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流枕石 - 第79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那日雪萤自取其辱后,岑无妄就拜托僧人,寻了不少教材监督雪萤功课。照岑无妄的话说,太玄门落后太初宗,很大程度是太玄门门人不重视数学。

    雪萤心道那太初宗也不见懂九九乘法表,还不是占了个有钱二字。

    “还没。”

    她乖乖坐那啃功课,本来心思就不在课本上,岑无妄还在边上练剑。做到最后雪萤干脆丢了笔看岑无妄练剑。

    剑术惊绝,人如冰雪。雪萤托腮想了会,在她记忆里,似乎没有比岑无妄更厉害的剑修了。

    她忽然问岑无妄,“师尊,若是我非天生剑骨,只是一名普通弟子,师尊还会收我吗?”

    岑无妄收了剑回望廊下的雪萤,年纪尚轻,剑术已有小成,假以时日必能成大器。

    这是他的弟子,余生最好的对手。

    “没有如果。”岑无妄撤了目光,指尖的剑柄如雾散去,飘过来检查雪萤的作业。

    “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师尊你不知道,今日遇见一件事……没想到天音阁有如此往事。”

    雪萤意犹未尽讲完,指望眼前人能八卦几句。不想岑无妄反问,“你很闲?”

    “我没……”

    “从天音阁往事还能发散到自己身上,伤春悲秋,看来是布置的作业太少了。今日起挥剑一千下,除去必要事项,空闲时间来我这报道,我盯着你写。”

    搁从前她和温安聊,温安还会兴奋说绝佳素材,放岑无妄身上就是她吃饱了撑着没事做。

    雪萤熄了心思不和岑无妄这货斗,拿了笔刷题。好不容易熬到华灯初上,雪萤说她要回去休息睡觉了,岑无妄更加疑惑,“要睡觉,那你还修什么仙?”

    雪萤:不是,她就是想偷懒行不行。

    吵了半天拿到豁免权,雪萤拿了瑶光走人,庭院门口站着个矮萝卜头,正是阿修罗王,也不知道和鹿野苑谈了什么,转眼就在鹿野苑满地撒欢。这会见到雪萤,伸出手搓了两下,也不装天真,老成说,“我就抱了你一回,第二次的钱还我。”

    雪萤没反驳,还了宝宝的钱后依旧是一张臭脸,抬脚要往外走去,宝宝趁机往偏殿里望了一眼。

    眼熟,上回见过。或许是夜色太美,宝宝只觉灯下的岑无妄美艳动人,乌发雪颜,自有一股清贵之气。他盯了有一会,岑无妄察觉过来,双眸扫视,还没开口雪萤就将人拎走,大门一关谁都不爱。

    门外宝宝晃着两条腿问雪萤,“他是你姘头吗?”

    鹿野苑全是剃了光头的和尚,庭院里头那个,可是道士打扮。

    雪萤明白先前沈烬还拿岑无妄那张脸和自己吵过架,宝宝是误会了。她也懒得和人解释这些麻烦事,只是道,“他是我师尊。”

    “哦~”

    这个哦就很有意味,雪萤有色眼镜看人,合法正太就算了,她没兴趣照顾。

    她不想说不代表宝宝就不问,“可我看你们关系好像不太好,是不是他做了过分的事?”

    这话说到雪萤心坎去了,贴着大门吐槽起岑无妄,“是很过分,我跟着他学剑,又不是学跳大神,算术他说我怠慢学业。我说怕剑术落下,他说我剑术不堪大用。”

    雪萤翻来覆去讲了大半,中心思想就是岑无妄很过分,非常过分,无理取闹,不近人情。

    宝宝边听边点头,总结出来这就是个清冷师尊的模板,于是问,“那为什么不把他送到海棠市去?”

    雪萤,“……休提虎狼之词。”

    第55章

    雪萤生怕岑无妄提个脑袋出来问她什么是海棠。牵着宝宝走远了些,问起结果。

    “鹿野苑要送你回去?”

