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风月 - 觉第九章,你觉得我会信你? 替罪婚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待看完林若蓝的回覆,苏紫琳便走出房间,静静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回想着早上裴母说的每句话,无语的打量屋里所有的摆设,其实苏紫琳也看得出来,从家电、摆设品、家具...等,无一不是非常用心的去设计摆放。



    



    “唉...”回想那天,撞见自己闺蜜与男友的丑事,到今天,也不过不到两个礼拜的事情,原本计划着要与男友结婚,没想到他竟非良人,而自己多年的闺中密友,竟是破坏这一切的主使者,想一想,都不知道该怪自己眼光不好,识人不清,又或是该怪那两人无情无义。



    



    “乓”从二楼传出玻璃破碎的声响,吓得苏紫琳连忙往楼上走去,彷佛是从裴泽旭的书房传出,又怕裴泽旭对自己的冷言冷语,想想,都决定要好好的补偿她,便推开半掩的门走了进去。



    



    碎玻璃散了一地,而裴泽旭手拿着一个相框,颓废的坐在一旁,苏紫琳发现,似乎只要回到家里,裴泽旭的情绪就会特别低落,似乎就是裴母所说的,这家里都是曲柔琳的身影,独自一人安静下来时,就会特别难受,苏紫琳曾在一些网路文上看过,这叫创伤压力症候群。



    



    这种病症容易发生在曾经目睹严重意外,又或者经历过生离死别、受到各种暴力迫害...等等场景,后而发生失眠、易怒、不易相信他人、对于自己没死感到内疚...等等征状。



    



    而裴泽旭非常明显就是这样,充满血丝的双眼,若不是昨晚喝个酩酊大醉,也不知他有多少天没好好睡上一觉了。



    



    苏紫琳走出去唤来周嫂,请她先将碎片清理,就怕裴泽旭不小心伤了他自己,而后,周嫂清理完毕,退出书房后,苏紫琳静静的坐在裴泽旭的身边。



    



    对着裴泽旭说着“你知道吗?其实出意外那天,我亲眼目睹我的男友跟闺蜜搞上一块~”苏紫琳也不管裴泽旭有没有在听,便又继续说了下去“他们说我就是’矫情‘,所以才给他们俩个机会给搞上了!”



    



    “硬生生的背叛啊!我以为这是电视剧上才会演的,竟然发生在我身上~呵...”苏紫琳略带嘲讽的对自己笑了笑。



    



    “结果我就去那餐厅喝了酒~才出了这一出...意外...”说完苏紫琳叹了一口气。



    



    裴泽旭听到意外两字,表情开始松动,周身的气息,开始散发出杀气,转头用着十分阴郁的表情,看着苏紫琳说道“呵...你以为你这样说我会信吗?”



    



    “又或者你觉得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放你走?”裴泽旭一个压身过来,逼近苏紫琳。



    



    “还是,你是来我面前装上个可怜模样?让我能真心好好‘怜惜你’”裴泽旭与苏紫琳脸靠的非常靠近,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见,或许还会以为他们是十分亲昵的爱人。



    



    “不...我并不奢望你原谅我...”苏紫琳看着眼前刚冷俊逸的脸,带着十分的杀意,不禁往后退了退。



    



    “那么,你就是来让我好好‘怜惜你’啰?”裴泽旭对着退了退的苏紫琳咬牙强调‘怜惜’两字。



    



    说完,不等苏紫琳给上任何回应,裴泽旭便站了起来,一把拉上苏紫琳,苏紫琳被裴泽旭拉了踉跄了好几回。



    



    苏紫琳敌不过裴泽旭的力气,便使着没被裴泽旭拉上的另一手,猛捶裴泽旭的手臂,而苏紫琳的手力,对于裴泽旭来说只是不痛不痒,两人便拉拉扯扯的拉回房间。



    



    到房间后,裴泽旭将门给锁上,将苏紫琳丢到床上,走到室内电话旁,按了几键说道“让所有人出去!”说完,裴泽旭就把电话给挂掉。



    



    苏紫琳眼看不妙,急忙往门口走去,裴泽旭大脚一跨,手一伸,便将门给抵住,低着头,将被自己箍在胸前的苏紫琳说道“你不是要我好好怜惜你吗?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狠狠地’怜惜你的。”



    



    苏紫琳一惊,用力推着裴泽旭,说着“我的意思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裴泽旭一手抓住推着自己胸前的一双手,狠戾说着“你可以继续挣扎,或者出去,那么我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办了你!”



