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凌倪淑倪芬倪 - 第第七章 失心奇劫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放我下来!”青萝激烈的挣扎。

    饼去半个多小时,她头下脚上的倒吊在某人肩膀上,种种反抗却如同以纤弱的羽毛去撼动不周山。她只能从路面的材质判断自己到了何处。目前为止,她所经过的地点从人行道变为汽车地毯,再换成整齐的柏油路,最后进人某间宅邸,变成现下的高级大理石地材。

    “齐磊。麦地什么什么的,放我下来听到没有?我快吐了!”既然肢体动作无法奏效,她换个招数试试。

    这次的威胁奏效了。随着天旋地转的拋物线动作,娇躯划成圆弧形飞出去,降落在一处柔软的贵妃躺椅上。

    青萝迅速翻直娇躯,恼愤的瞪向末开化的山顶洞人。起码他还存着些微的仁慈,没把她的眼睛也蒙起来,让她有机会看清楚自己被送往哪个刑场。

    “下次你想逃开我的时候,行踪最好更缜密一点,别在我的总公司楼下逛大街。”

    齐磊两腿岔开,两手扠在腰上,表情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她。和热辣辣的神情相反,他的口气冰寒到了极致。

    “我又不是你的囚犯,你凭什么当街绑架我?”她用力吐出嘴里的发丝。

    大理石厅柱,大理石地板,大理石壁炉,大理石墙面。各种深浅不一的大理石组合成这座豪丽的宫殿。光是身处的这间大厅,占地便达五十坪,厅廊中央甚至有一座喷泉正潺潺沁着凉意。若再加上几条走廊所通往的侧翼,总面绩令人难以估算。

    厅室设计采吧洛克风格,镶金边的壁饰繁复得恰到好处。法式沙发和茶几距离喷水池约莫两公尺远,既能欣赏池景又免于被水花溅湿。而她坐靠的法式贵妃椅则置放在右后方墙角。在广大的空间中,自成一处小巧的休憩区。

    若非甫从三十六度的室外高温走进来,她会错以为自己飞抵凉爽的欧洲宫廷。倘若走廊上突然出现几名穿著大蓬裙的中古仕女,她也不会意外。

    “凭你偷走我的钱、拐走我的羊,我就能以回族律法将你剁成四十八截。”他冷笑道。“你不晓得偷窃在回教戒律中是一大重罪,必须处以断手的刑罚吧?”

    “我才拿了你两千里亚而已,一收到旅行支票就会连本带利还给你。”青萝当然知道他恐吓的成分居多。

    “等我剁了你的手,咱们再来谈利息的问题。”他掏出悬挂在腰带上的防身短刀,用力拉高她的手。

    “噢!你扯痛我了!”她痛叫出来。

    齐磊沉着脸,不情不愿的松开。

    “这还差不多!”青萝揉着手腕嘀咕。“你把我带来这什么地方?”

    齐磊被打败了。他正在恐吓她,而她却只对这间房子感兴趣。在她眼中,他就这么没有威严吗?

    “这里是麦达他母亲的家。”他重重爬梳黑发,眼神满溢着阴郁和挫折。“你骂也骂不听,说也说不动,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他的神情彷佛抓回一只偷飞掉的小乌儿,明知该重重罚它一顿,却又狠不下心来。

    她的芳心怦然跳动,不由自主的垂下螓首。

    “我当时讲得一清二楚,绝对不可能枯等在一旁,让旁人去探查我妹妹的下落,谁教你不听…”愧疚感从四面八方向她涌过来。

    “所以你选择在莫勒帮众正满城搜寻我们的时候溜走?”

    她自知理亏,只能低头把玩纤细的手指头。

    室内陷入突兀的静默,沉重的氛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良久,一只大手忽而拨弄她的额发,让满头青丝轻恋的蜷住修长的手指。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冒险抬头一瞥,黑眸中的如释重负几乎将她淹没。但他的眼神远不只如此,还包含了愠恼,忧虑,爱怜,无可奈何…错综复杂的情感交织一张情绪地图,而地图的目的地则标示出她的身影。

