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御 - 第 82 章 做不做大哥的狗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过来。”

    这两个字如同携裹着魔力一般,蛊惑着程末朝那人走过去,直到走到离顾琛很近的距离才停下,程末的手微抬,轻轻碰了一下对方的指尖:“这位学长,跟谁打电话呢?我站你面前了都没看见。”

    顾琛顺势用温暖的手掌霸道地包裹住那只微凉的手:“这位学弟,你要跟我说的只有这个?”

    程末忍俊不禁,往旁边扫了两眼,见无人留意这边,用力按捏了一下对方的手掌:“不然呢?”

    顾琛不为所动,道:“嘀!回答错误。”

    程末轻笑了一声,点点头:“哦,那我知道了。”

    顾琛注视着他,眉毛轻轻一挑:“什么?”

    “正确答案。”

    程末飞快地答完,忽然牵起顾琛的手,拉着他一同闪进了那棵大槐树后面的阴影中。

    天色渐暗,远处不时走过三两成群的学生在嘻笑交谈着。

    顾琛被程末推靠在结实的树干上,正要说什么,一双手已经环抱住了他,程末将整张脸埋进了他的颈窝,蹭了两下,像只撒娇的大型犬。

    旁边传来一声轻叹,隔着卫衣的帽子,顾琛轻轻地吻了下程末的头顶。

    “顾琛。”程末瓮声唤他。

    “嗯。”顾琛应下。

    “你好像胖了。”

    “……”

    程末低声笑了一下:“好啦,其实我是想说,刚才看到你站在我的面前,我才发现……”他阖着眼,贪婪地呼吸着顾琛身上那混合着阳光的熟悉淡香,情不自禁缓缓道,“我想念你身上的味道,想念你的声音,想念你抱着我的温度,想念你望着我笑的样子……顾琛,我也想你了。”

    顾琛慢慢搂紧他,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半晌没得回应的程末抬起头来:“干嘛呢,怎么不吭声?”

    顾琛眸底尽是炙热,嘴角微微上扬:“我只是有点吃惊。”

    像是瞬间明白过来,程末的脸颊有些发烫,慢慢松开了手,往后退一步不自在地瞥向别处:“……别这样盯着我看啊操!”

    顾琛笑意加深:“这么久不见,还不让我看你了?”

    “……几天时间我还能变个样不成?”程末说。

    “小狗子难得说一回情话,害臊了?”顾琛戏谑道。

    “……”程末回瞪他,“没有!”

    “好,没有。”顾琛又笑了片刻,才停下来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人,“看来有好好听话,这回穿得挺厚实的。”

    程末低下头嘀咕:“还不是因为某人每天都要念一遍……”

    “嗯?”顾琛没听清。

    程末一派自然地转移话题:“我说你一直在这儿等我吗?等多久了?我妹他们呢?”

    “在配音社玩了一下午,得知你快到了,小秋他们就带着茜茜先去包厢点餐了。”顾琛的目光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程末被口罩遮挡的位置上,暗中打量,“我们一道出来,怕你不知道地儿,我留在这儿等你。”

    怎么可能是因为怕程末不知道地方?这年头发个定位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嘛!不过程末没有戳破他,自己也开始渐渐懂得这个人话语里暗藏着的那些小心思。

    起初顾琛还打算卖卖关子,所以没告诉他把董秋江哲他们都约出来了,却最终没防住程茜那丫头的嘴。通过她,程末早在高速上已经观赏了一堆合影,瞧那模样,可把她高兴坏了。

    程末有点不太好意思:“那丫头,没少折腾你吧?”

    顾琛笑了:“没有,大家都挺开心的。”

    “是吗?”程末将信将疑,毕竟在顾琛那里,他就没听到过任何的抱怨。

    顾琛说:“嗯,你一会儿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那我们赶紧过去吧!我还真饿了。”程末的肚子早叫唤好几回了。

    “慢着。”顾琛扣住程末的肩膀。

    程末不解地望向他。

    下一秒,顾琛不容置疑地扯下了那个碍眼的口罩,在这过程中神色阴郁下来,眸色逐渐变暗。

    “哎,你……”程末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不过看到顾琛的表情又噤声了,无辜又纯良地眨了下眼睛,小声补完后半句,“……吓我一跳。”

    “你不说是小伤?”顾琛眉头深锁,指腹抚过那高肿的青紫,“小伤能肿成这样?”