    羊肠小道上没什么好看的,花花草草不多,就尽头种个一株菩提树,树根错立,巨大的树冠挡去半片月华,宝宝小跑了几步,躲进树荫下扮鬼影。

    “他们怎么会送我回去。”

    宝宝哼哼了几句,“我是阿修罗王,能换好多东西。”

    他只是个子没长,脑子还在长呢。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收拾阿修罗族,鹿野苑怎么可能放手。

    本来计划都好好的,雪萤漂亮又心软,骗她去阿修罗族,回头下个毒药,种个什么蛊的,让她行走两派之间,什么间谍,离间计,统统玩起来。

    可惜有句话说的好,千算万算算不到人心,雪萤信宝宝那套吗,信,她被下药了吗?没有,她找了警察叔叔。

    这剑修压根就不按剧情来。

    直接把人坑进鹿野苑,连带着身世扒光了,现在人待在敌方,被鹿野苑按着论斤卖。

    对此雪萤的表态是,“不会吧,近朱者赤,佛子人这么好,培养他的鹿野苑自然也是好的。”

    宝宝迈着两条小短腿负手前行,很有智者的姿态,“你不知道一样米养百样人吗?”

    “我们修士不恰饭。”

    一而再再而三跟他对着干,他扫了雪萤一眼,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本该是无情的眼神,搁那张婴儿肥的脸上,雪萤的反应就是。

    “你生气起来还怪可爱的。”

    宝宝,“……”

    气死了!

    绕回正题,逗完小朋友,雪萤提起他的来意,“鹿野苑不久后就会约见天音阁,商谈魔界一事。你留于鹿野苑,阿修罗族必然遭到打击,所以,你找我,是想我救你出去。”

    宝宝绷着一张脸不说话,他压低了声音,天真的声线此时变得有些阴冷,“你都猜到了。”

    雪萤当然不傻,这鹿野苑里就她一个中立派,或者说墙头草,沈烬厉害没错,问题是他是个魔,还是进了秃驴堆里的魔,根本不能打,又和宝宝不熟。

    此话过后两方人马都有些安静,宝宝找了个位置坐下,重新估算雪萤,这个剑修,远超他的意料,怪不得障月对她念念不忘。若是能为他所用,识界可尽收入囊。偏偏此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惜了。

    “行,但是要加钱。”

    雪萤对上宝宝吃惊的眼神,不觉得自己人设崩了,她本来就是个一贫如洗的剑修,为了生计赚点外快也不奇怪,不过人是从鹿野苑里送走,为了避免引起鹿野苑的追杀。雪萤想了想,“封口费多给点,我还得封大师们的嘴。”

    “那我还找你干嘛!”

    “很简单啊,私底下把人送走,全当没发生过。编年史上顶多就一句,某年某月,阿修罗王到此一游。要是明面上谈判,写多少不知道,后人就会说,那次谈判,翻开了新的篇章。然后再探究阿修罗王是怎么被捕的,大家就会觉得,阿修罗王是鹿野苑的奸细,故意搞阿修罗族

    的。大家吐口唾沫再走。”

    “你住口!”

    雪萤意犹未尽,阴谋论她还没说完呢,还有什么阿修罗王身世坎坷,为洗清族内非议,故意制造了这次意外,以此鉴定人心,不,罗心。

    被雪萤一说宝宝心乱如麻,越想越后怕。他出来混就是挣个名声,这样是被光明正大送回去,名声肯定没了。

    不对。宝宝又安慰自己,他音讯全无,阿修罗族那边肯定有对策。他相信阿修罗族的战斗力,这群和尚念经几百年了,怎么比得上成日打游击战搞传销的阿修罗族。

    凡事不能靠自己,还要靠别人。

    宝宝握紧拳头,奶声奶气道,“我是不会中计的。”

    中什么计,就是觉得她太贵不肯给钱了呗。雪萤劝说起宝宝,“这年头一分钱一分货,再说我要的多,也是大师他们顾虑多。你想想,若是要少了,岂不是说你这个阿修罗王不值钱。”

    “不买不买,你走开。隔壁仙侠虐恋的别来掺和权谋大戏,滚啊。”

    雪萤捏了捏拳头,倒不是宝宝让她滚,而是前半句仙侠虐恋,她抬头问宝宝,“谁打胎流产找小三了?”