    是她的错,害他担忧。但他这样看着她,会让她…乱掉。

    他彷佛也察觉自己泄漏太多,马上抬起头,再度低头盯望她时,所有情感已经敛去,只留下气恼。

    但那短短的一瞬间,已让她窥见太多真实的他。她深深吐纳一次,脑中仍然有点昏沉,暂时无法消化这么强烈的情绪冲击。

    “我答应你不会再偷跑。”她凭着直觉依进他怀里,>吸>取这份渗入心肺的暖意。

    “我应该相倍你吗?”他轻声问。

    “我这次是认真的。”青萝举起柔荑郑重纺。

    “难道你以前的承诺都是假的?”他狐疑的问。

    青萝吐了吐舌头,随他自己怎么想。

    齐磊抑回一声长叹。总算,他的小鸟儿安全飞回来,没有伤恙、没有疼创,悬宕多日的忧虑终于消逝了。

    他俯首,在她头顶印下一吻,目前只敢放任自己做到这个程度为止。

    “美女!”一声杀风景的噪音中断了两人的体己时光。

    长廊尾端并未出现她想象的中古世纪贵族,而是麦达裹在传统长衣下的身影。

    “麦达,你也来了。”她惊喜的瞪大眼睛。虽然这家伙挺吵的,但开朗的个性很难让人不喜欢他。

    “美女,呜…美女,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麦达一如以往,打老远就张大两只手擒抱过来。

    齐磊的动作比他更迅捷,在他扑上前的同时闪入航道之间。砰!麦达一脑袋撞上弟弟的胸膛,四平八稳被堵个正着。他还来不及表达抗议,后衣领已经被弟弟拎起来。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对青萝搂搂抱抱。你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没规矩?”齐磊阴黑的表情暗示他很乐意痛揍兄弟一顿。

    “我现在被你抓蛇抓七寸,哪有机会对她搂搂抱抱?”麦达为自己辩解。若非两人的身量差不多,他现在已经变成被鹰爪拎在半空中的小鸡。

    “幸亏我抢先拦截下来,否则我的人又要着了你的道。”齐磊反射性的回答。

    他的人!在场三位同时一愣。

    他…他是这么看待她的吗?青萝微张着嫣唇,狂猛的红操浮现她的容颜。

    “嘻嘻嘻。”麦达以一阵坏壤的笑做为开场白。“我说老弟…”

    啪!冷不防一只五爪手直直贴向他的正面,中止他所有言论。

    “我是指『我的客人』。”齐磊僵硬的纠正自己的话误。

    “那为什么你能对她搂楼抱抱,我就不行?”麦达的眼睛也很犀利。当真以为他没看到两人在躺椅上亲亲抱抱的体己样?

    齐磊一时语塞。

    “你和我比?”他老羞成怒,充满威胁性的逼进一大步。

    “喂喂喂,你做什么?”麦达连忙挣脱他的拎抓,躲到一株巨大的盆栽后方。“这里是我老妈的地盘,也就等于我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别乱来哦!”“欠揍!”齐磊恨恨的瞪他一眼。

    “我老妈要见你,快去应命。”麦达神气兮兮的传达懿旨。

    “是吗?”齐磊深深的攒起眉。这痞子不会借故把他支开好对青萝动手动脚吧?

    “信不信由你。别怪我没提醒你,老妈的厌恶排行榜上,第二名是等人,第一名是等不到人。如果让她火大了,后果自负。”麦达闲闲的打量天花板的纹饰,一边吹口哨。

    齐磊的视线游移在兄弟与娇客之间,脸色阴睛不定。

    “青萝,我送你回房,等你梳洗完毕正好准备用晚膳。”让她暴露在麦达的“幅射能”之下太危险了,他不信任采花成性的兄弟。

    “我带她去,我知道客房的路。”麦达从盆栽后面踏出来自告奋勇。

    一记绝对零度的眼光又把他冰回去躲着。“要你多事!”

    “没关系,你先去忙你的,让麦连带我去就成了。”青萝主动说道,不想误了他的正事。而且独自在异乡街道上流浪了一天,她渴望有个健谈的同伴。

    “我说了我会带你去!”他的眼神足以让火焰结冰。

    “…随便你。”青萝心里直犯嘀咕。麦达只是天性热情了些,其实半点危险性也没有,真不懂他干嘛防范得如此紧。

    “美女,我晚点去找你。”麦达冒险从盆栽后面向她道别。

    两人经过一重又一重的长廊,最后站定在一间厢房的门前,他转身为女士打开房门。

    “我刚刚是一时失言。”他忽然开口,眼神并未看向她。

    她带着疑问的神色挑了挑眉。

    “就是刚刚那个『谁的人』的问题。”他彷佛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我一时嘴快,就这样。”

    一开始青萝并不敢确定,然而当她仔细观察他半晌,赫然发现:他在脸红!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的肤色健美而古铜,即使发红也看不真切,泄漏秘密的是他的耳朵。它们正一点点的,一滴滴的,慢慢渲染成深沉的猪红色。

    天!她无法相信齐磊会脸红!她紧紧捂住嘴吧以免笑出声。千万不能笑。否则他一定会老羞成怒。

    “噢!”她从手指缝迸出声音。

    “噢什么?”

