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流枕石 - 第78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我要去魔界。”

    “魔界?”

    “具体原因你可以问鹿野苑的离相。”

    雪萤也猜不准天音阁在得知消息后会有什么想法,横竖身边聪明绝顶的多,雪萤不介意物尽其用。

    障月挑眉,和手下人对视几眼,了然道,“所以你会出现于此?”

    雪萤点头,“离相说此处有裂痕,我过来探查一二,若是可以不日就将前往魔界。话说回来,我听说浊气对人身体不利。为何他们……”

    “聚集于此?”障月讥笑一声,“那些阿修罗成天不务正业,哄骗信徒上交钱财。之所以挑了这块地方,只因浊气会迷惑人心。”

    少量的浊气就跟酒一样,吸了上头。再听阿修罗的满嘴胡话,晕乎乎答应下来,等清醒过来,阿修罗又送上分红。一来二去有些人便想着试试就试试。

    结果自然是试试就逝世。

    赔了个底朝天跑过来求圣女的宽恕,障月差点没打死这群愚民。

    是她直播带货不够骚了,还是她弹不动琵琶了!

    不过阿修罗的事不急,都头疼好几年了,也不急这么一回,倒是这个剑仙之徒主动送上门来。障月换了种语调。

    “来者都是客啦,雪雪愿意来小月超级开心的,小月想做雪雪的向导可以吗?”

    雪萤激了一身鸡皮疙瘩,“道友,你知道的,无事献殷勤……”

    障月只是微笑着打了个响指,她身后天音阁弟子列阵,摆明了要来车轮战。

    “我非常喜欢!”

    障月亲密挽上雪萤胳膊,“那我们一起去探险吧。”

    这趟奇妙之旅叫雪萤身心疲惫,好说歹说障月才肯放自己回去,又说过几天会有天音阁弟子拜访,希望雪萤帮为传达。摆明了要插手魔界的事,雪萤还好,她负责做工具人,干完这票就回老家,离相则是忧心忡忡,预感天音阁要插手。搞得雪萤不好意思。

    “大师,对不起。”

    离相摆手,“不是你错,偶尔鹿野苑也会有几个女弟子。”

    雪萤:大师你这信息量很大哎。

    她目送离相远去,忧愁的目光对上岑无妄,片刻后当没事人一样走了。

    这头天音阁在挖鹿野苑墙角,那边侥幸逃回的阿修罗报告此次项目失败,前来认罪。

    破旧的寺庙里,几个阿修罗众聚在大殿内,佛龛上坐着一个孩子,悬空的两条腿来回晃动,听完属下的报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小月果然厉害。”

    跪在地上的阿修罗不敢多言,倒是一位腰佩弯刀的阿修罗女开口,“王,我们沉寂多年,如今物资收集的差不多,是时候动手了。”

    那位孩童只是一味甜甜笑着,片刻后阿修罗女垂下脑袋,“是属下失礼了。”

    他没有再管对方,继续问地上的阿修罗,“你说,那个异域人是剑仙之徒,还和障月关系不错。”

    他捧着脸幻想起来,“听起来像个好人,大家都说好人心地好,她会帮我的,对吧?”

    帮他杀了障月。

    阿修罗女喜道,“属下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我等可以引诱剑仙之徒前来,待落入圈套后一举拿下,以秘法操控此人。往后她便是我阿修罗最忠实的走狗,无论是鹿野苑,还是天音阁。”

    “可以哦。”

    他放下手,露出一个纯真的笑。

    **

    雪萤再见到那小屁孩时,是在次日傍晚,她收了剑打算去明镜台找优昙,小朋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泪眼汪汪看着雪萤,“大姐姐。”

    雪萤心说你还有胆子回来见我,刚想动手,小朋友冲过来抱住雪萤的腰,“姐姐帮帮我好不好,我被坏人威胁了。”

    雪萤本来是想扯开小混蛋,奈何对方死抱着雪萤不放,她又怕力气太大伤了小朋友。只好说,“有事说事,别哭哭啼啼。”

    有这话小朋友才抬起脑袋,眼巴巴瞅着雪萤,“大姐姐会帮我吗?”

    剑柄滑落到手上,雪萤点头,“你叫阿姨我肯定不帮,姐姐考虑下。”

    她趁对方思索的空档拍开腰上那只手,等人反应过来时,雪萤已经拿着剑指人。

    “再抱收费。”

    提起钱来小朋友眼里涌上羞愧,从怀里摸出灵石,可怜巴巴道,“大姐姐,对不起骗了你。”

    收了两个二百五,小朋友又想抱抱,被雪萤拿剑鞘挡着,想到雪萤那句收费,小朋友忍痛摸出新的灵石,“大姐姐……”

    这话还没说完,他手里的灵石没了踪影。本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雪萤依然拦着他,“一码归一码,这次只结了刚才的,你还得为接下来的行为买单。”

    说罢伸到对方面前,很灵动的,搓了两下手指。

    小朋友,“……”

    待他拿下天音阁,他定要杀了这剑仙之徒。

    第三次交了钱,雪萤才听出小朋友的来历。

    “你是说,阿修罗在你身上安装了炸弹,我如果不跟你走,他们就启动炸弹?”

    他孤零零站那,说着一成不变的台词,“大姐姐,我不想死……”

    不想雪萤转头往大殿走了几步,高声道,“劳烦叫下警察,不行地头蛇也可以。”

    “……大姐姐。”

    雪萤三观极正,拿着瑶光和小朋友画了道三八线,身体很嫌弃小朋友,嘴上说的很动听,“别怕,警察叔叔马上就来。”

    “……阿修罗找的是你。”

    雪萤才不听这种鬼话,被威胁了你说去就去,警察不要面子的啊。“小小年纪不要被话本欺骗了,邪恶力量终不可战胜正义。有事找警察,这才是对的,相信阿姨,你会没事的。”

    没钱喊大姐姐,拿了钱是阿姨。你这个虚伪的剑仙之徒!

