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流枕石 - 第9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玉衡子冰冷道,“有话直说。”

    雪萤没敢开门见山,她从袖中摸出别人送的灵丹,把它推到玉衡子面前。

    “弟子自小便是跟着您……”雪萤吞吞吐吐,对上玉衡子递来的目光,声音更加小。“功法剑术什么的都是跟着您学的。”

    谈起往事玉衡子脸色稍缓,语气也柔了几分,他望向雪萤,眼中似乎有淡淡的笑意,“你的心意我明白,丹药于我无用,收回去吧。”

    雪萤点头,“哦。”

    然后飞快转手抄回袖中。

    她收好灵丹,对上玉衡子难明的眼色,想了想自己确实有点墨迹,于是抬头挺胸道,“我也不瞒您了,我就直接问了。”

    玉衡子脸色有点不好看,语气没变,“无妨。”

    “师尊您会不会死啊?”

    玉衡子,“……”

    “大师兄说您功法出问题,您看我和您练一样的功法,万一我步上您的后尘怎么办。您活这么久还当了剑仙是值了,可我还年轻,当不成剑修还能当个法修。”

    “所以师尊您能给个准信吗,我还能不能练了,不能您早点把我赶出去,我上隔壁太初宗给人当弟子去。”

    “师尊您在听吗?”

    第8章

    很长一段时间内,玉衡子都没有开口。琉璃色的眸子里情绪翻滚,他将手中经书置于石桌上,用平静的调子询问雪萤,“你就这么想离开我身边?”

    玉衡子虽是她师尊,但两人关系很不好,可以称之为敌人。玉衡子对雪萤始终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杀意。

    即现在杀还是养肥杀。

    玉衡子这类打败天下无敌手的人,后期很容易产生一种无聊状态,即没有架可打。

    闲到发霉的玉衡子接受了损友的提议。去收徒,又名养成你的敌人。简称找死。

    雪萤就是这种情况下被玉衡子收进来的。她被玉衡子寄予厚望,玉衡子希望有朝一日雪萤成长为可敬的对手,然后被他毒打。

    打架狂魔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问题是玉衡子这货根本就忍不住,哪会等雪萤肥了再动手,每每雪萤剑术上稍有进步,玉衡子就过来揍人了。

    对一个萝莉也下得了如此毒手,畜生!

    小时候玉衡子出门找人打架去了,雪萤是手舞足蹈,巴不得玉衡子死在外面别回来。

    雪萤:我想到最开心的事,就是在你坟上插三炷香,给你唱生日快乐。

    后来玉衡子一去十年不归,雪萤都快忘了她还有个师尊。

    现在师尊回来了,雪萤又回忆起了昔日玉衡子暴打萝莉的画面,立刻怂了。

    “弟子不敢。”

    雪萤微垂着脑袋,露出一段优雅白皙的脖颈,声音中透着隐隐的讨好,外人面前的第一美人,说什么冷漠高傲,到了玉衡子跟前,也成了绕指柔。

    也不过如此。

    玉衡子收了目光,淡淡道,“非是功法缘故,只是半道有奇遇,因而成了今日这副模样。”

    雪萤听后松了口气,她说呢,太玄门统一修炼同尘剑法,没见过哪个走火入魔的。

    “那师尊什么时候能复原?”

    玉衡子眸中有暖意,“你关心我?”

    雪萤点头,不等玉衡子开口又道,“需要我照顾吗?要是严重的话,师尊你能不能把剑仙的称号让给我,我欠了太初宗一屁股债,听说做了剑仙就可以欠债不还。”

    她太羡慕玉衡子了,两个大宗供着他,听说去太素谷还全程免医疗费。白嫖的最高境界。

    玉衡子沉默了很久,他摸着经书上的文字,来来回回只在清静经上徘徊,声线里有种咬牙切齿的平静,“无需你等操心,我静养数日便可。”

    雪萤失望不已,“哦。”

    那她还是弑师吧。

    玉衡子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生硬转开,“我听他人说,你有谛听之声,此声能道破真相。”

    提起这个雪萤摸上轻纱,大约是想起那日谛听之声的话,雪萤颇为尴尬,“师尊莫要信它,这东西有时候满口胡言,信不得真。我对师尊只有敬仰之意,绝无二心,当年入门誓言徒儿谨记在心,一日都不曾忘。”

    “哦。”玉衡子抬眸,似乎看破雪萤的紧张,“再念一遍给我听听。”

    雪萤扭捏半天,最后在玉衡子的眼神下柔柔垂下脑袋,含羞不已,“我赢了你得管我叫爸爸。”

    玉衡子,“……”

    她不这么狂,玉衡子也不会收她为徒。理想很美好,现实是皮包骨头,她被玉衡子打得喊爹。

    还带养老送终一条龙的那种。

    有关谛听之声的话题就此终结,玉衡子又问起雪萤的功课剑术,提到这个雪萤底气十足,“弟子不曾落下练习,只待师尊康复,再度挑战师尊。”

    她说话时周身剑意暴涨,白露也在剑匣中长鸣,整个洞府弥漫起一股可怕的气氛,那是残留于此的剑意在和雪萤叫板。

    玉衡子翻过一页经书,并不作出任何反应,等雪萤身上的剑意散去,玉衡子方才叙话,“我很高兴,你能成长到如今的地步。假以时日你必能成长为……”

    一代剑仙,不对,他就是剑仙。

    玉衡子断了话,重续道,“我身体不便,无法传授剑法,柳君琢刚入门不久,又是天生剑骨,与你相仿,不如他便交由你来指导。”

    来了来了,万恶的剧情设定。雪萤心烦不已,“他既刚入门,便和其他弟子一同学习便是,做特殊对待,恐遭人非议。”

    小学都没毕业就来蹭大学课程,给我爬回去!