    “真是小伤,可能是我体质就这样,容易淤血,看着夸张了些……”程末握住他的那只手垂在身侧,十指相扣晃了晃,“你还不知道我么,醉酒那次不也把头撞一大包吗?哈哈哈哈哈!”

    不过,显然顾琛没觉得有多好笑。

    “那小子怎么下得去手?”

    “其实不怪他,是我先出得手。这事儿他也挺过意不去的。”程末把口罩重新拉回去遮上,“反正过两天就好了。”

    “我不过才放你离开几天。”顾琛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只蠢狗子只要离开自己的视线,总会时不时地带着一身伤回来,让他怎么不头疼?怎么放心得下?

    “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啊?我不痛了已经,真的。”程末发自肺腑地说。

    顾琛自然不会信他胡诌,语气沉了几分:“没下回了,不然我定要那小子也尝尝你男朋友的厉害。”

    “嗯嗯,保证没下回!”程末顺水推舟抱大腿,“我琛哥英勇无敌,天下第一!王霸之气,所向披靡!”

    顾琛紧抿的嘴角出现一丝松动,无奈道:“还有你,有点自觉行吗?别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你现在是我的人。”

    程末点头,憋住笑意:“……你也是我的人,盖过戳的。”

    这回,顾琛终于被他逗笑了,抬手推了一下他的额头:“傻狗。”

    程末嬉皮笑脸的,虽然被口罩挡得只剩下两只弯成月牙的眼眸:“是是,顾大男神,你说的都对!咱快让这茬儿过去吧!折七那家伙不是已经在催了吗?我们赶紧走吧!”

    “让他等着。”话虽这么说,顾琛还是转身先一步离开了树下,留下一句,“走吧!”

    “嗯!”程末跟上,边走着用肩膀撞了下旁边的人,“喂!你看你!”

    “我怎么了?”顾琛斜眼瞥他。

    “哪有你这样的人,还让我这伤患来哄你。”程末嘴上抱怨,心情却不错。

    顾琛收回眼神,眸中染上一丝笑意,言语里一本正经:“哄哄我怎么了?男,朋,友。”后三个字说得极低,只有程末能听见。

    程末耳根子慢慢染上粉红,假意的哼哼了两声。

    饭店是顾琛之前预定好的,从一楼大厅的旋转复古木梯到二楼包厢,一路勾连着翠绿色儿的藤蔓,程末靠近摸了一下,居然不是假的。

    墙壁上每隔三米的距离悬挂着一幅幅极具风雅韵味的国风水墨画轴,每幅的内容都不一样,让人看了就想到宁静致远,心外无物。知道的是饭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艺术画廊呢!

    二楼走廊很长,顾琛在前头带路,程末不由在那些画上多看两眼:“这地儿不便宜吧?”

    “不贵。”顾琛停下,也没催促他,只是淡淡地道,“我在你身边的时候,就别考虑钱的事了。”

    于顾琛来说,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但他不能对程末这么说,他们所处的位置不一样。

    当初顾爸顾妈若不是生意越做越大,做到海外去了,可能也能躲过那一次发生在海上的灾难。

    而且他相信,未来凭借自己和程末俩人的努力,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只不过这些话他还没找到机会跟程末好好的聊一聊。

    程末闻言从画上把目光收回来,慢慢投到顾琛的脸上,神色晦暗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哦?”

    顾琛向来敏锐,朝他走近一步:“生气了?你知道我没别的意思。”

    程末一直不想在这段关系里示弱,顾琛就因为太了解,为了顾及程末的自尊心,在平时俩人消费的时候,程末若执意要付款他也会欣然接受。而自己若想给程末添置些东西的时候会找点由头,程末不笨,总会有所察觉,但方式得当,他也能接受。

    可对朋友都可以如此大方的人,又怎么忍心看到自己心尖上的人过得那么拮据呢?

    尽管程末从来没有提过他的父母,从程茜那,顾琛却大致知道一些。

    他还在等,等程末自己开口跟他讲,等他愿意把脆弱的一面也完全交给自己。

    “好笑了,我干嘛要生气?”程末平静地说完,大步流星地与他擦肩而过,可走了几步见顾琛人没有跟上来,只好又停下来,“喂,想什么呢!”

    “来了。”顾琛只叹时机未到,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