    他气得想抽身离去,雪萤本着拯救失足孩童的想法,瑶光架在他脖子上,笑容和蔼可亲,“乖哦,别怕。”

    小朋友,“……”

    最后离相赶到现场时,接手的消息是这样的。

    一反派操心鹿野苑安全系数,不惜以身涉险。

    雪萤对离相说,“大师,阿修罗族太残忍了,居然拿孩子做诱饵,大师你快帮宝宝看看。”

    忘了说现任阿修罗王·前向导·人质小朋友,叫宝宝。

    离相听后面色凝重,在识界这片热爱和平的大地上,居然还能发生这等恶劣事件。他当即招来数位高僧,打算拆除宝宝身上的炸弹。只是当一批高僧和宝宝面对面时,率先撑不住的是宝宝。

    “我乃阿修罗王,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敢乱来,阿修罗大军定会踏平鹿野苑。”

    边上的雪萤老成叹气,对离相无辜一摊手,“我怀疑阿修罗族给宝宝下蛊了,这类话也说得出口。”

    什么阿修罗王,你见过跳起来只能踢你膝盖的阿修罗王吗?再来识界阿修罗之祸由来已久,其幕后黑手,怎么可能是个正太。

    离相也跟着感叹,“作孽啊。”

    然后数位高僧半点不客气,把宝宝从头摸到尾,表示炸弹之类的没有,不过体内似乎被下了封印。

    “看其手法应是天音阁手迹。”

    离相和天音阁斗了几百年,属于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敌人,可就算这样,离相也没能查探出宝宝体内的封印。

    又不是什么绝症,几人当着宝宝的面讨论,提到封印时宝宝明显表情不自然,他猜出离相看不破,于是又讥笑起来,“区区鹿野苑,也想染指阿修罗一族。”

    雪萤完全品不出宝宝话中的杀机,作为一个外乡人,尤其是作为鹿野苑和天音阁的友好大使,雪萤发表了以下看法。

    “我和障月熟,看在我的面子请障月来一趟,帮这孩子看看。”

    离相也有自己的考虑,与其排查家里哪个是女扮男装的奸细,和天音阁斗智斗勇,还不如正大光明和天音阁谈谈。

    都是乙方,谁不会讨好甲方爸爸一样。

    你一票我一票,阿修罗王明天就见天音阁圣女。

    “我说,我全都说。”宝宝憋不住了,嚎着不要见障月,“只要不见障月我什么都说。”

    “故事还要从二十年前的天音阁说起……”

    “和鹿野苑一样,天音阁的圣女也是内定。所谓弟子选拔不过是骗骗外人,让那些信徒以为努力也可以成为圣女。”

    说到这雪萤面露鄙视,“不是吧,大神,这种事还搞内幕。”

    离相避而不谈,示意宝宝继续说下去。“和鹿野苑不同的是,天音阁的圣女来源上任圣女的占卜。她们会得知神的指示,于某个时间去某个地点等待圣女降临。”

    “二十年前,一位农妇生下了一个孩子。按照指示,这个孩子将是下任圣女,但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农妇生下的是男孩,而不是女孩。”

    雪萤已经嗅出接下来的故事发展,不出所料,大受打击的天音阁虽然把那个男孩带了回去,心中依然有隔阂,即便那个男孩天资聪颖,也无法抹平性别上带来的歧视,一个全是女子的天音阁,怎么容许男子做圣女。

    “直到有一天,血海飘来一个女婴。”

    说到这宝宝吧嗒一下掉了眼泪,“障月自小就讨人欢喜。学东西也快,不像我,不论有多努力,师姐她们总是冷冷的。说什么男儿是泥做的,见了就浊臭不堪。”

    “倘若这样也就算了。十岁那年血海突生变故,我被派去镇压血海,中途出了差错,跌入血海中,被浊气感染。为避免入魔,师姐她们在我体内下了封印,虽免了去入魔之灾,但我再也长不大了。”

    宝宝一边哭一边说道,“师姐她们,她们说天音阁没有长不大的圣女。于是革了我的职位,让障月做了圣女,我气不过,就跑出来了。”

    这一番狗血故事说的大伙唏嘘不已,离相也证实了十年前血海的确有一场变故。

    “所以。”雪萤问宝宝,“你是要借阿修罗族,报复天音阁?”

    “才不是!”宝宝又气又急,“我就是想证明自己,即便身体有缺陷,我依然能做到完美。”

    雪萤忍不住笑出声,她冲宝宝抱拳,“前辈的确优秀。”

    前辈二字叫宝宝眼眶发红,他吸了吸鼻子,奶声奶气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和障月见面的。”

    他讨厌障月,可他更讨厌天音阁。

    剩下的事就是鹿野苑和阿修罗族的商议了,雪萤找了理由退场。没去找优昙,近来优昙沉迷乐声,时常放纵高歌,雪萤还好,能借个理由外出。被以身饲魔的沈烬就惨了,他要是退出就代表向鹿野苑低头,于是不得不和优昙同吃同住。

    优昙生活习惯良好,除去每日的念经诵读,还有偶尔加餐的高音。一系列导致沈烬这位魔尊生活习性发生变化,每日固定早起跑圈,等优昙念经结束才回来,到了下午只要优昙谈起唱歌,沈烬一定会说我睡觉去了。

    搞得鹿野苑一度流言四起,说佛子哄人上床有一手,一提唱歌魔尊就说睡觉。

    兜兜转转绕了一圈,最后回到岑无妄那,师徒两对视了片刻,岑无妄主动出声,“作业做了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