝在他的帮助下,重新站上地球表面。长时间屈坐在马背上,落地的第一步显得有些脚软。

    “噢…”她浑身酸痛的扶住后腰,此时此刻若能有跌打损伤的膏葯该多好。

    “我们今晚先吃干粮果腹,早点儿睡。明天一大清晨出发赶路,接近中午时分正好可以抵达一处避暑的绿洲。”他开始卸下鞍袋。

    “我想上洗手间。”她有点局促的开口。向一个男人报备她的生理需求,感觉怪怪的。

    “你走远几步就是,手电筒给你。”他从鞍袋里取出照明设备,随便指了一个方向。

    “这种时候我没有偷窥的心情,你的贞洁安全无恙。”

    青萝白他一眼,累得没有力气回嘴。

    接过手电筒,她哼哼痛痛的绕到一个小沙丘后面解决,再返回营地时,齐磊已经安顿好马匹,在黄沙上搭好深色的布幕营帐。透过翻开的篷门望进去,里面只铺设了一个睡铺。

    “你今晚睡在哪里?”她来来回回只看见一顶小帐蓬。

    “帐蓬里。”他递给她两块肉干和硬麦面包。

    “那我今晚睡在哪里?”她感觉不太对劲。

    “随你高兴睡哪里!”齐磊耸耸肩,回头吃他的夹肉面包。

    “你没有准备我的帐篷和睡袋?”她神色不善。若非真的太劳顿,现在已经喷出岩浆。

    “我不介意你分享我的。”

    “我很介意!”她低吼。他的表情首度出现不耐烦。“你应该听过轻装简从的原则,多带一顶帐蓬只会增加骆驼的负担,徒然拖慢我们的进度而已。”

    可恨的是,青萝知道他是对的。

    “出发之前你就应该先知会我,我可没有陪陌生男人睡觉的习惯。”话甫说出口,她马上警觉到这句话可以衍生出多少暧昧的联想。

    他剑眉一扬,眉宇间马上跳现戏谑的线条。

    “什么都别说!”青萝抢先一步发出命令,黑暗安全的隐藏住她的赧红。

    “遵旨。”他仍是耸耸肩,专心攻击香q有劲的晚餐,嘴角那抹狡猾的微笑却如何也掩饰不去。

    青萝膛视那抹可疑的笑容半晌。倘若他的脑袋里藏着任何占便宜的念头,趁现在最好全蒸发掉,因为她不会让他得逞的。

    “我吃不下了。”她宣布放弃干硬的行军粮。到底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沙漠人,肠胃仍然无法适应。“我先去歇睡,晚安。”

    “晚安。”他点点头,顺手接过她吃剩的晚餐几大口啃个精光。

    青萝愣了一下,他吃掉她食物的动作是如此自然,彷佛…彷佛在对待很亲昵的人一般。他习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或,独独对她?

    强烈的疲惫感敲叩着四肢百骸,她累得无法再深想下去;钻进帐子里,蓄意使脑筋维持空白,准备让睡意在三秒钟之内击昏她…

    十分钟过去,睡神仍然在五百里外游荡,拒绝承应她的召唤。

    帐幕口响起窸窸簌簌的衣擦声,齐磊也准备就寝。她连忙背过身子,紧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睡着了。

    身旁的铺盖被掀开来,一副沉重的躯体潜进她身后的空位。帐幕内的空间正好足够两人栖身,她的背只好紧紧贴在他身上。

    一股淡雅的体息弥漫于她的嗅觉系统…

    终日的走马奔波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异味,仅有淡淡的汗味飘过鼻端,一如她记忆中的清爽优雅。

    时光彷佛退回他救了她的那一日,重重叠叠的行李压在身上,他的体息晃扬在鼻梢前…恍惚间,她竟无法肯定此时回荡于空气间的,是他真实的存在,抑或脑海中盘桓不去的回忆。

    她把身体放平,偷偷睁开一道小缝偷看他。黑暗中,炯炯发亮的目光与她对个正着。

    “你不是累了?”他的脸容看不真切。

    “我想家。”她胡乱搪塞个理由。

    “是吗?”亮白的牙齿从夜色中一闪而逝,他在微笑。“如果我答应你,兽性大发之前先哮几声狼嗥,让你有心理准备,你会不会放心一点?”

    “谁怕你了?”青萝气闷的闭上眼脸。从前在沙城里,她谈笑用兵不忧不惧,现在离开他的地盘,她反倒缚手缚脚起来。真是诡异!

    “青萝?”

    五分钟后,暗夜里响起他柔声的轻唤。

    睡了!笨蛋!她故意闭紧眼皮子,不理他。

    “傲呜--”一声戏谑的狼嗥划开了夜。

    喝!她飞快跳离铺窝,闪到帐蓬的最角落,头顶还险险撞塌了营帐。

    “你想做什么?”提高警觉的模样彷佛小绵羊面对着大野狼。

    “哈哈哈哈哈--”齐磊拚命捶打睡铺,只差没抱着肚子在上面打滚。

    “你…你…无聊!”最好让他笑到断气!