    玉衡子反问雪萤,“你忘了你是如何过来的?”

    雪萤想了下,她当年是被玉衡子揍老实的,“棍棒底下出孝子,师尊动手还是我动手?”

    玉衡子纤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似终于厌了雪萤种种行为,“罢了,就照你的话安排,我乏了,你退下吧。”

    雪萤不曾多想,乖乖行礼,临走之前想了想加上一句,“师尊莫要担忧,在我心中师尊就跟我亲爹一样,我会好好孝顺您的。”

    玉衡子背对雪萤,不想再听她的肺腑之言。

    甭管玉衡子是怎么想,雪萤说出来后痛快了不少。离开以后雪萤本想回洞府休息,想了想决定转道去功德堂,看看有没有任务可接的。

    说实话都来了这么多年了,她对《大道》这书早就忘得差不多了,除了几个奇葩角色,女主遇上什么奇遇了,雪萤完全没印象。

    想不起来就不想,雪萤心态很好,就冲天道给的谛听之声,她就知道自己天生是女主命,走哪都有奇遇的那种。

    “师姐。”

    ……她收回前言,这种奇遇她要不起。

    柳君琢就站在功德堂前,太玄门人手一件的道袍穿在柳君琢身上,凸显出几分少年意气,他腰间配着长剑,手持玉简,功德堂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是洒上一层金粉,画面都唯美了几分。

    雪萤脚下一顿,本来想给柳君琢几分面子,停下来打个招呼,可注意到旁人的目光,雪萤不知怎么想的,直接从柳君琢身边绕开,直奔功德堂而去。

    喜欢就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她干嘛要委屈自己,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

    她径直越过柳君琢,冲功德堂的弟子打招呼,“我要接任务。”

    功德堂的弟子愣了会,被雪萤不耐烦敲桌,急忙回神,“好的。”

    挑了个点数丰厚的任务,雪萤道了声谢,忽视他人的目光,兀自离去。

    晚些时候温安过来找她,谈起今天发生的事,“我听说,你在功德堂冷落了柳君琢。”

    雪萤在翻白鹿谷的地图,没看温安,“什么冷落,我就是无视。”

    温安扔了灵果给雪萤,看着她一口接一口啃完,连着投喂八个后,雪萤终于开始吐苦水。

    “自己身体不好,还非得收个弟子,完事让我照顾。他是觉得我这个师姐成日无所事事,没事干吗?”

    太玄门作为道界大派,但凡有事都是要出面的。这些年温安主内她主外,不然他以为太玄门双绝的名号是怎么传出去的,还不是她在外头闯出来的。

    温安又塞了颗麦芽糖给雪萤,笑道,“说了半天,你是在抱怨玉衡师叔。”

    雪萤含着麦芽糖,嘟囔不清,“我哪敢……”

    她刚咽下嘴里的麦芽糖,温安手里已经多了串糖葫芦,和颜悦色的,“吃完开工。”

    雪萤盯了会,抢过温安手里的糖葫芦,收好地图,站起来一言不发跟着温安走。

    “这个月很忙?”

    温安把手里的画稿交给雪萤,笑意融融,“上期反响很好,书商要我这期加刊,所以不得不借用师妹的两只手。”

    雪萤咬着糖葫芦没拿稳,画稿撒落一地,她顺手捡起几张,上头的画面尺度火辣,令人血脉偾张,最重要的是……

    “《纯情女徒俏师尊》?”

    温安笑得可温柔了,“超级火的。”

    “师妹有兴趣一起讨论情节吗?每每与师妹交谈,我都受益匪浅。”

    温安说那话时雪萤敷衍点头,她大致翻了几页,脸她认不出来,上头的情节似曾相识。

    白露架在温安脖子上,雪萤没半点好脸色,要他把《纯情女徒俏师尊》的画册交出来。

    温安叹息一声,“此书若出,太玄门下半年衣食无忧,师妹就忍心看到师弟师妹受苦吗?”

    雪萤冷笑一声,“忍心。”

    苦情计不成,就只有赤裸裸的现实了,温安避开脖子上的白露,忍痛道,“三七。”

    “四六!”

    然后,没有然后了,雪萤收了白露,重新坐下来帮温安上色。

    士可杀不可辱,她痛恨温安的行为,但是温安给的实在太多了。

    横竖玉衡子万年单身,肯定不会看什么春宫图,更不知道什么师徒恋。她七想八想着,翻了下手底下的画册,纳闷了,“怎么还有剑灵情节?”

    她都练剑多少年了,就没听过剑灵变成人的传闻。

    温安细心勾勒笔下人的眉眼,还在痛惜分出去的,“什么问题?大家都爱看剑灵变成人,要是有一天你的白露化身成一个英俊潇洒的美少年,难道你不心动?说上一两句。”

    “当然有话。”雪萤冷冷道。

    “给我变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