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流枕石 - 第84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都送你了。”

    雪萤在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里翻见了白露,立刻不哭了,抱着白露甜甜笑着,“谢谢祖师爷,我不难过了。”

    标准的人不如剑。

    青年算是看透雪萤了,摆手无奈道,“没什么,借花献佛罢了。”

    难得遇上传说人物,雪萤是该问的都抓紧问了。

    “祖师爷您多大了?”

    “轮回次数太多,记不清了。”

    “您也有师尊吗?”

    “当然有。”

    “飞升以后是不是就跟书里写的那样,做天庭的公务员?”

    “天庭现在电子办公,裁了不少神仙。”

    “秋秋会在四界待多久?”

    “不知道,进入星际时代之前应该都在。”

    “为什么非得分个太初太玄两派。”

    “因为我师尊说要保留玄门特色。”

    “您真的是剑修吗?”

    “不是。”

    “我是不是穿的?”

    “不是。”

    “《大道》里头的床戏是您写的吗?”

    “不是。”

    一连串的不是叫青年回过神来,只见雪萤左脸写着实事求是,右脸写着理性批判,横批文丑多作怪,代笔可耻。

    雪萤还对手指

    ,可怜兮兮的,“祖师爷,您无所不能,能不能帮我个忙?”

    青年都要气笑了,小丫头鬼点子不少,“说。”

    “那个,我成年以后就有个谛听之声,老是念《大道》里头的内容。”

    雪萤越说青年脸上笑容越灿烂,等她反应过来,青年忽然换了个声调,【你找我?】

    雪萤目瞪口呆,青年放声大笑,气得雪萤扯了面纱大骂,“你神经病啊……”

    话才开了个头,青年朝着雪萤额头一拍,眼前一切如雾散去,她猛然睁开眼,正对上岑无妄那张死人脸。

    跟死了老婆一样丧。

    雪萤从岑无妄怀里翻身而起,手里是她刚摘下的面纱,想到方才一幕,气不打一处来。

    “还祖师爷……”

    念及这位是真的大佬,雪萤只敢小声嘀咕几句,她还没找人试谛听之声走了没有。岑无妄忽然伸手过来,摸上雪萤的额头,“红了。”

    雪萤哼哼唧唧,“被祖师爷拍的。”

    这话过后果然不见谛听之声,雪萤磨着后槽牙,就差冲到自家祖师爷面前讨打。

    岑无妄没懂雪萤哪来的火气,他盯着摘了面纱的雪萤瞧了会,目光移到雪萤手边的白露,“你得了奇遇?”

    雪萤鼓着腮帮子,“是祖师爷。”

    她扭头打量不远处凤悦眠和沈烬的叫骂,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凤悦眠怎么来了?”

    “他追着苍梧来的。”

    “苍梧前辈?”

    “打通通道后,魔界和妖界就是邻居,苍梧愿意相助魔界,条件是沈烬替他拿下凤族。”

    你出钱我出力,苍梧和沈烬是一拍即合。就差以姐妹相称。

    不远处凤悦眠和沈烬已经开始扯头发,雪萤瞧了会,发觉暂时没有需要她的地方。

    于是转而跟岑无妄谈起方才的奇遇,拣了些重要的和岑无妄讲,提到四界安危时,雪萤把手背到身后,低头向岑无妄道歉,“师尊和宗主一心为四界,而我在意什么虚名,一味要比高下。对不起……”

    岑无妄没什么情绪,“年轻气盛,又不知四界情况,怪不得你。”

    话是这样说,雪萤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可我是《大道》的主角,一般人不都是抢主角气运,或者抱大腿什么的。”

    岑无妄很诧异,“我得知《大道》时你不过总角,要你做什么,以身祭树,还是照料金乌?你连剑都拿不稳。既是晚辈,躲在羽翼下再正常不过。”

    “比如法宝什么的?”

    “太初宗比你想的有钱。”

    问都问了,雪萤也不怕丢脸,“师尊就不怕我长大后,走上《大道》的路。”

    毕竟《大道》里头她可是男人找了一个又一个,没一个正经剑修样子。谁给岑无妄的勇气收下她。

    岑无妄眼皮子都没眨,“无妨,丢人现眼罪无可恕,清理门户理直气壮。你想死吗?”

    雪萤若有所思,“……好像是这个道理。”

    最后一个问题,“师尊您《大道》看了多少?”

    “全部。”

    说到这岑无妄还回味了下,“祖师爷的文笔不错,将你和柳君琢的爱恨情仇描述得分外真挚,不愧是师兄妹。我那里有全本,你要看吗?”

    雪萤,“岑无妄你他妈给我滚!”