    “你…你太有趣了,哈哈哈--”又爆出一串肆笑。

    “你…你…可恶的家伙!”她开始四下搜寻有没有称手的武器。

    “对…对不起,是我…是我太恶劣了,我道歉。”他深呼>吸>了好几下,很不容易才把笑声停下来。“来,过来。”他拍拍她原先睡躺的空位。

    “做什么?”她的语气充满防卫。

    “过来就是了。”他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好整以暇的觑望着角落的人儿。

    谅他不敢真的动手动脚!青萝迟疑了一下,慢慢爬回原位。

    她还没就定位,他已经从黑暗中坐起身来,隐匿在暮色后的神情让人瞧不真切。

    他想干嘛?青萝充满防卫性的觑瞪他。

    一只大手握住她的下颚,暖唇落在她的鼻梁上,像是送给小孩了一个晚安吻。“我已经做过你一直在担心的事,现在你可以乖乖回去睡觉了。”

    即使看不清他的表情,她也听得出他话语中的笑意。

    “你躺过去!别妄想越雷池一步。咱们楚河汉界,井水不犯河水。”她白了他一眼。

    似瞋似瞪的神情,在暗夜中格外的明媚诱人。这种诱惑超乎他所能抗拒的范围。

    “好,最后一个晚安吻。”他的眼眸颜色加深。

    青萝想了想,决定再大方最后一次。“好吧!”

    齐磊缓缓倾向她,吻落了下来,铁躯顺势倾覆住她的娇躯。

    青萝张开唇,迎接他入侵的舌尖。热量以千百倍的力道让两人迅速的升温,她的手心滑到他的背后,感觉手下健实的肌肉汩汩透出强劲的生命力。强而有力的心跳贴住她的酥胸,让她的心房也受到感染,不断加快速度。他全身肌肉越来越紧绷,相对于她的娇躯越来越绵软。

    这不再是安全无害的晚安吻。理智告诉他,他应该马上停止,但她芳甜的滋味却完全摧毁了他撤退的决心。

    她的衣衫如此单薄,美妙香软的女体只有一布之隔,他只需要将它移开,让她臣服于他的身体之下…

    任它发展下去吧!体内的小恶魔蛊惑着他。四周宁静,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会有人打搅他们,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

    他可以的!他可以就这样放纵自己,将她变成他的人。他们俩的体能相差这么悬殊,她根本无力抗拒他…

    齐磊突兀的翻身坐起来。老天,他竟然想强占一个全心仰赖他的女人!

    “够了,回去睡吧!”他突然对自己产生极度的嫌恶感。

    青萝的神智在一眨眼间恢复清明。老天!她差点在灰尘漫天的沙漠里,与一个近乎陌生的男人缱绻。她疯了吗?

    “晚安!”她翻开铺盖钻进去,对自己顿时感到强烈的憎恶。

    他也躺回原位,背对着她,不敢再信任自己的克制力。

    无形的结紧紧缠绕在两人之间,空气彷佛凝结了,滞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叮铃铃铃…一串细微的声响震动了空气因子。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青萝突兀的睁开杏眼。

    “没有。”粗率的响应仍然藏着未宣泄的渴求。

    叮铃铃铃…

    “可是我明明听见…”她倏然翻坐起来。“飞飞!”

    “搞什么鬼?”他睁开眼睑,所有睡意也跟着不翼而飞。

    “飞飞!”一定是它!她认得出它的铃铛声。青萝兴奋的掀开帐幕。

    远远的,一抹黑影被月色拖拉成长条状,从远方的沙丘迅速接近他们的营区。

    “飞飞!”她大叫,开心的迎上去。

    “咩!”一人一羊在中间点相会,紧紧拥抱在一起。

    “飞飞,你怎么跑出来了?累不累?想不想吃东西?要不要喝水?”她的问题有如连珠炮般发射出来。“你一路上都跟在我们后头吗?好厉害哦!飞飞最棒了,居然不会迷路。”

    “咩--”飞飞感动的在她胸前摩擦。

    “笨羊!你跟上来做什么?”齐磊也吹胡子瞪眼睛的追出来。

    “咩--”飞飞以眼神谴责。这两个人居然把它孤零零的丢在城里,自己跑出来玩,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飞飞最棒了!”她心满意足的埋进羊儿颈侧,>吸>取它熟悉的体味。“它都已经跟出这么远了,我们让它一起去嘛!”

    “你以为我们食物太多?不行!”他指向来时的路径,坚定的命令羊儿:“飞飞,给我回去!”

    “飞飞的脚程也很快,不会拖累我们的。”她暂时拋开旧怨,替羊同伴求情。“而且你自己也说,就算我吃三人份食物也绰绰有余,既然如此,就把我吃不完的另外两份分给飞飞好了。”

    “不行!”他断然回绝。

    “我说行就行。”青萝问他意见只是尊重他,可不表示他能为所有人作决定。“飞飞,来,我们回营地去。我弄水水给你喝。”

    “咩--”还是女生比较善良。飞飞感激的跟上去。

    两票对一票。他输了。

    很明显的,在她心目中,他的地位远比不上一只羊。

    四天后,沙卡卡。

    青萝伫立在旅店大厅,眺望着窗外的市景街道。

    失望是她对沙卡卡的第一印象,而后再没有第二印象可言。

    沙卡卡并不残陋,它的街道干净整齐,建筑物普遍以二至三层楼为主。街上行人往返穿梭,马路中央交错着驼马或汽车,一切和沙城的街景极为相似。

    所以她好失望,本来以为可以瞧瞧阿拉伯的其它城市长什么样子。

    再瞧瞧细节之处,青萝不禁在心里犯嘀咕。沙卡卡的城市建设甚至比不上沙城,市街造景也显得相当粗糙,更别提坑坑洞洞的柏油路面。两排电线杆丑陋的垂立在路旁,由一串歪七扭八的电线连接,哪像沙城把所有管线埋在地底下,景观整齐多了。

    “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