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流枕石 - 第82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尊主别生气,待拿下三界我便自裁向尊主谢罪。不过在此之前,需委屈尊主一段时间,临阵不换将,你我都明白的道理。”

    他走上前来,手里多了把利器。

    从始至终,沈烬的情绪都出奇的平静,即便雪萤现身,一招拿下假货,沈烬表情也没太大变化。

    他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九卿之一,抬头和雪萤问,“你觉得谁才是背叛者?”

    雪萤放开手下人,收了瑶光道,“平心而论,你与他都是魔族,为魔界讨回公道没错。当年你夺我师尊肉身,不惜亲自深入道界,说到底和他没什么不同。但是沈烬,我希望你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宗主潜伏魔界多年,一心栽培扶桑树,她若是想对魔界动手,今日你我不可能坐下来讨价还价,退一万步说,没有什么能比现在更糟。”

    沈烬越过雪萤,他似乎能看到魔宫之外挣扎的族人,没什么能比现在更糟吗?

    “我信你一回。”

    第57章

    此话一出某某立刻喊起来, “尊主,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尊主三思啊。”

    雪萤摸着自己的脸蛋,“怪不好意思嗯。”

    某某,“……”

    谁拍你马屁了?

    沈烬按下某某, 冷静发问, “照你等所说,太初宗宗主既然在魔界,那她现在在何处?”

    收复魔界时, 他刨遍了半个魔界,别说头顶上绿油油的东西,它就是糊的, 沈烬都给它扒下来吃了。更别说辣么大一株扶桑树。

    小芳具体位置还得问岑无妄, 偏生岑无妄到了魔界就跟死了一样,半天不说话。

    雪萤知道岑无妄打什么算盘,无非是想早点换回身体, 这事无可厚非,怎料沈烬不答应。

    “不行,若是还回去了, 你二人双宿双飞了,我找谁说理去。”

    岑无妄这会出声了, “女侯和冥公还在太玄门。”

    言下之意就是就算他们两个不跑, 你还得上太玄门要人。

    沈烬按住某某, 火气很大, 那是对地主阶级的控诉,“照你的意思,我是要任你等摆布吗?”

    岑无妄,“你什么时候没被摆布过?”

    于是沈烬成了被劝的主,某某喊着尊主息怒,不能因为对方无耻,自己变得更下流。

    有素质有文化的沈烬忍了。

    只是这口气实在咽不下,沈烬提出条件,“我要同行。”

    岑无妄的目光很深奥,或许是魂体过于虚弱,看不透他眼中的感情。

    “从来没见过在自家溜达还要和外人打报告的魔尊。”

    魔界是沈烬的地盘,和他打报告做什么?

    沈烬,“……”

    他发誓,他要趁人之危,做卑鄙无耻的小人,打死岑无妄这个贱人!

    中途插入一个第三者,置换身体的血池显得有些挤,雪萤看着那位某某跑来跑去,身份原因,他最卑微,即便在外头是呼来喝去的九卿,到了这,就是狗腿,行走的工具人。

    最后三个大男人躺在血池里,澡盆子就这么大,非得挤三个人。岑无妄心血来潮,在边上为人师表,“凡事多一人十分不便,三心二意难成大事。”

    雪萤边听边点头,岑无妄做师尊还是挺称职的,从不藏私。

    “感情除外,越多越好,越乱越好。都是修士,嚣张点,三妻四妾很正常。”

    沈烬把岑无妄的脸发挥到了极致,用表情说明了什么叫活见鬼。

    他算是知道雪萤这脾气怎么来的,有其师必有其徒,呵。

    折腾了半天三个大男人被塞进血池,只见喜气洋洋的天花板上方闪过红黄蓝七道光线,干冰特效不要钱的放,片刻后岑无妄踩着沈烬的脸走出来,他拧了宁滴水的袖子。第一眼看的就是雪萤。

    或者说雪萤怀里的瑶光。

    师徒俩对视片刻,雪萤问他,“你打算秋后算账?”

    即便没了剑,依然身形挺拔如竹,自有一番不折之气。“以权谋私还是会的。”

    雪萤抱着瑶光冷笑,“权,什么权,剑仙的权?”

    岑无妄不做多谈,“以大欺小,长者之权。你且记住,瑶光只是暂时借你用用,结束后还我。”

    雪萤不理他,摆明了不还,后头被踩脸的沈烬满肚子邪火,一头红毛特显眼,他阴测测盯了冷战的两人,没过一会勾起嘴角,红毛变粉毛,表示主人心情不错。

    岑无妄眼下正虚弱,等雪萤去为魔界奋斗,他要按着岑无妄这厮打。

    不背后放冷箭不配做坏人。

    雪萤不知道沈烬的如意算盘,她见沈烬头发,由红变粉,发出吃惊的声音,“沈烬,你头发真会变色?”

    “一头粉色还挺卡哇伊的。”

    某某明智不出声,他知道,自家尊主最讨厌别人说他粉毛,实际上他见沈烬也多是红毛。

    大伙私底下说,尊主一生气头发就变红,天天见尊主的红发。

    尊主是天天在生气吗?