    “噢!我又没有说不是。”她一说完马上把两片唇紧紧咬住。

    “…算了!”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带着愠怒的眼神离去。

    她一头钻进卧室里,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笑。

    从来不知道可爱也能用来形容冷淡飘忽的齐磊,可是他尴尬又着恼的模样,真的好可爱!

    “你和那位台湾来的小姐结定了?”

    休憩厅的窗外紧邻着人工园圃,满地落花帘不卷,分外有几分萧索的秋息。

    养母坐在落地窗前的长椅上,眼眸微闭,彷佛倾听着落英缤纷的声息。

    他选定养母对面的长椅坐定,放松的伸展一双长腿。

    “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平淡无波的语调没有泄漏出任何讯息。

    “那你打算何时与她结定?”母亲端凝着地上的某一点,遵循女人不能直视男人的传统。

    麦氏族长只娶了三任妻子,麦达之母是他父亲的第一任。幼时他被带回父亲身旁,便是由麦达之母一手扶养长大,她如同他的亲生母亲。也因此,在众多手足之中,他与麦达的感情才会如此深切。

    养母与传统阿拉伯女人一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生命由男人来做主,也从不违拗男人的意见--表面上。

    经验教会齐磊,他们的娘若是这种温驯又省油的灯,决计坐不上妻妾中的第一把交椅。

    “我已经说过,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他静静的回答。

    “追求女孩于,谨慎一点也是好事,我能了解。”母亲大人温驯的点了点头。“虽然、必须说,若是换成麦达出手,早在认识第三天便勾诱上手。”

    “我不像他全年度处于发情状态。”他低吼。“幸好麦达结交的都是别族的女孩儿,否则后头早跟着一大群为他守身的女娃娃。”

    母亲恍若未闻他的评论。

    “麦达造了满身花孽,当心他事到临头反而不『管用』。”他没好气的警告。

    “你说得是。”母亲依照往例。从来不反驳男人的意见,然而不反驳与赞同绝对是两码子事。“麦达三天两头造花孽,你三天两头造油料。可也奇怪,你们俩造来造去就是造不出一个孙子。”

    “我和麦达若是造得出一个孙子,人类生物学就要改写了。”他认命的沉入沙发里,与普天下所有儿子一样,等着被心急的老妈刮胡子。

    “你明白我的意思。”母亲大人努力克制笑意,以免又让他的焦点模糊战略得逞。

    “有时想想,若能把你们兄弟的性情中和一下,那该有多好。”

    “我可不想与他的任何性情中和。”齐磊并不费神去掩饰话中的淡淡嘲讽。

    母亲大人再度对他的评语充耳不闻。“麦达若能加入几分你的冷静沉稳,你若能学到麦达的一点风流调笑,我的世界就太完美了。”

    “完美的事物容易招天嫉。”到底累积了多年经验,应付母亲的逼婚他已经得心应手。“母亲大人,您再不约束令郎,他迟早会染上爱滋病。”

    “你说得是。但染上爱滋病好过一辈子不知肉味,不是吗?”忽然间,她看他的眼神变得怪怪的。“齐磊,孩子,你不会还维持着童子之身吧?”不等他回答,她又自言自语:“不可能。上回你离开之后,乐雅那小妮子对你朝思暮想,即使旁的不算,在这里你也该沾过荤腥才是。”

    “母亲,您说到哪里去了。”齐磊好笑又愠恼的瞪母亲一眼。他无意和亲长讨论自己的性生活。

    “孩子,我说话唐突也是不得已的。”母亲大人的视线投回地面上,但是在一转一回之间,很清楚的杀给他一记白眼。“身为麦氏一族的主母,我的责任重大。好不容易盼得你带一个女人回来,当然希望你们能有更快的进展。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让那位小姐臣服,对不对?”

    他啼笑皆非。“这种事情讲求两情相悦,也得对方有意才行,难道您要我使强蛮来吗?”

    母亲大人脑中咚的一响。儿子或许没有注意到,他的言下之意只是显示他不确定那女孩的意愿,却没有反对自己这方的意愿。有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