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风月 - 第七章如噩七梦般挥之不去 替罪婚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待苏紫琳衣服换好后,随即走到已经在门口等待许久的裴家的车边,一直待在车上等待着的裴泽旭似乎正在闭目养神,听见有人开车门便醒了过来,待看清来人是苏紫琳后,随即又闭上了眼。



    



    “老陈,回家吧!”裴泽旭不带任何情绪对着司机说着。



    



    两人一路上没有任何交谈,就这样安静的回到了裴家别墅,下车后,裴泽旭独自走回书房,而苏紫琳则是问了管家周嫂“周嫂,请问哪里有空房可以让我休息呢?”



    



    虽然前一天苏紫琳早早就到了裴家别墅,但裴泽旭不屑看到她在家里悠晃,便让她提早到酒店休息,准备今天的婚礼。



    



    周嫂和煦的笑着回答“少奶奶,二楼有五间房,最里间那间是少爷的书房,靠著书房旁的房间则是少爷的房间,其余都是空房,少奶奶的行李则放在第一间房里,若要盥洗的话,房里都有浴间。”



    



    苏紫琳点了点头,便朝二楼的第一间房走进,进了房里,看起来就像酒店般的摆设,佣人们打扫的一丝不苟,窗边有组小茶几,茶几上摆着一个典雅的花瓶,花瓶插着一束美丽的鲜花,茶几两旁放着两张椅子,椅子上摆着咖啡色的小抱枕,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可以想见当初曲柔琳与裴泽旭两人温馨的坐在茶几边聊着天、喝着茶,那美好的画面。



    



    苏紫琳摇了摇头,让这思绪离开自己的脑袋,将外套轻轻的放在床上,拿了衣服便走进了浴室。



    



    不多时,苏紫琳便洗好了澡,穿着室内拖,从浴室走了出来,看了看化妆台的位置,便走到化妆台前,找了下吹风机,插上插头便开始吹起了头发,吹着吹着,彷佛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转头看却没看到有人进房。



    



    正当苏紫琳还在吹头发时,突然被一人抱着,那人泛着一身酒味,苏紫琳吓得回头一看,抱着自己的竟是喝醉的裴泽旭。



    



    裴泽旭口里含糊的说着“柔琳~裴哥哥今天好高兴~终于把妳娶回家了~你开心吗?”说着却将苏紫琳抱的更紧了,苏紫琳吓得连忙挣扎,没想到裴泽旭抱的更紧了“柔琳~你生气了吗?是不是让你等太久了?”



    



    苏紫琳用力一推,把裴泽旭用力推开后,愤怒的喝斥着裴泽旭“你疯了吗!我是苏紫琳!不是你的曲柔琳!”



    



    裴泽旭茫然的眼神,似乎清明了许多,苦笑道“对啊!柔琳早就死了!”话锋一转,狠戾的拉住苏紫琳说着“就是被你害死的!”



    



    苏紫琳吓得都哭了出来,直喊着“那只是一场意外!我根本...”说时迟那时快,裴泽旭嘴里含着一句“吵死了!”便将唇给贴了上来,苏紫琳彷佛被电到一般,全身瘫软无力挣扎。



    



    裴泽旭将怀里瘫软无力的苏紫琳抱到床上,轻柔的褪去了彼此身上的衣物,温柔的吻上那娇艳欲滴的唇,略带着薄茧的大手不断在苏紫琳身上游移着,所到的每个地方便也点起了火,从未接触过这件事的苏紫琳毫无反驳之力,脑袋一片的,只能遵从本能的去感受身上每一吋被点起的欲火。



    



    裴泽旭感受到苏紫琳的回应,彷佛受到鼓励般,更加积极的吻上胸前那粉嫩,大手不断往下游移,苏紫琳浑身颤抖着,口里发出令人害羞的声音,而裴泽旭坚挺炙热的下身,彷佛想找到一个归宿,不断磨蹭着那令人向往的神秘地带,那溢出的花蜜,如同不断在邀请裴泽旭的进入,只见裴泽旭猛然一挺,而苏紫琳却是痛的清醒了许多哭喊道“好痛~我不要...”