    第59章

    一般来说,当男人骂起街来, 就没女人什么事了。沈烬好歹被雪萤喷过好几回, 骂起凤悦眠来, 是有模有样。

    “哪来的走地鸡在这跳,跳你妈呢, 要不要老子给你立个牌子搂住哭丧。还金乌是你家, 你是不是要还说四界皆你家,美化靠大家。”

    “岂有此理,妖界自古以来就是我凤族统治之地, 秋秋身怀凤族之血,就是我凤族的。”

    “那你爬上去老牛啃嫩草啊, 走地鸡。”

    扶桑树上的秋秋完全没注意下边的动静, 自顾自找了个窝继续呼呼大睡,铁了心要睡够一百八十天。

    苍梧听了会两个狗男人的骂战, 掏了掏耳朵,“这味冲。”

    跟雪萤一样, 骂人贼狠。

    他见雪萤原地复活, 不仅面纱不戴了,白露还搂在怀里。眯了眯眼,终是半句不提。

    雪萤这会有点杞人忧天,你说好不容易拯救四界成功。要是凤悦眠脑抽来个吴刚伐桂,岂不是全白费了。

    “前辈, 把这事交给魔界, 没关系吗?”

    苍梧扶着自己的老腰, 孕期抽烟抽得更凶,显然没半点母爱。他叼着烟心情不佳,“光脚不怕穿鞋的,他魔界好不容易得了个宝,自然要拼了命护着。”

    这不是虚话,扶桑树附近的浊气似乎弱了些。

    太阳,会带来新的希望。

    话说到一半,被挠花脸的凤悦眠注意到苍梧身边的雪萤,冷笑一声,“哟,剑仙之徒,许久不见,小日子过得不错。”

    雪萤想了想,鉴于苍梧和凤悦眠闹翻了,她坚定骂回去,“关你屁事。”

    凤悦眠着实没想到雪萤反应如此淡定,不过不影响他下面的话,“跑到魔界逍遥,还……”

    凤悦眠顿了下,视线在雪萤和岑无妄之间来回,尤其是脑门上那道红印,“你们睡过了?”

    这玩意他知道,神识共通后留下的印记,据说是为了防止第三者闯入。说是那么一回事,可真没几个人去做。就算是道侣也有爬墙脚踏好几条船的,谁敢把自己的神识交到别人手里,还一交一辈子。

    重要的是,只要见了这印记,所有人都知道你们睡过了。

    “关你屁事。”

    雪萤找男人确实不关凤悦眠事,不过下面的事雪萤就不得不管了,凤悦眠说,“有时间找男人,没时间回家看看。见见在龙族打压下的太玄太初两派,若是赶得及,兴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

    他说完嚣张大笑起来,只不过还没笑两声,就被雪萤堵回去。

    “关你屁事。”

    凤悦眠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说你家快没了。”

    雪萤表情还是那样,“赢了,龙族灰溜溜回东海;输了,龙族被打回东海。所以无论输赢,都与你凤族无关。你这么关心我太初太玄两派,是你家没了吗?”

    自己跟沈烬掐的起劲,还有空管她。非得把仇恨值全拉完了才满意,凤悦眠是网游里的怪吗?

    凤悦眠是想骂人的,但是沈烬不给他机会了。转头两人又扯起头发,雪萤想了想,把决定权交到宗主身上。

    “魔界事了,宗主要回去吗?渡师兄一直在等您。”

    本该皆大欢喜的结局出了纰漏,宗主摇首,她望向扶桑树上的金乌,叹息道,“我回不去了。”

    魔界根本没有灵力可以蕴养扶桑树,当日岑无妄劈开壁垒,引来的灵力杯水车薪,最终她以身祭树,多少年的道行一朝散,肉身被缚,神魂受浊气侵蚀,虚弱不堪。

    好在她等到了。

    “终有一日,你会看见余晖撒在麦苗上,落日熔金,血海终将退去,幽河焕发生机,向死而生,你能见证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这是三界欠魔界的东西,现在,也需交还了。”

    宗主眸中光芒渐渐熄灭,萤火之光自她体内逸散,她望向岑无妄几人,她想到了很多东西,太初宗,渡以舟,曾经的点点滴滴。最终只有一句,“保重。”

    “宗主。”

    雪萤难过的都快哭了,苍梧也是一言不发,唯独岑无妄面无表情,还问宗主,“对了,你下辈子做剑修吗?”

    宗主,“……”

    岑无妄继续道,“你资质不错,又有以身祭树的功德,若是做剑修日进千里,不考虑下?”

    宗主咬牙切齿道,“不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