    



    苏紫琳吓得一双眼睛泛满了泪,在绝对势力面前,自己只有屈服的份,只见裴泽旭用力一扯,将苏紫琳的裙子给扯开,两只有力的大手一掰,便将苏紫琳的衬衫给拉开,甚至两颗扣子都给扯飞了。



    



    裴泽旭隔着底裤,揉捏着那优美的森林,邪邪说着“口口声声说不是,难不成身体在说谎吗?”说完,将面前的苏紫琳一个抱起,粗鲁的往床上一放。



    



    苏紫琳也不挣扎,就怕裴泽旭做出更可怕的事情来,只是一昧的望着裴泽旭,在裴泽旭眼里,苏紫琳眼神情欲流动,面容含春,欲遮住那胸前的美乳,却不知如此娇态如同在男人眼里,彷佛是在放把火般,撩的让人急不可耐。



    



    裴泽旭连忙褪去自己的衣物,爬上了床,压在苏紫琳身上,裴泽旭身上充满男人的气息,精壮的身材,苏紫琳羞愧的不敢去看,裴泽旭只觉得苏紫琳故作羞态,便将那躲藏在胸罩之下的粉红给现了出来,一口含上,一双手也没闲着,不停的在苏紫琳身上游移着。



    



    一夜女子娇喘,男子低吼,所有情欲直至深夜方休。



    



    这一天濛濛亮,当苏紫琳刚醒,却见裴泽旭正怒目狠狠瞪着自己,并且说道“你为什么还在这里?”说完,便又将苏紫琳给踹了下床。



    



    苏紫琳却不吭一声,只是静静的站了起来,走到衣柜前,拿出自己的衣服,缓缓拐着还抖着的双腿,走进浴室里。



    



    浴室中,苏紫琳将水龙头打开放着水,借由着水声掩盖着自己的哭声,苏紫琳痛哭着,近几日,裴泽旭每到夜晚,便在床上疯狂向她的索取,隔日一早,却又是狠狠地将自己给踢了下床,这已经不知是第几回了。



    



    待苏紫琳哭完后,便将自己给冲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最终踏出了浴室,也不看仍坐在床边的裴泽旭,就这样一人走出房门。



    



    苏紫琳拿起随身的包包,走到客厅的窗边,看着屋外的草皮上玩闹的鸟儿,也不知这样的折磨要到何时才到尽头。



    



    忽然手机响起,苏紫琳连忙接了起来“喂~小蓝!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林若蓝播了电话,要和苏紫琳见面,于是他们约在卫氏大厦附近的咖啡馆,与林若蓝约好了时间,苏紫琳便自行开车前往。



    



    到了咖啡厅时,林若蓝已经坐在桌前,看到苏紫琳进门时,手举的高高的笑着“紫琳姐~这边~”待苏紫琳坐到自己对面时,一杯卡布奇诺随即端至苏紫琳面前。



    



    “紫琳姐~你也让我等太久了吧!”林若蓝轻皱着眉头,略带抱怨的说着。



    



    苏紫琳看了看左手上的手表,一脸疑惑的说着“有吗?不是约这个时间吗?”



    



    林若蓝突然笑了出来,似抱怨似撒娇的说道“上次说好有空就要和我出来的啊!结果都过了这么久你还没找上我!”



    



    苏紫琳回想了这几日倒是真没和林若蓝连络上,便一脸歉意的说“小蓝~是我不好~不然今天这咖啡我请你喝~可不要再和我生气了!”



    



    两人这一来一往,倒是又热络起来,过了一会,苏紫琳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转头看了看,却找不到目光从何而来。



    



    这时候,服务生突然端来一杯咖啡,对着苏紫琳说着“小姐,您的咖啡!”



    



    苏紫琳一愣,随即挥了挥手“我没有加点咖啡啊!”



    



    服务生一个灿笑,指着后桌一个金发外籍男子,说着“是那位先生请您喝的!”服务生说完,便将咖啡放在苏紫琳面前,走回柜台。



    



    而那名金发外籍男子,便对着苏紫琳笑了笑,举杯示意,苏紫琳也只好朝着他点了点头,表达谢意。



    



    待两人聊的正开心时,突然林若蓝的电话响起,林若蓝不疾不徐的将电话接起,说道“卫宁!你干嘛?我正跟紫琳姐聊天呐!长话短说!”



    



    林若蓝的表情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开始慢慢变了脸,当电话挂掉,林若蓝便向苏紫琳说“姐~抱歉,我得要先走了!我家里有些事情发生...不好意思,让你才来一会...”



    



    苏紫琳心想,便是林若蓝家中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林若蓝才会这么凝重的要先离开,便贴心的说着“没关系!等你忙完我们再聚也行!你先去忙!”



    



    林若蓝沉重的朝苏紫琳点了点头,便先离开了。



    



    苏紫琳等林若蓝离开后,一个人空洞的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头,喝着咖啡,待杯子见底后,苏紫琳走往柜台结帐,走出咖啡厅时,却开始感觉头晕,眼神对焦不清。



    



    “是不是太久没喝咖啡了...”这是苏紫琳在昏倒前最后的想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