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流枕石 - 第7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渡以舟理直气壮,“我身为太初宗大弟子,你行的事我也能行。”

    温安估计想骂渡以舟傻逼,直接挂了电话,被单方面的拉黑渡以舟非常不解,他问雪萤,“他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

    雪萤,“这个……”

    【温安不仅不想把你当兄弟,他还想杀了你。】

    雪萤:没人觉得你小嘴甜。

    听到此话的渡以舟脸色越发凝重,起身往外走去,林酒酒下意识喊道,“师兄,你要去哪,你的伤还没好。”

    渡以舟脚步一顿,林酒酒以为渡以舟听进了,双手捧着灵丹,“师兄,药。”

    林酒酒站在桌边,乌发雪颜,纤细的脖颈被白羽包裹,她是笑着的,当这双剪瞳的眸子看向你时,谁也不能拒绝。

    渡以舟看了她一会,问道,“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

    林酒酒,“……”

    他拿走林酒酒身上的鹤氅,自顾自从乾坤袋中取了丹药,再度握上大寒。

    大寒的剑气林酒酒难以抵挡,被冻得牙齿打颤,渡以舟终于发现自己这个师妹修为低下,他对上林酒酒的视线,蹙眉道,“我忘了,你修为尚浅。”

    林酒酒不自觉扬起笑容,“我没事,能见到师兄出剑的风采,这点冷算不了什么。”

    “下个月的比试你不用来了,把名额让给别人。”

    林酒酒,“……”

    渡以舟说罢扬长而去,待渡以舟离去,雪萤腆着脸和林酒酒套近乎,“师妹,既然误会解除了,那赤星尘和无涯雨……”

    林酒酒身上寒意未消,下意识抱紧胳膊,“自是给师姐。”

    “碧落峰的赔偿……”

    林酒酒摇头,她累了,真的心累。再也不想和他们纠缠,“区区小钱,何足让师姐记挂。”

    雪萤一蹦三尺高,觉得重生以后的林酒酒太棒了,忍不住握上林酒酒的手,真心实意发好人卡,“师妹,你是我的恩人。”

    “他日师妹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得了宝物的雪萤飘然离去,只剩一个林酒酒,她望着一片狼狈的碧落峰,忍不住窜起一个念头。

    她是不是重生的方式不对?

    ……

    得了赤星尘和无涯雨麻烦就解决了一半,雪萤把它们交给子雅,安静做个宅女等观火出来,顺便挖掘小道消息。

    头条新闻,天才少女不满宗门安排,出走近十年。

    太初宗宗主:我不想继任所谓的宗主之位,这个腐朽的太初宗令人难以呼吸,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每日八卦:震惊,太初宗和太玄门两位大师兄因爱大打出手,原因居然是太玄门第一美人。

    据了解太初宗收徒当日,太玄门第一美人登门拜访,后太初宗大师兄寻仇太玄门大弟子,其间碧落峰遭遇大战,碧落峰主人林美人表示自己养病,不接收任何采访。

    雪萤:手里的瓜突然就不香了。

    她翻过手里的三太小报,后面的消息索然无味。

    今年恋爱指南:太一道子表示,今年红鸾星动,适宜脱贫,各位修炼的单身狗千万不要忘了带这几种饰品。

    太素谷发布最新护肤产品,由知名杏林圣手苍梧代言。仙芝漱魂丹,只需一枚,就能令您美貌永驻。

    雪萤:太贵买不起。

    她收了小报,仰躺在树上,想起谛听之声闹出的麻烦,尤其是林酒酒,还有被屡次提到的柳君琢。渡以舟会不会和大师兄说啊……

    雪萤哀叹一声,想了半天决定回去打柳君琢一顿。

    就你事多!

    好在制作观火不需要太多时间,几天后,观火新鲜出炉了。

    这天晚上子雅跑来找自己,他递上刚做好的观火,满脸兴奋。

    重新覆上面纱,雪萤只觉没了谛听之声的世界一片清明。

    “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子雅摇头,“这算不了什么。”他纠结了会,小声问,“师姐有空吗?若是有空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雪萤不曾多想,子雅算是她半个恩人,直接一口答应下来。两人一同前往清净台,此处是太初宗弟子静坐养心之地,少有人来往。雪萤跟着子雅爬到最高处,往下一看只见云海翻滚,山峦若隐,远处星子点点,苍穹如幕。

    风景不错。

    子雅今日一改短衫,换上繁复的长袍,湘色锦袍绣着金丝银线,衣摆上印异兽图样,腰间还插着一柄折扇。乍一看真有几分天潢贵胄的气度。

    子雅摸了摸衣襟小心翼翼问,“我今日打扮如何?”