    宝宝,“现在仙侠剧口味都这么重?”

    总之最后两人不欢而散,雪萤闷头回去,偏殿里头岑无妄还在发呆,雪萤回来也不见他有动作,倒是雪萤主动说,“我不高兴,我想打架。”

    岑无妄侧望雪萤,魂体自然不能实物接触,除非凝出实体。只是这类事向来麻烦,若无必要,还是蕴养魂体为主。

    脚下接触到坚硬的青石板,岑无妄凝出一柄长剑,抬眸看向雪萤,“来战。”

    利剑出鞘,剑光交错,月色下只有交错的身影。

    比起还在打架的两人,鹿野苑这边在战战兢兢开高层会议。识界这头其实是有些三足鼎立的味道,鹿野苑和天音阁不合,本来应该掐得死去活来,因为阿修罗族这个不定因素捏鼻子和好。

    现在阿修罗族扯出和天音阁有一腿,他们在考虑要不要趁你病要命。来个三方大会,趁信徒多的时候,揭发天音阁的丑恶嘴脸。

    以女子为尊的天音阁,居然用男孩子骗人,男孩子也是男人,过分了。

    还有,圣男被排挤后,居然弃明投暗,摇身一成为识界黑帮老大,你们这是干嘛,黑白两道通吃吗?

    大伙讨论完,上方几位大佬慈眉善目的,有的拨着佛珠聆听,有的闭眸假寐。有僧人问,“主事,愿听佛子法旨。”

    离相金刚杵不曾离手,严厉的脸上不见半点筹谋规划,似不沾凡尘俗事的护法金刚,“佛子为两界和平,深陷明镜台,又以身饲魔,身心疲惫,勿要再扰佛子。”

    吃好,睡好,唱歌还好的优昙。

    众人念了句佛号。默认了这事要瞒着优昙进行,离相又道,“阿修罗王入鹿野苑后不见慌张,料想已有对策,上策智取,潜入鹿野苑带走阿修罗王,下策围攻鹿野苑。无论哪一策,我鹿野苑均是下风。”

    此话过后众人交头接耳,担忧变故发生,离相身边的一位老和尚开口,“那便按主事所言,邀请两方,召开三

    方大会。”

    拉票。

    简单来说就是互相爆丑闻,赢取民意,在识界名声这种东西格外重要,更好的名声可以获得更多的信徒,从而加强实力。

    众人心照不宣,老和尚幽幽叹了口气,“阿弥陀佛。”

    三方大会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雪萤耳朵里,她拿着邀请函有些为难,“大师,我身为太玄门弟子,多少还是要顾忌师门的。”

    老是插手识界的事,很容易被人说她太玄门是正义使者,简称搅屎棍,况且她的任务是去魔界拯救世界,不是留在识界度假。

    雪萤原意是你能不能加钱,奈何离相表情过于严肃,她讪讪收了嘴里的话,委婉问,“三方大会结束后,是否就能前往魔界了?”

    离相暗地里松了口气,他摸了摸袖袍里的灵石,无形之中为鹿野苑节省开支,“这是自然。”

    邀请函是给天音阁的,基于两派平日里没少阴阳怪气,离相不好贸然跑别人家里说我给你下套了。而且,一个和尚,跑去女人堆里,不怕没后果,就怕结了果。

    天音阁在识界的另一头,比起拿金子贴墙的鹿野苑,天音阁她地皮镶钻。

    数条回廊从四面八方延伸而来,廊下虹桥跨过,轻纱笼青烟,金莲怒放,歌声不断。

    表面上识界穷得叮当响,实际上两大派富得流油。雪萤念了句罪恶的资本主义。顺着人流往天音阁的主楼去。

    告知来意后,对方露出惊讶的表情,很快恢复正常,“圣女正在给信徒推荐良品,阁下要去看看吗?”

    雪萤踌躇不决,“我也能去吗?”

    对方微笑点头,能逮着一个是一个,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可我没钱哎。”

    “……”

    就怕对方是穷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