    跟个古书上写的河豚一样,不怒自威。不愧是尊主,天生异象也跟古书上的鱼搭边。

    沈烬当然不喜欢别人说他粉毛,于是火气又升腾起来,没好气道,“聊什么废话,还不快带路。”

    等岑无妄要拿脚带路时,沈烬又说了。“等等,此事事关魔界,不可大意。”

    不能大意的诠释就是沈烬抄家伙抄家底,带着保安站在了雪萤两人面前。

    雪萤说,“您这些勇士,看起来挺精神的。”

    众所周知,仪仗队一般被称为偶像派。貌美如花没错,就是不怎么能打。

    沈烬绷着脸没吭声,事实上他手下的人马全被派去找识界麻烦了,以致雪萤深入敌方内部时,沈烬只能翻出几个花架子。

    质量上暂时不提,数量上还是能看的。

    得知那位太初宗宗主躲在幽河尽头,沈烬皱眉,倒不是惊讶宗主能躲这么久,而是她拿什么养扶桑树。

    “幽河那头什么都没有。”

    “字面意思。”

    连浊气都没有,更无从谈起灵力。脚下赭红土壤退去,干到发裂的土地上流淌着死寂的河水,宗主就徘徊在幽河边上,她的身影比上次更加模糊,声音也越发轻柔。

    “我还在想你们什么时候来?”

    宗主慵懒打了个哈欠,听雪萤解释完来龙去脉,得知识魔两界结界破裂,恹恹不乐道,“识界不管了,太初宗举全派之力维护四界,若是把太玄门调去援助识界,谁又来保护太初宗。”

    “至于行不行?”

    雪萤积极表态,“宗主我可以的,我不小了,我成年了,每年门派考核第一,能揍两个半魔尊。”

    “这个……”

    沈烬:你拿谁当量词!

    宗主吃吃笑着,“也罢,少年轻狂,让你试试也无妨。”

    提剑的雪萤嗅出未读的话语,“要是失败了?”

    宗主脸上尽是娇憨,她看上去像个不知世事的少女,说话轻柔,“别怕。我们会帮你。”

    四界大事岂是儿戏,他们早就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雪萤失败了,便让苍梧出手。

    不死树扎根妖界数千年,刺穿两界壁垒也不是不行,就是代价大了些,做一回无根之木。当初定下这方案,苍梧很是洒脱,说早死晚死都是死,不做家具也算死的瞑目。

    岑无妄难得和宗主同拍,不谈后续,只是道,“不行交由我便是。”

    在岑无妄脸上,雪萤读出一种义无反顾的情感。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其实从始至终,岑无妄都不同意她插手此事,她现在能站在这里,只因岑无妄受伤被迫退居二线。

    若岑无妄没出那些意外呢?

    她是不是就和那些师弟师妹一样,什么都不知道,骂岑无妄是个不称职的师尊,甚至会在岑无妄归来后夺去他仅存的剑仙之名……

    “你我师徒之名,连坦诚相见都做不到吗?”

    交给他,苍梧说岑无妄修为大跌,不能再担任此事了,宗主问岑无妄是不是拿神魂去拼。

    她明年就可以给岑无妄上坟了,好得很。

    岑无妄没正视雪萤,终归只有一句,“你是我的弟子。”

    所以即便遍体鳞伤,也要替她遮风挡雨。

    又是当日太素谷一样的回答,雪萤气笑了,“我是你的弟子,也是你余生的对手,别忘了当年你收下我的意图。给对手相应的尊重,是一个剑修基本美德。”

    岑无妄头一回避开了。

    人终归是有私心的。在余生对手之前,师徒,亲人,同修,因为顾忌太多,所以无法理智。

    师徒之间的暗涌似乎只有一瞬,宗主并不点破,走上前拉起雪萤的手,领着她走了一遍禹步。待隐匿的阵法散去,扶桑树逐渐显现,那是一株高耸入云的巨树,树干直达天际,比起上回的树叶满华盖,这次不见半片桑叶,表明扶桑树已成。宗主笑的很开心,眸中情绪流动,“举世之作,吾一手缔造。”

    昏暗的天空被割裂出一道口子,斑斓的色彩翻滚,无数星尘闪烁,雪萤有一瞬间沉醉其中,不过很快清醒过来。

    “那是四界之外的东西,当心别被引诱了。”宗主手持古镜,替雪萤设下阵法。“你的任务很简单,尽最大能力劈开它们,打开通道。”

    她似乎注意到了沈烬的视线,挽过鬓角的碎发,满头珠翠微微晃动,“魔尊也可以试试。”

    沈烬做不到,且不谈刚换过肉身,魂体还没完全融合,即便是全盛时期的沈烬,也无法劈开。

    而雪萤和沈烬又差多少,第一剑,只留下一道白痕。光这一剑,就耗尽了雪萤体内大半灵力。好在宗主手中古镜为雪萤提供灵力,三剑过后,宗主看出问题,“瑶光虽好,但不是良配。”

    人与剑没法达到最大同步,只能说可惜了。她走进雪萤,插腰仔细打量了会,歪着脑袋唔道,“玉衡啊,我记得嫏嬛阁有部心经。”

    岑无妄,“你想说什么?”

    她弹了弹瑶光剑身,雪萤的白露失在东海,人算不如天算,玉衡受伤,瑶光不见当年风采。看上去此路不通,不过她最擅长走旁门左道。

    “神识同步。”

    此话过后岑无妄和雪萤均不出声,倒是沈烬一脸迷茫,宗主掩袖而笑,“也不是什么新奇玩意,说白了就是双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