    雪萤看了一眼,点评道,“挺贵的。”

    “还有呢?”

    “打架不方便,打铁也不方便。回头换了吧,坏了怪可惜的。”

    “哦。”子雅失落不已。

    评价完衣服雪萤转而说,“这地方位置不错,揽众山使心胸开阔,要一起来打坐吗?”

    子雅婉言拒绝,两人默了半天,子雅怀着那颗少男心向雪萤献宝,“那个,师姐难得来一趟太初宗,我身无长物,没什么好送师姐的。”

    雪萤纳闷了,“没有啊,观火是你帮我造的。”

    子雅摇头,“这不一样。”

    他低头盯了会自己的鞋尖,终于鼓起勇气,“我给师姐办了场烟花会。”

    说罢子雅折扇一扬,霎时漫天烟花于雪萤眼前绽放,夜空布满焰火,雪萤下意识看向夜空,轻纱虽遮去了雪萤的容颜,但无妨雪萤欣赏这场绚烂的烟花。

    子雅跟着一起驻足观望烟花,努力摆出男人的气概,“师姐喜欢吗?”

    雪萤痴痴点头,“好看。”

    听到心上人所言,子雅忍不住勾起嘴角。见到师姐第一日他就喜欢上了师姐,美丽又强大的师姐,会帮他挡去风雨,许诺保护他。

    师姐那么好,他唯有更加努力才能追上师姐的脚步。

    “师姐,我喜……”

    雪萤转过头,“光看烟花也没什么意思,我教你几招剑术,来,拔剑。”

    子雅,“……”

    第7章

    那一晚的烟花极美,后来雪萤想起时,都觉得浪漫无比,她于漫天烟花出鞘,白露凝出的飞雪随烟花一同消散在空中。

    真美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子雅太菜,打了几场就哭着说不练了。

    怪可惜的。

    有了观火雪萤满血复活,她还记得给太初宗弟子做陪练的事,兴致勃勃跑去找渡以舟,问演武场能不能借她用用?

    “场地费五百中品灵石,剑修加倍。”

    被温安毒打一顿过的渡以舟脑子清醒了不少,又做回冷酷无情的太初宗大师兄,专门对剑修挑三拣四。

    “都是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

    “谈感情更伤钱。”

    雪萤清楚认识到,她这位渡师兄被揍得不轻。她只好换了个角度告知渡以舟,“我也不瞒渡师兄,我和师弟师妹们有约,答应了观火做好以后陪他们比剑。”

    渡以舟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样不是更好,你出钱又出力,我太初宗坐收渔翁之利。”

    雪萤:……温师兄你怎么不把这货直接捅死!

    闹归闹,涉及太初宗的事渡以舟还是不会胡来,勉强答应给雪萤使用演武场后,雪萤给点颜色就开染坊,“还有一事,那个渡师兄,您知道哪位弟子擅长补天吗?”

    补天,即修地,复原法宝阵法。是炼器术中的一门分支,子雅虽然擅长铸造法宝,但是补天一术学得一般,补剑还好,给紫微道贴寒溟石就有点为难他了。

    贴瓷砖要技术不说,寒溟石还贼贵。

    渡以舟停下来让雪萤把话讲完,雪萤脸上发虚,“上个月我和温师兄比剑,不小心弄坏了紫微道,太玄门无人擅长补天,便想来问问……”

    “可以。”渡以舟一口答应下来。

    被宰习惯了的雪萤浑身一震,条件反射看向渡以舟。

    渡以舟反倒不解,“你不知吗?”

    “什么?”

    “当年玉衡子砍坏紫微道八次,太玄门掌门上门求助,最后欠下巨债。”渡以舟说完还看了雪萤一眼,纳闷她这个徒弟怎么不知道。

    “不然你以为太玄门为何一贫如洗,堂堂一大门派,靠接济度日,说出去简直笑掉大牙。不过说来也有趣,有其师必有其徒……”

    后面的话雪萤已经听不进了,她满脑子只有倾家荡产这个概念。想到她多少个夜里熬红眼睛上色,和温安一点一点攒钱,甚至未辟谷之前只能喝水填肚子……

    玉衡子你不是人!

    “那就不补了。”

    渡以舟拷问她的良心,“紫微道乃师祖练剑之地,你可想清楚了。”

    你太玄门就一个旅游景点。

    雪萤,“……多少钱?”

    她,雪萤,剑仙玉衡子之徒,还未篡位成功,就和玉衡子染上了一样的病。

    穷病。

    没有剑仙的命偏有剑仙的病,拿给渡以舟给的发票和欠条,走在前往演武场的路上,雪萤只觉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

    听渡以舟说,玉衡子成为剑仙后,再劈紫微道就不要赔钱了。

    她还是早点弑师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