    



    裴泽旭感受到花径中的紧致暖热,眼神一沈,低吼一声,便不管不顾的开始律动了起来,不断摇曳的床,女人挣扎又沉醉的呻吟,男人低吼又不断的进出着,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深夜才没了动静,月光静静的洒在床上,女子散乱的秀发缠绕在男子胸前,两人安稳的相拥睡去,一切静谧而安好,彷佛所有的矛盾在这一刻早已消逝。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里,裴泽旭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太阳穴,回想了一下昨日回家后的光景。



    



    一刚到家,便也不管苏紫琳那个女人,迳自的走回书房,走到椅子上坐在,手拿起摆在书桌前与曲柔琳合照的相框,用大拇指轻轻触摸着照片中女人幸福的笑脸,那是在事发前一个月,和曲柔琳一同到义大利游玩时拍照的照片,也就是那天,在义大利充满异国风情的街头,单膝下跪手拿戒指,诚心的向曲柔琳求婚。



    



    还记得曲柔琳笑魇如花,在裴泽旭跪下的那一刻惊呼一声,却又感动的不敢置信,当裴泽旭开口问道“琳琳~你愿意让裴哥哥照顾你、疼爱你一辈子吗?”曲柔琳幸福的笑着点头,两人相拥而吻,而身边的人们则是欢呼中,替他们高兴着。



    



    裴泽旭思绪很快的飞过,将手中的相框轻轻放下,走到书房里间的一个柜子前,裴泽旭将玻璃柜门给打开来,从里头拿出一个小型木盒看了看,确认是自己想找的东西后,便走回前间,拿着相框,走至一旁的沙发坐着。



    



    “琳琳,还记得这组酒吗?是你在我18岁生日时,特地去国外搜罗回来的酒,你说‘裴哥哥!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大人就可以喝酒啦!’而我告诉你‘可我有个愿望,等那个愿望实现了!我才要喝!’那时你听了气的将酒塞在我怀里后,转头就跑了...”



    



    裴泽旭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酒瓶给打开来,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可知道,我的愿望就是能在我们结婚的日子一起喝下这你送我的酒...”



    



    倒好酒后,裴泽旭一口一杯的豪饮着“可是琳琳,你再也不能陪着我了...”说着便暗自啜泣了起来,落寞的身影不断颤抖着。



    



    几杯酒下肚后,裴泽旭意识开始模糊,却听见似乎有人在淋浴“琳琳?”说着,裴泽旭便左摇右摆的走到传出声响的房间门口,将门轻轻一开,却又害怕只是自己的想像,不敢推门而入,听见吹风机的声音,便确信了里头便是曲柔琳。



    



    一踏入房里,彷佛看见那熟悉的身影,正在化妆台前吹理着自己的秀发,裴泽旭情不自禁的走向前,用力的抱着那身影,轻喊一声“柔琳~”接着便是片断的记忆,似乎与女子交欢过的回忆。



    



    裴泽旭转头一看,身边安睡的女子,眉眼与曲柔琳有着四五分相似,但这时早已清醒的自己,便知道这是苏紫琳,不是自己心中那思思念念的曲柔琳,又回想到自己昨晚的疯狂,想到自己对曲柔琳的背叛,悲愤交加之下,竟用力一踢,将那熟睡的苏紫琳踢下了床。



    



    苏紫琳一个柔弱的女子,哪有办法承受一个成熟男人的力道,便随着那股力量滚下了床,而滚下床后,随之而来的便是裴泽旭的喝斥“谁准你睡在这张床的?”



    



    苏紫琳才刚惊醒尚未回神,也不知裴泽旭从何而来的怒气,便傻愣愣的看着裴泽旭,也回想起昨夜与裴泽旭几回的欢好,不禁羞愤的说“我昨天在吹头发时,是你冲了进来...还与我...与我...结果你醒来竟然翻脸不认人,你还是个男人吗?”



    



    裴泽旭一愣,被苏紫琳一个指责,倒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咳了声掩盖自己的不自在说着“以后这个房间你不准进来!”便将苏紫琳赶出了房间,却在余光间,看到那雪白的床单上有着一小片刺眼的红斑,裴泽旭也不将这片红放在心上,便走进了浴室冲起了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